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58、揪心

    尽管她嘴上坚硬了一点,可是她心里,非常感激哥哥,没有哥哥,她算得了什么呢?

    有谁能认识让她李琴呢?

    这么一个老土的名字?

    还是一个皖北的乡下丫头呢?

    她的一切开局都是在最低档次,只是因为有哥哥的存在,才让她的人生逆袭!

    “我知道他辛苦。”李览放下筷子,“妈妈一直就和我说,说爸爸这辈子一直就没真正的开心过,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开心,可是他不开心,就寄希望于我们开心,可是他认为的开心,不是让我真正的开心。”

    从他认真记事起,他老子以为他什么都不懂,就当着他的面经常性叹气,抽烟,喝酒,不注意就那么哭了,他不懂。

    等他慢慢年龄大了,他老子就在他面前嘻嘻哈哈,变成了没心没肺的样子。

    及至到现在,他老子俨然已经成了一个喜行不于色的封建家长,这让他更不理解了。

    -“别埋怨他,跟咱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他呢,认真的说,”老五轻晃杯子里的红酒,“哭过来,熬过来,你奶奶倒是没说过什么,你大姑倒是偷偷的和我说了,他。。。”

    话没出来,眼泪水倒是唰唰先出来了。

    平措在一旁看的茫然。

    李览更是不知所措。

    “不好意思让你们看笑话了。”老五想努力的忍住,但是越憋,越是难受,泪水越多。

    “李姨,我先去个卫生间,”平措意识到再呆在这里是不合适了,“没事,姨,我自己去。”

    说完,匆匆的去了后面的卫生间。

    “你看,我这喝着喝着就丢人了。”老五不好意思的勉强笑笑,“老侄,你别嫌弃姑啰嗦,你爸爸受我们委屈也就算了,如果再受你们俩孩子委屈,我真的不晓得他这辈子还有什么奔头。”

    “老姑,你想说什么。”看着老姑这样子,李览慌张不知所措,急忙递了个纸巾给她。

    “你爷别看现在像个人,”她没接那纸巾,仍那泪水哗啦啦的顺着自己的脸庞往下流,“你听过他外号的,二流子,什么都不管,你奶奶一个人养着五个孩子,你大姑最大,跟在后面什么重活累活苦活都做,”

    她最爱的姐姐,手上还有严重的冻疮的疤痕。

    “你爸爸呢,要强,就是要读书寻个出路,他比谁看的都远,你奶奶,你大姑,想尽办法,给他筹学费,给整吃喝。。。。。”

    “哭,这些我听我妈说过。”李览看到姑姑这样子,实在是不好受,在他的印象里,他的姑姑是个乐天派,从来就没有见她哭过。

    这是他第一次见她这鼻涕眼泪一把抓的样子。

    “还有更多你不知道的,你爸爸比我大13岁,我也知道他是什么都为我好,可是呢,我就是忍不住平脾气,什么都想和他反着来,有一次,春节吧,我和你爸爸又置气了,我赌气一天没吃饭,你大姑端饭给我,哄着我吃饭。”老五的哭声越来越大。

    “我一挥手就把饭碗给打了,当时,你大姑就哭了,”老五抹一把脸,手指着李览道,“你大姑是这么指着我鼻子的,你个丫头,怎么越来越不像话了!没你哥,你能够吃口热乎饭!”

    “姑。。。。”李览感觉她陷入了情绪中。

    “你爸爸那会在县里读高中,有一年大雪,你奶奶家里没粮了,全家都没得吃了,你奶奶想紧着我,还有你四姑,就没给你爸爸送馒头。

    后来你大姑实在记挂在心上,不忍心你爸爸饿着啊,从你秋芬姑姑家里借了两块钱,几个馒头,冒着雪,差点摔断骨头,才给你爸送去的。

    你知道你爸爸当时已经饿成什么样了吗?

    他就躺在床上,烂棉褥子,整整三天,又冻又饿,没人问他一句,你大姑去的时候,他已经饿脱相了,但是,就是饿成这样子,他没求过谁,没跟谁服过软啊。。。”

    已经是泣不成声。

    “没人和我说过。。。”

    李览这一刻,眼泪出来,压着嗓子,没有一点声音。

    “你大姑说的,他就差点饿死啊,你爸爸这一辈子,每一件事都是经历在生死边缘啊。是,我知道,我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我真的是求着他别管啊!”老五差点就吼就来,“他越是待我好,我越是心里难受,死的心都有。”

    “老姑,都是我的错。。。。”李览给她擦眼泪还是不擦眼泪,他不知道姑姑是不是气愤于他的不懂事。

    “你明白我为什么总是和方堂进吵吗啊?我在乎他是不错,可是有点屁大的事,他就要找你爸爸,你爸爸已经够难了,我还要他为**心,我真的不想再看见他皱眉头的样子,看一次我就想哭,越想哭,我就想怄他,我就是想他明白,该为自己活着了,我们这些人不值当他费力气啊。。。”老五点着一根烟,“你爸爸在不到三十岁的时候已经是白头发了。。。。”

    “爸爸,现在还是。。。。”

    李览低下了头。

    “他才三十不到啊。。。。。”老五不顾旁边客人的眼色,终于放声大哭,“满头都是啊,我想给拔下来,就是不知道揪哪根。。。

    你妈妈脾气是够暴吧,可是,你想想,为什么你妈妈为什么能够受得了你爸爸,就是因为你爸爸这辈子已经够苦,没人再忍心,他继续受委屈啊!”

    “姑,你别说了。。。。”刀子,带棱刺,绞着他的心。

    “我再说这最后一句,也许你爸爸对我们这些兄弟姐妹死心了,可是你是他儿子,他无论如何都得生受着,你再不理解他,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她实在不理解哥哥这样的一辈子是图个什么!

    她只能替哥哥憋屈!

    “老姑,我们多喝一杯吧,”李览举着杯子,“我明天就回家。”

    “不用,你要这么快低头,又让他骄傲的,有些事情,你记在心里,明白你爸爸这辈子的难处就可以了。”

    等平措过来,姑侄俩,已经喝完了六瓶清酒,红酒不计。

    方进堂来接老五。

    李览朝他们笑笑,自己偷偷的走了。

    躲在路口,偷偷的看他姑姑那焦灼的样子。、

    发了信息:姑,我已经到学校。

    ps:心里明白,大家都烦我了,老帽会尽快完本。。。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