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13、魅力

    她算不上养尊处优,家里家外都是一点儿也都不少忙活,但是心清闲,一清闲下来,就有点发福的趋势。

    严格来说,并不胖,只是因为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她这么大年龄了,照样不例外,完全不能接受肥嘟嘟的,眼睛变成一线天,准备往苗条的路线走。

    李沛揽着李梅的肩膀,贱兮兮的道,“大姑啊,我可想死你了。中午烧的啥,听说你们从老家带咸货来了,我从出门就开始流口水了,足足好几十里地。”

    “你这嘴巴啊,流里流气的,也不知道随的谁。”李梅被他整的哭笑不得。

    杨淮道,“随我姥爷呗。”

    他们和李兆坤处的时间比自己父母还长。

    “你嫉妒了?反正你没学上。”李沛大笑。

    “用点心在女孩子身上,比什么都强。”李梅笑着道,“我可是带着任务来的,你爷说了,春节再没消息,就敲断你腿。”

    “我给他敲,他也舍不得啊。”李沛早就把李兆坤的性子摸了一个透,他老子、大伯和爷爷吵架,通常还是他居中调和,在老李家,他是顶有地位的人,见宋友喜走过来,直接给了一个熊抱,“老宋啊,你可是不够义气啊!”

    “我怎么了?”宋友喜不明就里。

    李沛道,“万文收购中洋置地这么大的收购案,都上报纸了,还瞒着我?”

    “李先生,这个你可误会我了,”宋友喜大呼冤枉,“这案子本来是要给你们事务所的,可是后面,中洋置地挺配合,不需要大费周章,我们旗下有一家事务所能解决,就没麻烦你们。”

    “哎,这年头太难混了,你们吃肉,我连口汤都喝不着。”李沛不停的叹气摇头。

    “少扯这些没用的犊子,你老子让你回去你也不回去,”李梅气的拍了他一下,“你老子现在头发都白了,少让他操心吧。”

    “我自食其力,他不是更省心嘛。”李沛不以为然。

    “欺侮我没文化,说不过你,等你大伯来了,有胆子和你大伯说去,”提到李和,李梅又想起来了李览,“一个个的,没一个能让人省心的。”

    伍泊君恰巧从厨房出来,李沛对杨淮道,“不介绍一下?”

    “介绍什么介绍,你喊嫂子就对了。”杨淮拉过来伍泊君,指着杨淮道,“这是我小老表,李沛,我老舅家的。”

    李沛道,“嫂子,你好,喊我小李就行。”

    “你好。”伍泊君笑着点点头。

    “杨格呢?她不是也在香港吗?”李沛大厅转一圈,没看到人。

    “在香港,我还指望着你哥俩照顾呢,这倒好,没一个顶用的,”对于小女儿杨格,李梅自然是宠溺的不得了,可是也是头疼的很,“这都跑国外了,你们竟然都没一个人知道。”

    李沛双手一摊,“你真是我亲姑,可冤枉我了,我能管得了她?”

    这辈子,他只怕两个女人,他奶奶算一个,一言不合就是哭,使他愧疚心满满,好像不大不孝似得,要浸猪笼的,惹不起,得可劲的顺着,另一个就是杨格,这祖宗,他是怕见着都得绕道走。

    杨淮道,“我也管不了。”

    这是他亲妹,他照样没辙。

    “你有脸说。”杨学文没好气的道,“就不能打个电话问问什么情况?多关心一下。”

    “行了,吃饭,吃饭。”李梅同伍泊君进厨房端菜,都是大盆装的,量足。

    “哈,那我就不客气了。”李沛把鹅腿夹到了自己的碗里,咬了一口,哈哈笑道,“这肯定是我奶腌的。”

    “就这么信不过我?”李梅问。

    杨淮道,“反正肯定是姥姥腌的最好吃,你们要么腌的咸了,要么淡了。”

    李沛笑着道,“看看吧,可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

    李梅道,“我这都好几年没喂鹅了,哪里有鹅给你们吃。”

    “这丫头往那么乱的地方跑,哎,安分不下来啊。”杨学文想起闺女再次头疼。

    李沛问,“去哪里了?”

    杨淮道,“你不看企鹅空间的啊,一大堆马尼拉的照片。”

    “忙得脚不沾地,谁有空去看那玩意,”李沛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这显然是不关心妹妹的表现,急忙补救道,“我上个月还请他吃了一顿饭呢,没想到这个月就出门了。”

    李梅训斥道,“你俩是哥哥,得多照应着一点。”

    李沛道,“大姑你放心吧,我马尼拉朋友多,我让他们去接应下她。”

    这顿家乡的特色菜颇和他的口味,一口气扒了三碗饭,吃好饭,和杨淮两个人在后山腰一边走,一边聊天。

    杨淮道,“是不是很突然?”

    “废话,你这家伙,不声不响就抱了个美娇娘。”李沛愤愤的道,“关键还把我蒙在鼓里。”

    “有的人你只需要一眼就知道是她了,完全没办法解释。”杨淮笑着道,“这是理智控制不了的。”

    “你这算一见钟情?”

    杨淮道,“算吧。你别问我了,你呢?”

    李沛道,“这年头真真假假,谁能对谁真,只有妓女开的价格童叟无欺。我啊,还是慢慢悠悠吧。”

    杨淮道,“你这有点愤世嫉俗的味道了,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贪图你什么吧?”

    李沛瘪瘪嘴道,“我最怕的就是一无所求的!”

    “为什么?”杨淮好奇了。

    李沛道,“追女人不难啊,就怕追到手,不喜欢了,下不来马,没有退出机制。”

    “甩女人都被说的这么清新脱俗。”

    杨淮鄙视的看了他一眼。

    李沛道,“我可不是那些灵魂空虚的花花公子,需要验证自己手里财富的魅力有多大,或者说是猎奇心理,我没那些个嗜好。

    反正越是权利大的,越是有钱的,这心理越是不正常,明明有成堆扑上来的,却偏偏做些摊官司的事情,比如克林顿啊,好莱坞啊,太平常不过了。”

    杨淮道,“你真牛,这都形成理论了,一套一套的。那么问题来了,你追女人靠什么?”

    李沛得瑟的踮踮脚,“哥是靠魅力!”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