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80、过敏

    “我给你试试吧。”李柯帮着李兆坤把衬衫卷起来,露出后背,把仪器的两片按摩贴贴在了他的后背上,然后打开了开关,“感觉怎么样?”

    “痒痒麻麻的,还中,”李兆坤满意的点点头,“这玩意还真好使。”

    刘善等人和潘应是一个表情,一万多块钱买这么个玩意,真的不是脑子有坑吗?

    可是看着李览和李柯姐弟俩这认真而严肃的表情,又觉得不像是被骗,总之是搞不懂。

    陈大地人老成精,却是心里有数的,出了房间,见李览跟上来,就笑着道,“哪个店,跟我说一声,我打声招呼,下午就让他们关门。”

    他有这个底气和自信。

    “离这里不远,”李览报了地址,“麻烦陈叔叔了。”

    他的态度很明确,不在乎钱,但是不能做冤大头。

    “这种骗子就要好好收拾,要不然下次肯定还会继续骗别人。”陈大地笑着道,“行了,这事我来处理,你不用操心了。”

    天热,大家都没有出门,在房间看了一会电视。

    下午太阳落下差不多的时候,陈大地敲门进来,“你们现在去世博园转转吗?”

    “那就去吧。”李兆坤又迷迷糊糊地睡了一个醒,此刻正是百无聊赖。

    早就有工作人员在提前安排,车子直接从专用隧道进入浦东的世博园区,一下车,陈大地给每人发了一个胸牌,“挂脖子上,进各个国家馆不用排队,走贵宾通道,别搞丢了,不然警卫会拦着,很麻烦。”

    园区的人很多,每个国家馆的门前都排着长长的队伍。

    “跟我走。”李柯没问李兆坤要看什么,反正问不出什么,反正她家老头子喜欢什么,直接带去就可以。

    李兆坤可不会关注什么高科技啊,人文艺术,可持续发展之类的,所以李柯没有带他参加什么中国馆,美国馆,法国馆,日苯馆,而是直奔具有欢快气息的非洲馆。

    李兆坤自然感受不了什么浓郁的非洲文化气息和异域风情,顶多就是对特色乐器表演秀、雕刻秀、编发秀有点好奇。

    非洲联合馆是一个热闹的大‘集市’,尽管语言不通,李兆坤还是噼里啪啦问了一大通,反正李柯精通法语和英语,可以及时的翻译。

    李兆坤是见着什么买什么,出手阔绰,给钱爽气,那么对于工作人员来说,自然是问什么答什么,没有一点不耐烦的样子。

    真正辛苦的是李柯,跟在后面说的口干舌燥,当然旁边帮着拎着大袋子小袋子的李览也不轻松。

    非洲馆的面积很大,一圈逛下来,非常的不轻松。

    出了非洲馆,李览接到了刘善等人的电话,他们已经逛完了法国馆和美国馆。

    “回吗?”潘应问的是李柯,实际上询问的是李兆坤。

    李兆坤道,“回吧,没多大意思。”

    他也疲惫的很。

    他们刚回酒店,吴淑屏就来了。

    “本来想早上来的,刚好有个会给耽误来了,晚上,你们想吃什么,我请客。”

    “吴姨,不用客气的,我们没什么正经事,不好耽误你的。”李览不想麻烦别人,何况,他心里明白,别人待他好,也是因为他老子的关系,他不喜欢虚情假意的场面。

    “还跟我客气起来了?”吴淑屏又转过头对李兆坤道,“李叔叔,我扶着你,我们下楼吧。”

    “我还没到瘫痪的地步呢。”李兆坤坚持没让任何人扶他,自己下楼了。

    饭局,不是在四海酒店,而是在一家很有特色的本帮菜管。

    饭桌上,李览和何舟等人不怎么习惯本帮菜,太甜,感觉有点发腻,为了不让吴淑屏难堪,他们还是象征性的动了几筷子。

    潘应和李柯吃的津津有味,李兆坤同样是无所谓,他现在不但不能抽烟,不能喝酒,在饮食上还非常讲究,不管下什么样的馆子,都是吃粥,吃清淡,吃水果。

    就差吃草了。

    “嗨,不好意思,有点堵车。”饭吃到中途,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推门进来,先跟大家招呼完,之后坐到李柯的身边,“好长时间没看到你了。”

    “这是我家的丫头,”吴淑屏站起身,“你们年龄差不多,认识一下,以后当朋友处。”

    “大家好,我叫佘子羚,”女孩子大大方方的道,“喊我小羚就可以。”

    说完就向坐在旁边的何舟伸出手。

    “你好,何舟。”何舟出于礼貌,也跟着站起身伸出手。

    吴淑屏道,“这是你招娣阿姨家的。”

    “刘耀。”佘子羚刚靠近他,他立马就打了个喷嚏,很是尴尬的道,“不好意思。”

    “我从来不往身上喷香水啊。。。。”佘子羚往身上嗅了嗅,没有觉察出异常。

    潘应笑着道,“他对香精过敏,我们经常开他玩笑,以后找女朋友,就坚决不能找会化妆的。”

    “你试试刚洗完头发?”吴淑屏摸了摸闺女蓬松的头发,“这是你刘四叔家的。”

    “是啊,刚洗完呢,真抱歉呢。”佘子羚爽朗的笑道,“你洗头发天天都用什么啊?”

    难道天天不洗头发了?

    刘善道,“我买洗发水和沐浴露都是特意买那种不含香精的。”

    从小就对香精过敏,父母又不懂,上高中之前,洗澡洗头发一直是用硫磺皂,头发不柔顺,为了利索一点,干脆就剪成光头。

    尽管他成绩一直很好,可是因为形象问题,从来就没得过姑娘的偏爱。

    “行了,赶紧坐下吧,”潘应笑着道,“我就不用介绍了吧?”

    一放假,她老子就带着她到处溜达,跟佘子羚不是见过一次两次了。

    “你要是再做个自我介绍,我也不介意啊。”佘子羚自己倒了一杯酒,“我先敬大家一杯。”

    大家一起举杯。

    喝完酒,吴淑屏主动请缨要送李兆坤先回去,让李览等人在外滩附近玩一玩。

    “你们走吧,走吧。”李兆坤同样是这个意思,他既没有精力陪着孩子们玩,也不忍下心给他们拖后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