4 114、长大后的悲哀

    被杨淮盯着瞅,浑身发毛,接着问,“干嘛?”

    杨淮道,“发现你脸皮越来越厚了,真不是一般的厚。”

    “你啊,这就是你和哥哥说话的态度?有女朋友这就飘了?”李沛调侃道,“既然要结婚了,哥呢,就免费关照你一点话,不要对女人太宠着,太惯着,要不然她什么都不用做了,就没对你好的动力了,你都无条件对她好了,她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对你好?

    一旦哪天你不顺心,态度稍微毛躁点,完了,都是你的不是了,真情不一定有回报的,只能证明你是一个好人。”

    “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没女朋友。”杨淮笑着道,“难怪说你随姥爷,这调调都是一样的。”

    带着伍泊君回家的当天,李兆坤就郑重其事的告诉他:女人不能惯。

    唯一不同的是,他姥爷说的简单粗暴,看着有点大男子主义。

    而他表哥哪怕是说歪理,也说的有理有据。

    这就是读书和不读书的差距。

    “哥跟你说的都是真理,爱她七分足够,剩下三分留着好好爱自己,宠的太多,甜了,腻了,最后还得变质,”李沛确之凿凿的道,“女朋友哥不会差,只是这结婚就要多考虑了,这是一辈子的事情,婚姻不是光提供物质价值就可以的,还得提供情绪价值,你觉得现在有哪个女人值得哥去哄?

    如果都不开心,这场婚姻对谁都不好。”

    “这话去跟老舅说去吧。”杨淮笑着道,“看老舅听不听你这套歪理。”

    两个人不自觉的走到了浅水湾的泳滩,李沛问,“游一会?”

    “你可拉倒吧,刚吃饱,别给整抽筋了,”杨淮摸摸撑饱了的肚子,“高士林家就住这里,要不我们去看看?”

    “不去。”李沛摆摆手,“那家伙我看着就烦,蠢的不忍直视。

    别看眼前继承了他老子财富,是个什么地方首富,你看着办,不要几年,就能被这家伙败光,我都不敢跟他亲近了,深怕忍不住对他下手,你说与其将来让人骗光,便宜了别人,不如我来忽悠,真流落街头了,看在大家是同学的份上,我还能拉一把,给他一口饭吃。”

    杨淮道,“他老子是钢铁大王,几百亿身家,哪里能让你这么容易骗干净的,你啊,想多了吧。他现在对钢铁这种实业没兴趣,玩起了金融资本,据说收益还不错。”

    李沛道,“我也不喜欢实业啊,又是成本控制,又是销售管理,多烦啊,哪里有资本游戏好,只需要动动脑子下下指令就可以了。

    上千亿的企业说关门就关门,说破产就破产,案例多了去了,这种百十亿规模的企业,现金未必有多少,既然敢投身金融,玩资本游戏,一个不慎,就是没了。”

    资本市场真正的凶残之处在于杀人不见血。

    “这就是你不回家接手的原因?”杨淮突然问起了这个问题。

    李沛道,“也算一个原因吧,好好的扯这个干嘛。既然这小子现在玩资本,我倒是可以借助他资金成事。”

    “千万别,大家朋友一场,何必那么做呢。”杨淮赶忙劝解,“你要是缺钱,我这里可以给你调一部分头寸。”

    “用你的钱算什么本事?”李沛不在意的笑笑,“我是带着他一起挣钱,他吃肉,我跟着喝汤,你哥哥我还没到为成功不择手段的地步。

    其实呢,我给你指条路子,你未必就不能做,最近内地的银行业发展势头不错,你可以看看,入股一批银行,弄个大股东当当。”

    “到时候看情况吧,你呢,别玩太过火,”杨淮忍不住提醒道,“你忘记咱们刚来香港那会,受人欺侮....”

    “得,是他帮我们打抱不平嘛。”李沛打断道,“要不是看在他对我们好,你以为我能忍到现在?

    我早就把他忽悠的他妈都不认识他了。

    上次他要投资一家什么游戏企业,硬是被我给拦住的,要不然这几亿又得打水漂。”

    想起那个蠢萌蠢萌的胖子,他会心一笑。

    他朋友不多,对他推心置腹、掏心掏肺的朋友更加的不多,高士林就是其中的一个。

    他和杨淮刚来香港的时候,人生地不熟,总免不了受欺侮,每次都是坐在他们后排的小胖子高士林替他们出头。

    他们的友情已经有二十多年了,经过了时间的考验。

    杨淮挂掉了一个电话,然后笑着道,“等着吧,他在家,马上就过来。”

    李沛道,“那咱们去那边坐着休息一会。”

    两个人走到了一处咖啡馆门口,一人要了一杯咖啡,坐在外面的椅子上,翘二郎腿。

    不一会儿,从远处走过来一个大胖子,走路的时候那肚子一抖一抖,走进跟前摘了墨镜,喘着粗气抱怨道,“哎呀,你俩,害的我热死了。”

    “胖子,你该寻思减肥了,”李沛拍拍他浑圆的肚皮,“哪个姑娘跟你过,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胡说八道!老子就要结婚了!”高士林得意的昂着头。

    “我上次见到的那个小明星?”李沛问。

    高士林不悦的道,“怎么,不行?”

