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03、欢呼雀跃

    听着手机上时不时传来的银行短讯声音,再看看余额提醒,他一发狠,继续打电话,既然玩就再玩大一点!

    人生难得几回搏,此时不搏何时搏。

    “南哥,我这可是内幕消息,你放心吧,不能亏的!我只用两天!你也要跟买?行啊,有钱一起赚!”

    他声音亢奋,激情四起,尽管已经压低了嗓门,可是那声音总跟鲱鱼罐头味似得,附近的人不需要刻意去听,就能捡到一两句重点,特别是‘内幕交易’这个词。

    五六个人已经缓缓地向他的位置靠拢,彼此心照不宣的交流了一下眼神,各不干扰,各自听各自的。

    “这是仙股啊”有懂行的人独自的咕哝了一句。

    “内幕消息,真的假的?”另外一个扒着墙角的中年人回过头问,好像征询其他人意见似得。

    “老子刚刚在中洋置地上载了跟头,虽然加上了置地两个字,可实际上生产的是电子和玩具产品,和地产八竿子打不着,”一个戴着眼镜的老头道,“这万文集团是什么门路,我还真不清楚,他们要收购中洋置地?”

    “难怪你炒股不赚钱,连万文集团都不知道?”另一个老头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这是长实集团、华润燃气的流通股大股东,同时也是九龙建业的控股股东,据说在内地经营造纸厂和建材。”

    “而且刚刚买下了香槟大厦。”一个挎着包的老太太补充道。

    “那这消息?”戴眼镜的老头正要怀疑的时候,周围的人都已经散开了,打眼一瞧,都拿着电话,满世界宣传自己刚刚得知的内幕消息呢。

    大家都是抱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态度,赌一把怎么了?

    太阳正毒,人像煎饼似得,被煎的满头都是汗,但是这依然不影响大家去热火朝天的分享秘密的热情。

    “涨了。涨了。”随着一声尖叫,大厅里突然爆发出一阵狂欢。

    “真的涨了。”

    伍泊雄一行人一直在盯着屏幕,此刻也是兴奋的拥成一团,手足舞蹈。

    “干嘛”山鸡与伍泊雄一脸嫌弃的互相推开了对方。

    “啊。”杨淮一脸懵逼。

    伍泊雄道,“淮哥,你看我们要不要加仓,你放心,我朋友那边我还能借。”

    “是啊,是啊,”花姐抢着道,“我家房子我还没押出去呢。”

    “淮哥,就你一句话,我们跟着办。”关老头年纪一大把,忍不住兴奋,骨头都轻飘飘的,哪里有一点老态龙钟的模样。

    “这长了一毛啊。”杨淮忍不住看了看屏幕,然后又好奇的瞅了瞅大厅喜气洋洋的老头老太太们,“这大盘好像在跌啊,都高兴个什么劲啊?”

    “我去打听打听。”花姐同样好奇,她除了卖菜的时间,常年都是厮混在这里,这帮老头老太太们不比她高明到哪里去,通常是哭多笑少,这种全场欢腾的景象,她从来就没遇到过。

    她一走过去,原本围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老头老太太却突然散开了,各自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杏姐,”花姐朝着一个老太太笑嘻嘻的问,“这是赚了?”

    “那有你这么大的运气。”杏姐咧咧嘴,回答的漫不经心。

    “那你忙。”花姐瞅着对方的屏幕,看不出门道,对方又不待见她,自然不愿意在这里自找没趣。

    中洋置地一路高歌猛进,冲到一元大关的时候,全场欢声雷动。

    “十万进去,二十万出来?”珍姐激动的朝着杨淮的脸上吧唧亲了一口,众人大笑,没人在意。

    “注意影响。”杨淮尴尬的重重的咳嗽了一声,这是被调戏了?

    “淮哥,以后你说什么就什么,说怎么样就是怎么样,”珍姐说着说着就要瘫在杨淮的腿上,“哎呦喂。”

    杨淮撇的彻底,她一屁股撂在地上,众人笑的更加大声了。

    “老娘为了你们出卖色相,你们还有脸笑。”珍姐若无其事的站起身拍拍屁股,气愤的很,斜了一眼阿眉,有意无意的瞄了那挺挺的胸脯,“你有料,你上。”

    “姐,淮哥连你都瞅不上,”阿眉扭扭捏捏的看了一眼杨淮,“我更没机会了。”

    “哪说哪了,”杨淮赶忙打住,这帮子荤素不忌的小姐姐小妹妹,他是一个都惹不起,“看看现在什么行情了,差不多就打道回府。”

    这是什么运气?

    随手指了一只仙股,然后就涨了?

    “淮哥,冲。冲。8。8毛了。”山鸡结结巴巴的说完,大厅里再次响起一阵久久散不去的欢呼声,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喜气洋洋。

    “翻了接近一番了啊,”这会,杨淮算是有了一点底气,不管是赚多还是赚少,总归是赚了,他好歹有了交代,“要不咱们就先回去了?”

    “淮哥,咱们都听你的。”

    此刻,无论杨淮说什么,众人就没有一个不应的。

    伍泊雄开车回到养鸡场,伍泊君正扛着一袋鸡饲料给鸡拌料,杨淮不能车子停稳,就赶忙窜过去,一把抢到了自己的肩膀上。

    “妹子啊,你是没看,阿淮今天多厉害,买股票一猜一个准啊!”伍泊雄实在找不到人表达自己的激动之情。

    “哦。”伍泊君淡淡的没有一点反应。

    “你给点声响啊?”伍泊雄自讨没趣,悻悻得走人,回到自己屋里睡觉。

    杨淮把饲料全部投进了拌料机器里,手正准备放到开关上,却被伍泊君一巴掌拍开。

    “怎么了?”杨淮看着她这气鼓鼓的样子,有点不解。

    “你到底明白不明白,你这样真的会害死人的!”伍泊君撇过头。

    “你看你大哥这样子,就知道其他人是什么样了,我能躲得开?”杨淮也是一脸无奈。摊手道,“你要是有办法拦着他们,我求之不得。”

    “这是赌博!”

    “这话我就不认了,”杨淮笑着道,“证券市场是市场行为,还是有规律可循的,和赌博不是一回事。”

    “你认为你做的对了?”伍泊君怔怔的看着他。

    ps:笑哭无所适从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