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49、阴差阳错

    一路上,透过车窗,看到的都是熙熙攘攘的游客,其中以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居多,他们一面感叹美国的发达和环境,美国的空气中几乎没有什么灰尘,几乎看不到裸露的土地,几乎看不到施工的工地,更看不到扬尘的大卡车,能看到的只有成片的草坪和绿色的树林。

    另一面,又是在感叹美国是个大农村,九点钟以后,连个撸串的地方都没有。

    中国经历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巨变后,许多第一次来美国的中国人,直观的感受往往不会那么对比强烈了,中国的二三线城市也是高楼大厦林立,也是高速公路甚至地铁比美国还要先进。

    许多东西已经是司空见惯。

    已经没什么新鲜劲了。

    唯一驱动他们的,就是买买买,比国内便宜的奢侈品,为了子女读书在这里买房置业。。。

    很少再有人愿意舍家企业猫在这里做一个偷渡客,追求所谓的‘美国梦’,再说,他们不是那么没能耐的,大凡有点家底的,真觉得美国是天堂的,自然会办移民。。。。

    “李先生,晚上我这里有个宴会,希望你能参加。”伊万诺夫亲自开车,不时的透过后视镜看李和的脸色。

    他是美国第一地产大亨、诺菲地产掌门人、巴福集团主席,作为全球富豪榜第20位的人物,他自然是交友广阔,上到政界,下到商界,都是他的朋友。

    “不了,你们玩吧。”李和明显没有多少兴趣。

    “好的,”伊万诺夫非常了解李和的性格,“尊重你的意思。”

    他犹豫了一下,接着道,“哥伦比亚电台想对你进行一个专访,我还没有答应。”

    “这种事情还需要问?”李和心血来潮点了根雪茄,重重的吐了个大烟圈。

    “是的,抱歉,哥伦比亚的主席是我朋友,他也会参加今晚的晚宴。”伊万诺夫也感觉自己问的有点多余,事实上,和李和接触的人都在知道,这个奇葩从来不接受任何采访!

    他是颇感无奈,不晓得李和脑子里再想什么!

    李和笑笑没吭声。

    他追求的自由,没人懂。

    晚上,伊万诺夫的庄园一片欢腾,李和没有参与,他躺在泳池的躺椅上,一边喝酒,一边给媳妇汇报情况。

    挂掉媳妇的电话后,他又想起来了闺女。

    “爸,不用这样吧,上午才打过电话,我正开车呢。”李怡一边开车一边接电话,“去唐人街买了一点辣酱。”

    “那你开车吧,别让警察给揪着了。”李和正准备挂电话,突然听见闺女的尖叫,急忙问,“怎么了?”

    “没事,爸爸。”李怡看着一辆自行车从左侧的人行道横穿过来,整个自行车离着自己的车头只有不到几公分的距离了,幸亏踩刹车及时,要不然就真的撞上了,自行车上的人从自行车下来,往她这里来,她急忙间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道,“爸爸,红绿灯没注意看呢,差点过线了,不跟你说了,到宿舍我再给你电话。”

    “那就好,是爸爸的错,不该在你开车的时候打电话。”李和紧跟着道歉。

    “挂了拜拜,有警察来了。”骑自行车的人已经在敲车窗,李怡赶忙挂了电话,然后拉下了车窗,很不好意思的笑道,“真的不好意思。”

    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长相清秀的男孩子,高高的个子,唯一不足的,就是眼睛不是太好看,不过从面相上看是个和气的,不是那种凶神恶煞的。

    “你开车不注意安全啊,”差点被汽车撞倒,付尧很生气。他原本不用这么生气的,只是刚刚被一个黑人客户给挤兑了,此时心里有着郁气,“那是红绿灯,这是人行横道,开车不能打电话的。”

    “抱歉,抱歉,”李怡讪笑道,“家里有紧急电话,我必须要接的。”

    付尧跟个孩子似得,气呼呼的道,“红灯不停稳,罚款533;穿越双黄线,罚款425;开车打电话第一次148。。。”

    “你也是内地来的?”对方唠唠叨叨那么多,李怡没有听进那么多,根据口音,她感觉可以攀点交情,“都是中国人啦,不要这么计较啦。”

    “我是华人没错,可是我来自新加坡!”被这样误会,付尧不是经历过一次两次了,早就习惯了。

    “反正都是Chinese,有什么区别嘛?”李怡笑嘻嘻的道,“我把车子停在路边,要是堵住后面的车辆,真的能引来警察的。”

    “好吧。”付尧也把自己的自行车挪到了路边。

    “你的中文很好。”李怡把车子停在了旁边的车位上,对着付尧道,“我再次诚恳的向你道歉,都是我的错,吓着你了。”

    “没事,没事。”他本来就不是计较的人,何况此刻面对这么一个漂亮的女孩子。

    “没伤着哪里吧?”李怡又紧接着关心的问道。

    “谢谢关心。”何舟叹口气,坐在路边,“反正就当我倒霉了。”

    说完,又不禁挠了挠头。

    “我赔你钱好不好,”李怡陪着他坐下,打开了钱包,掏出来一千美元,可怜兮兮的道,“只求你不要报警喽。”

    “我不要。”付尧看都没看,何况是接钱。

    “你要是报警,可就真完了。”李怡假装要哭的样子,“不忍心我这么一个弱女子被警察吓唬吧?”

    “你走吧,”付尧低着头,不敢看李怡,“跟你没关系,是我自己骑车不小心。”

    他见不得女孩子哭。

    “真的啊?”李怡笑了,笑他的可爱,她从来没见过这么单纯的男孩子。

    他接触的最多的男人是他老子,和他哥哥,他老子牛皮震天响,没个准话,而他哥哥,虽然不怎么爱说话,是个高冷的人物,可是实际上是个有主意,有想法的主。

    付尧这种类型的,她是第一次见。

    “我在这里静一会,你走吧,真的没事了。”付尧又想起来了那个黑人指着他鼻子骂的情景,当时他真的想跟对方打一架。

    但是,最终他还是忍了。

    他痛恨自己的懦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