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81、苦涩

    外滩人潮涌动,一片灯火辉煌,开阔的黄浦江从身畔缓缓流过,各色洋建筑的奇特风格呈现眼前,潘应道,“跟去年比不一样了呢。”

    “因为世博会呢,这边外滩1号到33号都进行了综合改造,”作为导游,佘子羚笑着解释道,“陆陆续续进行了两年。”

    “你在香港读的大学?”何舟听不出她有什么口音,“你普通话很好。”

    “我在同济学的建筑。”母亲是地产大亨,佘子羚自然就选择了建筑作为自己的专业,而且,吴淑屏常年都在浦江,她选择来这里读书,自然再平常不过,她背着身子,倚在护栏上道,“刚开始来内地的时候,普通话很差的,很容易被人笑话,不过在同学和老师的帮助下,慢慢有了进步。”

    “我们去坐邮轮好不好?”刘善特意跟佘子羚保持了距离,他倒不是不能闻一点香精味,适度的情况下,他都没大碍,平时无伤大雅。

    但是佘子羚大概是因为洗发水的原因,香味特别的浓郁,他接受无能。

    “我也想去玩。”江中行进的游船,辅以浦江两岸瑰丽风光,一下子就让李柯关注了。

    “你们确定都去吗?”佘子羚拿起了电话,“我打电话,现在就安排。”

    “同意。”李览笑笑,其他人也跟着点头同意。

    佘子羚挂完电话,大手一挥,“我们先坐渡轮到对岸,然后在新华码头上邮轮。”

    李览走在前面,在售票窗口买完了渡轮的票,然后挨个给了一个圆形的绿牌。

    渡口是在地道底下,世博会期间,人非常多,吵闹的很。

    “你们上船注意,别受伤了。”李柯大声的喊道。

    渡轮靠岸,待上面的乘客走完,这边的进站口打开,轰隆一声,人潮奔着渡轮涌过去,抢先一步占个好位置。

    李览等人没有跟着挤,而是故意落后了,等他们上了船,整个二层密密麻麻的都是人,船舱里不但没有坐的位置,就连甲板上都没有站的位置。

    在噪杂和汽笛声中,渡轮靠了行,一行人随着人流上了岸。

    步行走到了新华码头,上了早就等候在此的邮轮。

    “这是你家私人的游艇?”潘应好奇的问。

    “不是,这是游艇公司的,只是我妈妈刚好是大股东,”佘子羚从服务员的托盘里拿过酒水,一一送到大家的手里,“不用客气,今晚我们不醉不归。”

    拍照的拍照,喝酒的喝酒,一直闹腾到晚上十点钟。

    大家要分手的时候,佘子羚突然道,“我家就在旁边,要不晚上去我家睡吧?”

    她非常的热情。

    她这次出来,担负着为家庭为母亲维护社会关系的责任,她是二代,但是她眼前这帮人是更大牌的二代,。

    “不了,明天见吧。”李览不放心李兆坤,不好留李兆坤一个人在酒店。

    李兆坤正站在酒店门口的马路牙子上和一个穿着黄马甲的环卫老头聊天,从地里的庄家聊到孩子,再从收入聊到开销,越聊越开心。

    “你俩口子合一起,一个月挣5000,刨掉300块房费,500吃喝,还有手机花费,其它乱七八糟的200块,”李兆坤掰着手指头帮着对方算计道,“这一个月能落下4000千块,一年小五万块钱呢,不得了了。”

    “哪里有哦,”老头子手拄着大扫把,左右瞅瞅,然后才道,“真有那么多,倒是中。

    我们不是小户,人情多,一年得搭三四千块出去,还有这个过年,哪年我们都要一万多。

    我俩儿子,大儿子俩孩子上学,负担重,我们一年也要给万把。

    小儿子刚大学毕业,没成家呢,一个月三千多工资,又存不住钱,不中啊。”

    “没结婚啊?那负担重了,”李兆坤抬高了声音,比划着道,“得十万!没十万,你这媳妇进不了门。”

    “谁说不是呢。”让李兆坤这么一说,老头子更犯愁了。

    “那我孙子,我孙女。”李兆坤看到了李览和李柯从车上下来,不再和老头攀谈,而是迎了过去,“你们不多玩一会?”

    “不是担心你嘛。”李柯挽着他的胳膊撒娇,“怎么样?热不热?”

    “还好吧。”

    “明天带你继续出去玩?”世博会的场馆,她们才看一个,李柯继续道,“那么多场馆呢,我们一个个逛完。”

    “不了,要玩你们去玩吧,我自己溜达溜达。”要不是怕落了孙女和孙子的兴致,他都想明天就回家,呆在这里心空落落的,浑身不得劲。

    他后悔了,不该折腾来。

    李兆坤不愿意出门,李览和李柯姐弟俩也没辙。

    他们只能多抽一点时间在酒店陪着李兆坤。

    “你出去玩吧,不用管我啊,”对着何舟,李览有点愧疚,“不能影响你们。”

    “就我一个啊?”

    李览姐弟留在宾馆出不去,刘善去找同学了,潘应代表她老子去参加一个活动了。

    只有何舟孤苦伶仃,没地方去。

    李柯道,“你一个人怎么了?我还巴不得一个人呢,想去哪里就去哪里,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好吧。”何舟想了想道,“我去老弄堂看看吧。”

    “那也行。”李览把车钥匙丢给他,“开车去。”

    何舟开着车,听着歌,漫无目的,穿过红绿灯一盏又一盏,抬头看见前面是一家书店,索性就把车停在了路边。

    车上下来,站在人行道,准备抽完一根烟再进去,可是刚点着烟,就听见咣当一声。

    一辆脚蹬三轮车从侧面撞到了车门上。

    一个中年人满脸惊恐的从三轮车下来,看到车门上那道划痕,看到旁边有人围过来,更是浑身哆嗦,无所适从。

    “有钱赔吗?”何舟问那个中年人。

    “没钱。。。。。”中年人摇摇头,说不出的苦涩。

    “赔不起那还不赶紧跑。”何舟朝他摆摆手,“要不然人家回来了,真找你麻烦。”

    “哎。。。”中年人赶忙载着满是水泥的三轮车而去。

    看着被刮花的车子,何舟苦笑。

    车子是李兆坤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