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71、体验

    潘广才继而道,“这种事情谁对谁错,本来就说不清,就拿咱们省城来说,目前林林总总的上规模的大超市最少有十五六家,还都分属于不同的公司,外资超市在行业中占据着重要龙头位置,家乐福,沃尔玛等大型外资集团在市场占据着半部分的市场份额。

    桑家哥俩搞价格战,针对的是这些外资的超市,这个姓卢的超市就在同城,不受影响是不可能的。

    他要是怪桑家兄弟,那真没得怪,这火都烧起来了,谁还能管三七二十一,想灭都灭不了。”

    “总结起来,就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李和笑着道,“卢波的主业是商场百货,在超市这一块的投入本来就不多,心思也不在上面,也好,这一次就让桑家兄弟逼他一把吧。”

    他不再多说,听几个孩子在那聊茶叶的事情。

    “别管多少钱,你李叔的茶叶可从来都不是自己花钱买的,都是人家给送的。”潘广才笑着道,“刘善,喝茶就喝茶,品上面品,管他什么滋味,喝到自己肚子里就是自己的。”

    “反正我是分不出好坏。”刘善讪笑,“齿间、味蕾、喉咙,只是感觉好喝,但是不觉得比我爸那个平常喝的茶好多少。”

    “信阳毛尖主要优点是醇香,你们学过物理都知道,香气是一种挥发性物质,”李和现身说法,“所谓的茶王就是香气上比普通的毛尖要突出一点,茶香高扬且持久,没有杂味,还有就是这口感又是与众不同,你要说为了这点香味和口感花这么多钱值不值,那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就好比买有的人是看性价比,价格更低、空间最大、外形更华丽、内饰更豪华、电子设备多多,有的人却只追求驾驶体验,所以花高价买低配。

    驾驶体验是玄学,但是却是能感受到的。

    跟喝茶是一个道理,好与坏,大多数情况下没法子量化,全靠自己体验。

    “喝了又不能成仙”李览不软不硬的顶了一句。

    他偶尔挺看不惯他老子,时而奢侈的要命,时而小气的令人发指。

    “你懂个甚?”被儿子当众落面子,李老二的脸上自然是挂不住。

    “一天到晚,除了吃吃喝喝,你还能做些什么?”李兆坤义正言辞的教训儿子。

    他现在不烟不酒,又是安分守己,自然有这个资格。

    刘善朝刘佳伟暗地里使个眼色,赶紧的麻溜走人,事实证明,凡是见过李老二窘相的,最后都没什么好结果,最后肯定要被穿小鞋。

    “爷,”李怡看到大伯涨红的面皮,想笑又没好意思笑,拉拉李兆坤的胳膊,“你不是说电视机频道又调乱了嘛,我再给你调调。”

    “本来在3上,现在不是了。”李兆坤这才冷哼一声进了屋子。他喜欢看一些县级电视台的小曲节目,按照一般人的品味,自然是粗俗不堪的,但是耐不住他李兆坤喜欢看。

    因为这些节目用的是本土方言,播的都是些本地接地气的新鲜事,某家的电器店打折了,某家的化肥降价了,某家的婆媳吵架了。

    遇到逢年过节了,各级领导干部还会在台上集体露个脸拜个年。

    当然,最重要的一项,就是七点档的天气预报,要是不提前看天气,特别是秋收季,晒个谷子遇着雨,那乐子就大了。

    要是不知道这些第一手资讯,出门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王玉兰这种不识字的,不太明白普通话的,每天都是看的津津有味,总之,深受广大中老年朋友的喜爱。

    “老叔脾气比以前可好多了。”潘广才递给李和一根烟。

    “不抽。”李和叹口气,“老小孩,老小孩,就是他这样的,哎,没脾气。”

    “晚上喝两盅?”潘广才自己点着了烟。

    “不了,你呢,也上岁数了,这烟酒该断了就断了,”李和走到水渠边,趁着只有两个人,低声道,“给孩子们点机会,不能不撒手啊,你这样累到什么时候?”

    “我倒是想撒手,可你看看我家大小子,我能放心吗?”潘广才皱着眉头道,“好家伙,眼看三十五六了,催着结婚,一直不肯结,这女朋友一茬接着一茬的换,年初到现在,这才几个月,都换了两个女朋友了!

    小犊子,我打死他的心都有!”

    “你家小子你真管不了喽。”李和有点幸灾乐祸。

    “有点偏才,也有点运气,在外面投了五六家公司,你还不说,都赚钱了,其中两家还上市了,”潘广才骂骂咧咧的道,“翅膀硬了,觉得不需要依仗我了,现在什么都不肯听我的,我是没辙啊。”

    “你还能没辙?”李和自然不信他这鬼话,他很了解潘广才,闷不吭声,但是蔫坏,又特别有主意的一个人。

    “我跟你说个实话,你可谁都别说。”潘广才瞧瞧左右,又接着点了一根烟,“陈胖子和老四他们,我一个都没说。”

    “说吧,我可不是嘴碎的人。”李和再次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

    “我其实啊,有个孙子。”潘广才苦笑。

    “你连这个都知道?”李和不觉得惊奇。

    “八岁了,都是这小子造的孽啊,”潘广才挠挠头,很羞愧的道,“把人家姑娘搞大了肚子,不肯负责,单纯,真是个好姑娘,不忍心打胎,把孩子生下来了,我家小王八蛋昧了良心,直接不管不问。”

    “都见着了?”李和问。

    “见着了。”潘广才点点头,“我跟我家老婆子一起去的深圳,那孩子我见着第一眼,我就知道是我大孙子!”

    他偷偷摸摸的从口袋掏出来一张照片递给李和。

    “跟你家老大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啊。”李和拿着照片,越看越觉得像。

    “孩子妈教的好,又聪明又董事,看着喜欢啊。”潘广才按耐不住脸上的喜悦,“她妈纺织厂里上着班,带个孩子,条件不好,受了好多苦,我老潘家几代清白,全让这王八蛋给糟践了!

    对不住人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