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65、解气

    他再困难,再穷,孩子们都没离开他们身边,即使是媳妇生病那会,他照样隔着天回家看孩子!

    这孩子要是没了父母,才真真的叫可怜呢!

    “谁不是背井离乡呢。”李和突然想起来,他也是个外地人,“一年又一年,也许会有出头的一天吧。”

    这就是他佩服中国人同时又为身为中国人骄傲的地方。

    中国人但凡有点希望,总是努力前行,不骄不躁,不卑不亢,用自己的努力争取美好生活。

    他们对未来有企盼,不抱怨,不造反,默默忍受,西方人说这是奴性。

    只有李和明白,这叫务实,他们是父亲,是儿子,是丈夫,他们有他们需要承担的责任,叫苦叫难,永远起不了任何作用。

    撸起袖子自己上,总有一天老子能把你掀翻了,小人物也有大梦想。

    “就怕耽误了这些孩子,你说城里孩子在这年纪都读了幼儿园,虽然不识得几个字,可会跳舞会画画,有的机灵的,还能弹钢琴呢,”洪大年递给李和一根烟,见他接了,赶忙给他点上,“远的不说,就说咱们村里住的这些外地孩子,可爱是可爱,可是啥都不会啊,就等着回老家直接上小学,那以后这跟城里的孩子,差距就拉开了。”

    “这是实话。”李和吐了个烟圈,看了一眼洪大年,想不到对方居然有这么高的眼界,“农村是农村,城市是城市,差距避免不了。”

    他现在仍然能记得自己第一次坐电梯的笨拙的样子。

    前面的五六个人都上了电梯,他凭着聪明才智用眼睛看,为怎么装成经常坐电梯的样子犯愁?

    “要不是投胎投对了地方,我估计我这辈子是不用指望翻身了,”洪大年倒是实诚的很,“你们皖北那边,我是去年去的,那真叫没得混,要是不出来,留在本地,没一点奔头了。”

    李和笑笑,没再多说。

    吃好饭,喝完酒,才十点钟不到。

    吃的太早了。

    在洪大年父子俩的陪同下,沿着村子走了一圈当遛弯了。

    “李叔,你看看,我们这边马上就要拆迁了。”洪祖利指着一堵墙上大大的‘拆’字,在日光底下显得格外的耀眼。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李和转而问,“能分不少钱吧?”

    洪祖利道,“咱们家相当于一个小别墅了,拆迁给的那点钱也就买个小区楼房,百十平了了不得,谁能稀罕住进去?

    现在买个稍微像样子的别墅,没个五六千万,想都别想。”

    太阳越来越毒,越来越热。

    李和回到家,一下子就赶忙钻进了有冷气的客厅里,连门口都不敢站。

    邱亮提着一袋子的蔬菜进来,何芳扒开袋口看了看,“真新鲜,我放冰箱吧,不然一会就蔫吧了。”

    “洪家给的,”要塞钱给他,他李老二是差钱的人吗?“不要还不行。”

    “我倒是没记性,你什么时候救过人家的命?”何芳很是好奇。

    “那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我忘得都快没边了。”李和摇摇头,“这事就这么过了,李览呢?”

    “你走后,我就让宋谷开车送他去学校了,下午有一门高数考试。”何芳又接着道,“那我们后天走?”

    “中。”李和点点头。

    李览考完试的当天下午,一家人就去了机场,不慌不忙的到了省城。

    这一次没有直接去乡下,而是先去了李隆在省城的房子里。

    “老弟,想吃什么,我请你。”李柯揽着李览的肩膀,高兴地的道,“别小看省城了,这里好吃的可多着呢。”

    “不着急,咱们去看看爷吧。”一下飞机,李览就得到了李兆坤住院的消息,这也是他们停留在省城的原因。

    “没多大事,他就是戒不住酒,一喝多了这血压蹭蹭上。”李柯是答应陪李兆坤去看世博会的,所以这一趟是专程回来的。

    “你们都不用去了,我去看看。”李和说完就出了门,刚上车,发现李览和李柯也跟着上来了,没反对。

    医科附属医院的两边都是新修的高架,路况有点复杂,他开车兜了一圈才找到医院的入口。

    而医院入口是连着辅道的,走主道反而进不去,栏杆栅住了,他又掉转头,骂骂咧咧的进了辅道排队,好不容易进了医院,又没有停车位。

    “这让人疯啊。”

    最后,花了十来分钟的时间在保安的手势指引下终于找到了一个停车位。

    停下车后,这才松了一口气,路过那个年轻的小保安的跟前,一摸口袋,就朝着小保安丢过去,笑着道,“谢谢了。”

    “哎。。。。”小保安慌张之下接过,发现居然是一沓红色的票子,震惊之余要喊李和,发现人已经走远了。。。。。。。。

    离着老远,李和就听见了他老子中气十足的声音。

    “有一年,我拎着包出了南阳火车站,南阳你们知道的,诸葛亮老家。。。。。”

    李兆坤住的是普通病房,不是没有特护病房,是有特护病房他不愿意住,他是个闲不住嘴的,总要有人陪着聊天吧?

    那么普通病房的同屋病友,就是他最好的聊天对象了,天南地北,他都能说上一番,然后心满意足的收下他们钦佩的眼光。

    至于家里人,他是从来都懒得多说的,看都看腻了,特别是他的那些不孝顺的儿女们,他李兆坤,现在躺在病床上,居然连一个看他的都没有!

    天见可怜,他还有一个小孙女,主动开车把他送进了医院!

    所以,现在一看见儿子,他就觉得面目可憎,李老二此刻推门进来,他把头扭过一边,连搭理都没搭理。

    他赌气的想,要是自己死了,儿子都不带出一滴眼泪的!

    “以后啊,少喝酒,少抽烟。”对于这个老子,李和是打不得骂不得,只能尽量哄着。

    “什么时候轮到你管闲事了?”李兆坤背着身子骂完儿子,陡然发现了站在面前的李览,立马笑嘻嘻的道,“不上学了?”

    “放假了。”李览坐在李兆坤的跟前,握着他的手,“你好点没有。”

    哈哈!

    他不明白。

    为什么他爷爷骂他老子,他会觉得这么解气!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