    李沛道,“当然行了,我支持真爱。”

    高士林猛灌了一杯可乐,然后问,“你俩找我有事?”

    杨淮道,“请你吃饭不行?”

    高士林道,“吃饭?开什么玩笑,我现在分分钟几千万,哪里有功夫吃饭。”

    李沛不屑的道,“就你这样,分分钟不被人骗几千万就不错了。是兄弟,才给你说实话,安分点,上次那个投行的人是谁给你介绍的?”

    “干嘛?”高士林警惕的问。

    “我去打死他。”李沛来气了,“给你的那份重组方案我看了,完全是拿你当冤大头啊,你们公司的财务是光吃饭不干活的吗?这种方案也能同意?”

    “你怎么看得到?”高士林露出的不是惊悚,反而是疑惑。

    “你忘记老子是做什么的了!”看到他这态度,李沛更加不耐烦的道,“你这什么态度?老子还能卖了你不曾?”

    高士林哼唧道,“我爸爸说了,跟你们这种聪明人打交道,要多留几个心眼。”

    “滚你娘蛋。”李沛被气的龇牙咧嘴。

    杨淮哈哈大笑。

    “那你说怎么办?”高士林转而又问起了注意,他习惯性依赖于杨淮和李沛,“现在钢铁全行业亏损。”

    “怎么办?”李沛没好气的道,“我怎么知道怎么办。你要是听我的,除非你听我的,要不然我就不说了,不然也是浪费我口水。”

    “你说,我一定听。”高士林急忙道。

    李沛道,“钢铁你没兴趣,索性不做就不做,那就卖了吧,没个五六年整个行业都没法转暖,就你这性子,肯定撑不了。”

    “说来说去还是一样啊?”高士林本来就是打算卖的。

    “能一样吗?”李沛道,“挺着大肚子,你找谁接盘啊?听投行的话,你保准卖不出什么好价。

    现在要做的就是流产,养好身体,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这才能卖出价格啊!

    懂不懂?”

    “我又不傻。”高士林感觉被侮辱了智商。

    李沛深吸一口气,揉碎了,掰开了,仔细的给他分析了钢铁公司眼前的现状,然后在他钦佩的眼神中飘然离开。

    “你不是忽悠他的吧?”回去的路上,杨淮警醒的问。

    “放心吧,我没混蛋到那个地步,”李沛笑着道,“不过,貌似你对我的人品有所怀疑啊?小杨同志,是谁给你的胆量!”

    “切,你的人品,我真不敢恭维。”杨淮笑着道,“行了,他够可怜了,明明是人生赢家,却有可能把自己活成悲剧,大家能帮衬就多帮衬。”

    “哦,对了,刚才大姑在我没敢问,”李沛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杨格是什么情况,好像有不满啊?”

    杨淮停住脚步,愣了愣神,叹口气道,“我明白她的心思,只是她没明说罢了。”

    “什么?”李沛好奇的问。

    “可能年龄还小,对家里有点误解,以为咱家重男轻女。”说完露出一脸苦涩。

    “这丫头....”李沛惊讶的合不拢嘴,“这心思也太重了吧....”

    “不患寡而患不均....”此刻,杨淮理解了这话里的深意,“你别和爸妈说,要不然他们心里肯定难受,他们被蒙在鼓里呢,以为她只是脾气大一点,叛逆一点。”

    杨格和他在一起的时间比父母还多。

    “你说李柯会不会也有这个想法?”李沛胆战心惊的问。

    “应该不会吧,小柯挺好的,全家都拿她当宝贝似得惯着,她应该不会...”杨淮慢慢又不那么自信了,“从小到大,我奶和我爸妈都都没少揍过我,杨格连句重话都没得过。”

    现在大了,反而疑心父母重男轻女、偏心,实在让人很不解。

    “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李沛挠挠头,有点着慌,嘟囔道,“我本来以为挺和谐的,没有想过这种破事会发生在我们家里。”

    杨淮吐个烟圈,“长大了,真不好玩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