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95、竭尽所能

    “雄哥,你真了不起。”没有身份负担,放下架子,杨淮对自己适应环境的能力也表示很佩服,居然能和这种人扯的有声有色,要是以往,他都不高兴搭理。

    “瞧瞧你这窝窝囊囊的样子,也不知道怎么混的!”伍泊雄揶揄道,“做男人要有做男人的样子,坦坦荡荡,不能怕事!脑袋掉了,不过碗大一个疤!”

    说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但是杨淮看着这个油腻腻,衣裳不整不整的胖子,如今混的....

    “你这是什么眼神!”伍泊雄感觉自己威风受损。

    “熊哥当年一定是极威风的,”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杨淮赞美道,“听你一番讲,我都能想到你当年的雄姿,振臂一呼,应者云集,横扫油麻地,莫敢不从....”

    他亲舅舅,他都没这么肉麻过。

    “那是当然!”伍泊雄满意的道,“以前真是滋润啊!”

    唏嘘拉差的胡子,很有沧桑感。

    “我对雄哥你的敬佩之情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而不可收拾...”杨淮继续恭维。

    多说两句好话,又不能少两块肉,他倒是无所谓。

    “健康状况是可以从粪便的状态观察出来的,粪便稀软或呈长条状,颜色正常无血便证明鸡的健康状况良好,若果粪便出现异常,像白色,姜黄色、酱黑色、酱紫色、硫磺色、青绿色等,打打针,喂喂药,也就过去了,若是出现绿色....”谈起正事来,伍泊君一点都不含糊了。

    “出现绿色会怎么样?”杨淮适时的接话。

    “那就等着渔护署来做客吧。”伍泊君叹口气道,“我等着破产,你等着下岗。”

    “没这么夸张吧?”香港渔农自然护理署,杨淮自然知道,因为姥姥在海边养鸭、养猪的事情,不止香港环保署来找过,渔护署下面的检验及检疫分署也来找过,只因为王玉兰在山坡上丢过死猪。

    当时这件事还是他和李沛一起去接受的质询和处理。

    “禽流感或者霍乱是闹着玩点吗?一旦生病就会交感染,传播速度快,不及时遏制,染病之后鸡群很容易接连死亡。”伍泊雄摆摆手,“我说你记着就行。母鸡下蛋的积极性受光照时间的影响,在光照中母鸡情绪稳定,产蛋数量增加。

    一般每天光照12~14小时,特别能刺激卵巢发育,这样母鸡下蛋旺期的时间可延长,淡期产蛋的数量增加。

    所以啊,这些日光灯,我不说关,你可千万别自作主张给我关了。”

    “知道了,”杨淮认真倾听的同时,又提出了自己的疑,“为什么不用荧光灯,这样不是更省电吗?”

    他指着头上的白炽灯问,这些都是他不曾接触的学问,他很是好奇。

    伍泊雄道,“小鸡舍用日光灯还行,但是大鸡舍最好用白炽灯,布光均匀。”

    杨淮每天的工作很简单,这是一家成熟的养鸡场,机械设备比较多,而且鸡舍并不需要天天清理,唯一重要的就是定时投料,即使是投料也有机器,他清闲的时候还算比较多的。

    “喂!看什么呢!”伍泊雄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大白天的,小心眼睛扎针啊!”

    “雄哥,有事?”杨淮有点不好意思,他一看她,看的有点入神。

    “西红柿,你们吃不吃啊?”站在西红柿垄里的伍泊君大声的喊。

    “不吃,谢谢啊。”杨淮摆手拒绝。

    “我告诉你啊,别癞蛤蟆想吃天鹅!”伍泊雄低声的恶狠狠的道,“我就一个妹妹!”

    “我知道啊!”杨淮有点莫名其妙。

    “你人是很不错,”伍泊雄道,“可是,你自己什么情况,不用我说吧,我不想让她跟你吃苦,你明白没有?”

    “明白啊。”看着伍泊君一蹦一跳的过来,杨淮的眼睛都没眨。

    “你好看!”见他把自己的话当做耳旁风,伍泊雄作势要打他。

    “ok!”杨淮举手投降。

    “西红柿好吃的很啊,你不吃吗?”伍泊君递给他一个西红柿。

    “好吧,谢谢。”杨淮顺手接了,和她一样,啃的满嘴都是汁水。

    他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西红柿生吃也是这么好吃。

    晚上,他把竹板床搬到了外面,这是乡下,没有灯光污染,能看尽漫天繁星,还能听见她的笑声。

    慢慢的一切归于平静,他左右睡不着,干脆找出来自己的手机,手机一打开,滴滴的,居然有百十条短信息和来电提醒。

    有公司助理的,有同学的,有朋友的,有合作伙伴的。

    看了一眼日期,不知不觉,他已经在这里待了半个月。

    “这么快。”他自己完全没有意识到。

    他拨打了助理的电话。

    “杨先生,你可急死我了!”电话里是一个焦躁的男人的声音。

    “你没看到我给你发的简讯?”他把声音压到最低。

    “可是,你没说你要多长时间啊,这半个月都没你消息。”男人急吼吼的道,“我们担心....”

    “没什么好担心的,我爸妈那边你给交代好,公司的事情也交给你处理了,”看见前面小屋子的灯亮了,杨淮打断他的话,“行了,就这了,有事等我回去再说。”

    其实能有什么事呢?

    得益于舅舅,生意场上,有那么多人关照着他,别说没人敢找他麻烦,就是他主动去找别人麻烦,别人也不敢和他杠,牙齿掉了,混着血往肚子里吞就对了。

    真正敢和他犯二的,反而是那种上不了台面的小公司,这种公司,他直接可以用实力碾压,无需求助于任何人。

    “喂。”

    他的电话刚落,就听见了伍泊君的声音。

    “你还不睡?”他笑着问。

    “你不也没睡?”杨淮反问。

    “我睡不着啊,”她坐在竹板床上,然后问,“你有梦想吗?”

    “梦想,大概是有吧。”杨淮回答的很随意,“你的梦想是什么?”

    他关注的是她的梦想。

    她吐吐舌头,抬起头,望着闪闪发亮的星空,“我这种没心没肺的人,能有什么梦想。我觉得呢,做人开心最重要,起码我现在无忧无虑很开心啊。

    你是男人啊,你该有朋友的,真的,我虽然和你接触的时间很短,但是我感觉你聪明,你要是肯干,肯定有大出息的。”

    “知足常乐吧,顺其自然最好喽。”杨淮笑着摊摊手。

    “所谓的顺其自然就是竭尽所能之后的不强求。”不甚明亮的月光底下,依然能瞧得见她的严肃和认真。

    “受教了。”杨淮一怔,好像她的话很有感染力似得。

    “那你年纪轻轻的,可不能再说那种话。”她愤恨的道,“只有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才有资格说这种话。”

    “我会努力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