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32、剖心

    他是六十大几的人了,没到生活不能自理的地步,也没有什么大病,顶多就是一点老寒腿,可是,他算不得年轻了,他不但得替自己退休着想,也得替子女打算,总要有一个人能接他的棒。

    “大哥只是贪玩了一点,等以后慢慢就能好了。”陈发棋尽力为自己的哥哥说话。

    陈有利定了定神,抿一口茶道,“我让你接班,不是为了你,也不是为了什么事业延续,而是为了这个家,你得信着我,我辛苦一辈子的,真要交到你大哥手里,不出两年,家里就能败个精光,反正我这辈子挣这点家业,就是为你兄妹俩的,败了我不心疼,倒是小事。但是就怕到时候,你我不安生,你妈现在身体就不好,哪里还能操那么多心。

    你接班,这样一家子都能消停一点。”

    “可是”陈发棋还是很犹豫。

    “没有什么可是,”陈发棋粗暴的打断道,“这次见我完李叔叔,我就准备彻底退休了,带你妈到处走走看看,平常我忙,没多少功夫陪着她,她越是什么都不说,我越是感觉对不起她,其实,你心里也该明白,你妈是没多少活头了,就当是为你妈着想,你就不该再拒绝。”

    “是,爸爸。”想到刚做完手术的母亲,陈发棋的心一颤。

    陈有利道,“你知道我们家公司主要是做什么的吗?”

    “主要是做酒店和餐饮的。”眼前这座五星级的皇朝酒店,就是她们家的产业,是全国知名的星级连锁品牌酒店。

    陈有利笑着道,“饭店咱们就那五六家,没什么意思,就说这酒店,在全国只有40来家酒店,统共都没5000间客户,跟金鹿和四海这种动辄十几个品牌,动辄就有上千家连锁的酒店没法比,人家一年的全球营收才不过100来亿,你认为你老子靠这40来家酒店就能赚多少?还有这水电站,跟国企电企没法比,可不少赚。但是,再赚,也撑不起你老子这身价吧?”

    “爸爸,我看过网上有人说”每年的福布斯排行榜的前二十都少不了她父亲的名字,但是,人怕出名猪怕壮,关于她父亲起家的传闻,网上有各种版本,她替父亲憋屈,替父亲难过,有好几次她都忍不住问父亲真相,只是每次都像现在这样,最终还是忍住了。

    “网上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用听信,我办公室的那副字还记得不?‘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嫉是庸才’,这是你李叔叔当初送给我的,我非常喜欢这句话。”陈有利笑着道,“做好自己,该表现的时候表现出来,流言蜚语自然就会没有了。不要跟传话的人起矛盾,否则会坐实。时间会证明一切。”

    “是的,爸爸。”陈发棋低着头,很愧疚,她不该对父亲抱有怀疑。

    她的父亲,只是一个农民出身,一个不识得几个字的农民,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是世界商业史奇迹,是中国商界传奇,是付出了不知道多少汗水的结果!

    她崇拜,尊敬,热爱自己的父亲。

    陈有利道,“咱们家主要赚钱的是两项,还有一项是最赚钱的,是KTV和酒吧这些娱乐场所,在国内,人口超过200万的城市,都有至少两家皇朝娱乐!”

    “皇朝娱乐是我们家的?”陈发棋有点不敢相信,遍布全国的连锁娱乐居然是自己家的产业!公开的报道中,父亲是依靠水电站、酒店,以及在地大地产和北通地产集团持有的股份,进入福布斯富豪榜的。

    平时自己去里面唱歌、喝酒,并没有多想,因为‘皇朝’这个词太平凡了!

    皇朝葡萄酒、皇朝家私、皇朝高尔夫,太多,太多,不一而足

    如果遇到这个词,就联想到是她家的产业,那她老子早该是世界首富了。

    陈有利重重的咳嗽了一声,然后道,“这倒不是故意瞒着你们,你妈这脾气,你晓得,疑心重,就我长这样,她还担心我被别人给抢了去。

    网上传闻说的那些,也不能说是无中生有,九十年代初期,我先是开的会所,就是陪喝酒的地方,这个女孩子进入进出的,要是让你妈看见了,这还得了?

    后面,我去日苯和香港考察了一圈,应该是国内最早一个引进连锁KTV体系的人,现在打眼瞧瞧,就没比我做的大的了。

    虽然是KTV,可你妈这人有多传统?只要跟娱乐沾个边,她就认为不是好东西,为了家庭的安定团结,我想跟你们说都没法说。”

    “爸爸,你放心吧,不会和妈妈说的。”陈发棋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她每次一去皇朝的娱乐场所,总会受到贵宾的待遇,在里面每次和别人遇到争执,都是别人的错。

    他的父亲,在暗中的照应着她。

    “那就好,”陈有利拔了根烟,接着道,“KTV 行业并没有像传说中的那样好经营,除了面对上千万的筹备资金,还有这个设备是日新月异,得随时更新,不是一劳永逸的事情,包括不断攀升的高昂租金以及人事成本,回报率是越来越低。

    特别是最近几年,普通量贩式 KTV 出现,同质竞争不断加剧,眼前看着是赚,可要有危机意识,没有什么东西是一成不变,说不准哪天该倒闭就倒闭了,就好比,你们小时候,满大街的录像厅,影厅,租书店,现在是一个都找不着了。”

    “优胜劣汰,这是自然法则。”陈发棋很明白父亲说的。

    “所以,这十年来,我把重心都慢慢往水电、风电、太阳能这些上面上转,你呢,今年六月份就毕业了,我想让你先进能源事业部锻炼锻炼,”陈有利慢条斯理的道,“今后的目标就是成为最大的民营发电企业,只要并网了,就是躺着收钱。”

    “我也觉得能源行业的潜力巨大,”陈发棋认同父亲的想法,“这个总归存在天花板的。”

    “先做到顶再说,摸不到顶,就说天花板,那是杞人忧天。”陈有利哈哈大笑。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