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6、网瘾少年

    王玉兰叹口气道,“都出去赚钱好,可家里没人,就空荡了,要不了几年,咱们都不在了,这庄子估计连个鬼影子都不会有。”

    有一点,她心里很清楚,儿子们、孙子们都在城里有房子、有车子、有事业,原本是可以定居下来的,之所以还愿意回乡,是因为她们这些老人在,可是如果她们这些老人一走,乡下就败落了。

    潘广才老娘不以为然的道,“咱都不在了,外面有吃有喝的,不比家里好多了,还回来作甚,顶多求告他们逢年过节的多烧两刀纸。俺看了,要跑你前头了,这趟医院出来,医生说好是好了,俺自己感觉不中,吃不下,睡觉也不好。”

    “活一天算一天。”王玉兰接着道,“我去二儿子那里住几天,你帮着看点家,钥匙放窗台里面,你窗户一拉就能看见,猪一天两喂,笼子里的鸡鸭再勤换换水就行。”

    “中。”潘广才老娘答应的干脆。

    出发这天,开的是悍马,李兆坤是不可能坐小轿车的。

    李兆坤这些年,已经没有那么胆小了,出门不需要乘大卡车,但是,只有一点要求,必须是傻大黑粗,看着有安全感的车才行,短程可以用SUV凑合,长途必须是悍马这一级别的,不然打死都不出门。

    这辆悍马是李和给买的,只为了去省城看病方便,为此还专门配了一个司机,不必说,油钱和司机的费用,李兆坤是不可能出的,这辈子都不可能出的。

    不过大部分时间都是李隆在开,李兆坤现在是越发很少出门了。

    抵达机场,邱亮和宋谷已经早早的等在门口。

    他们俩顶着保镖的名义,一直混迹在省城,到处流浪,要不是李和此时召唤,他们差点以为李和把他们给忘记了。

    直接走快速通道,这些年,李和已经习惯了包机,飞机隶属于他旗下的达美航空。

    2002年,达美航空正式走上了兼并和收购之路,先是收购了英国易捷航空,后在2008年收购了波兰航空、肯尼亚航空,按照载客量和机队规模计算,为欧洲最大的航空公司;按照乘客载运量计算,为世界第五大航空公司。

    总部设在伦敦,核心业务是经营定期的欧洲及国际客运和货运航班,飞行网络遍布全球450多个航空目的港,到目前一共拥有超过230架飞机,由“空中巨无霸”A380和“空中皇后”B747-800执飞,是业内年轻的机队之一,平均机龄仅为 7 年 8 个月。

    这是李和,无心插柳柳成荫的结果,他自己都没想到,达美航空能够发展到这个规模。

    达美在国内各大省会直辖市没有国内航班,一般都是飞往国外的航线,但是为了他的出行方便,却特意开通了国内的包机航线。

    表面上,达美航空是白俄罗斯巴福集团、日苯软银集团、美国诺菲地产、意大利omnitel电信集团、芬兰诺基亚、英国ARM投资的国际性企业财团,但是实际上,却是他李老二私人百分百私人控股的。

    所以,也算不得以权谋私了,反正是自家的公司给自己服务。

    一下飞机,王玉兰就给正犯着倔劲的李兆坤套上了袄子,“别冻死你。”

    “你这娘们就是事多。”李兆坤不乐意穿的这么厚实,虽然感觉有点冷。

    “等会生病,你害的又是我,”王玉兰不管李兆坤生气不生气,就是实话实说,“自己病秧子,心里还没点数。”

    她的身体一直都比李兆坤好,除了偶尔有个感冒,并没有什么大碍。

    “上车吧。”老两口吵嘴,李和懒得管,说不准人家是当做爱好呢。

    老五和李燕等人,等在门口,一看到老俩口从车上下来,就迎了过去。

    “没晕机吧?”李燕接过了王玉兰手里的包。

    王玉兰道,“上飞机的时候剥了俩桔子吃,没怎么吐,不像以前,那是活受罪。”

    转回头,再看看自己亲闺女,心疼的问,“怎么这么瘦了?”

    老五道,“我这还瘦啊,胖的自己都嫌弃,正在想法子减肥呢。”

    李和要泡茶,没找到自己的茶壶。

    何芳从抽屉柜子给拿了出来。

    “放那么里面干嘛。”壶口朝下,迎着光一瞧,里面脏的很。

    何芳对着在沙发上跳来跳去的小姑娘道,“有那小祖宗在,哪里还能乱放东西,甭管什么,都能祸害干净。”

    李兆坤正在哄小丫头玩,见小丫头没有一点亲近他的意思,感觉好生无趣,干脆进屋睡觉去了。

    “随便洗洗就行。”把茶壶给何芳,李和走到小姑娘跟前,板着脸道,“下来坐好,再淘气,舅舅就揍你了。”

    “会很疼吗?”小丫头脆生生的问,不过并没有要从沙发上下来的意思。

    李和举起巴掌,“要不要先试试?”

    “好吧。”小丫头就要从沙发上跳下来,李和怕她闪着,赶忙抱起来,“这么淘气,跟谁学的啊。”

    老五道,“你要是喜欢,我就白送你了。”

    “谢谢你了,这活祖宗,我可伺候不了。”李和摆摆手,然后问旁边的李冬,“你家那小祖宗呢。”

    李冬道,“昨天才开学的。这孩子一点心都不在学习上,沉迷游戏,有那个网瘾,在家里不让玩,居然敢跑网吧去,才12岁,就这么难管了,真不晓得过几年还能怎么样。”

    彭月道,“我看有那种专门治疗网瘾的学校,我俩商量给送去试试,再玩下去就真废了。”

    李和对着李冬调侃道,“以前没网的时候呢?你还记得不记得,你小时候,三婶不让你看电视,说影响学习,你就偷着看。

    学习成绩一直不好,三婶还说呢,都是电视害的。”

    李冬不好意思的道,“现在跟以前不一样,小时候不懂事,电视无非就是电影和电视剧,现在不看也就那样,觉得无聊了,十天半个月都不看一次电视。”

    李和道,“堵不如疏,不让他玩是不可能的,你越说,他越叛逆,要让他有节制的玩。”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