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82、修车

    偶然间,他想起了父亲在发黄的复印纸上的笔记。

    “那个人骑着自行车撞上我了,我忍着疼,我道歉,一个劲的道歉。。。”

    那种彷徨,他能够深切的感受到,作为儿子忍不住心酸,“永久自行车,全县都找不出几辆,我不怕事,但是一想到母亲,我就不敢犯倔,虽然,作为中二的我,敢打,敢拼。

    她作为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妇女,把我供到高中,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我,不敢再给她生事。

    如果,我不低头,人家找上家门,我怎么面对母亲那失落,无助的眼神呢?

    我掉块肉,掉块皮都是不打紧的,可是自行车掉个漆,这个家庭将是万劫不复。。。。”

    他了解七十年代,但是仅限于书本上。

    只是没想到父亲会如此艰难。

    他承认他有过怨恨,可是看完这个笔记之后,所有的过往都是烟消云散,他在父亲面前没有尽过孝道,他可怜的父亲。

    “你这是教人学坏啊。。。。”有人朝着他嘀咕。

    “又不是你的车,你当做没事。。。。”

    “这车得一百来万,被这么划拉,随便修修也是不便宜。。。。”

    “这是要报警。。。”

    开三轮车的中年人走后,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何舟。

    何舟没辩解,从口袋掏出了钥匙,在大家目瞪口呆的眼神中,按响了车子。

    “嘿,这什么情况。。。。”

    “这是傻了啊。。。。”

    大家搞不明白,明明是自己的车子被刮花了,不找人要赔偿,不报警,反而还把肇事者给撵走了。

    何舟一边开车,一边观察道路两边,最终找到了一家规模看着挺大的汽修店。

    车子刚停在门口,不待他说话,就有维修工人走过来,先是绕着车子走了一遍,然后笑着问,“走保险?”

    “不走保险。”李览摇摇头,他闹出来的事情,没有必要再去麻烦李览,又是报警,又是联系保险公司吗,过程不会轻松。

    不如他自己花点钱给处理了。

    “那你到服务台开单吧。”维修工接过了何舟的车钥匙。

    何舟应好,到服务台确认了喷漆部位和价格,一算下来才七八百块钱,出乎意料的便宜。

    “先生,需要等三个小时。”服务台的小姑娘给了他几张单子,“你可以到休息室坐一会,或者有事的话可以先去忙,三个小时后来取车就可以了。”

    “谢谢。”何舟出了维修店,他是个坐不住的人,虽然外面很热,但是他还是决定出去走走。

    马路上尘土飞扬,各种卡车、货车一辆接着一辆跑过,抬头看了看路边的一个大广告牌:青浦物流园。

    尽管对浦江不熟,可也知道大概方向,自己居然开了这么远。

    沿着高架底下,走进了一个居民区,两边都是一些商店、网吧、菜店,棋牌室,他在小店门口买了一瓶矿泉水,站在门口,透过卷帘吹出来的空调凉风,让他感觉畅快了一点。

    拿出来手机,给老娘拨通了电话。

    “什么?你没事吧?”不等何舟说完,招娣就一惊一乍起来。

    “我没事,车子停在路边,人家撞上去的,我人都不在车里。”何舟想来想去,还是要向老娘汇报一下,虽然车子他会给修好,可车子毕竟是李兆坤的,他也许认为无所谓,可不代表李兆坤就会这么认可。

    车子损坏是事实,他得承担责任不能修完就算完事。至于怎么承担,他需要征求老娘的意见。

    在人际关系的处理上,他必须承认,他不如老娘。

    “没事,不就一张破车嘛,”招娣松了一口气,然后笑着道,“你就是说赔他一辆新的,他也准说你不给他面子。

    回去的时候,跟他们提一句就行,别放在心上。”

    “知道了,妈妈。”何舟挂了电话。

    有人要进门,他不好长久挡着位置,赶忙撇开,继续往巷子里走,有个沙县小吃店,摸摸肚子,要了一碗炒河粉,拿了一瓶芬达,坐在空调底下,没有那么烦躁了。

    为了蹭空调,一碗河粉吃了半小时,不好意思再继续呆着,又叫了一碗乌鸡汤,这才熬过一小时,心不甘情不愿的出了小吃店。

    他原路返回,没走几分钟,浑身汗透了,汗珠子成串成串的往下掉,他决定回维修店吹空调,哪怕干坐着也比出来遭罪好。

    重新回到维修店,服务台的小姑娘,只是愣了愣,然后给他倒了杯茶,他点头笑笑,道了谢。

    车子喷漆好,他检查了一下,喷的跟新车一样,他挑不出没病,开车回到已经是下午四点多钟。

    车子停在了酒店的车库,他打电话给李览,希望李览下来一下。

    “你人没事就好,刮就刮了,算什么事。”李览听说何舟没事,心下宽慰,“行了,你先上来吧,喝点水,休息一会,晚上出去吃饭。”

    “你下来看看吧。。。。”何舟还没说完,就在电话里听见了李兆坤的声音,“那破车我早就想换了,撞稀碎我都不心疼。。。。。”

    何舟待李览摁了电话,才上了楼。

    刚进门,潘应就关心的问,“你没伤者吧?”

    “哎,是车子停在路边,人家撞上去的。”何舟解释的有点累。

    “一辆破车无所谓的,”李览拍拍他肩膀,怕他多想,接着道,“不用放心上,刚好给了我爷换车的理由。”

    “嗯,”何舟对李兆坤道,“大爷,你不生气吧?”

    “一破车,没事。”李兆坤满不在乎的摆摆手,“去洗把脸,瞧你这热的。”

    见李兆坤当真不在意,李览索性不再纠结。

    从卫生间洗个脸出来,刘善回来了。

    他问,“你不陪同学一起吃个饭?”

    “去人家家里,一听我是哪里人,父母爱理不理的,”刘善瘪瘪嘴道,“以为我是来巴结的呢,犯不上在那死皮赖脸的。”

    “不认你这张脸,也该认识你这车吧?”潘应调侃道,“你得多不受人待见啊。”

    “巷子里没法停车,”刘善叹口气道,“我把车子停在旁边商场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