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9、惩罚

    刘佳伟笑呵呵的道,“唱你妹啊唱,知道约你出来干嘛的?”

    被当众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这么扫面子,再有涵养的人都要骂娘,何况顾里这种本来就没多少涵养,而又习惯颐指气使的人。

    但是,他必须忍!

    如果不能忍,他老子跌落神坛,他流落凡尘,这辈子还会遇到更多的不计其数的丢脸的事情,没钱没势了,谁还能在乎他?

    他清楚着呢!

    他挤挤干巴巴的脸面上的肉,卖力的笑道,“佳伟哥,我请你们来呢,主要是想喝个酒,道个歉,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潘姐跟大家伙都这么熟悉,要不然就不会闹成这样。

    这样,我自罚一瓶,要是原谅我呢,我就再喝一瓶,要是不原谅呢,就再凭你们处置。”

    拿起桌子上早已启开的啤酒,咕隆咕隆就往自己嘴巴里灌,喝完,又麻溜的空了空瓶底,一点没掉下。

    “早干嘛去了啊?”刘善气恼的拍了拍顾里的脑瓜子,这种欺软怕硬的老油条他见的多了,自然不会心软,“啊,现在后悔了,装这怂样给谁看呢?”

    这种人一旦将来比他得势,可不会这么容易放过他,恐怕让他死都不会称心。

    “善哥,你说,怎么才能消气,我就怎么做!”脸面已经掉的干净了,顾里不会再捡,索性光棍到底。

    今晚必须把这件事给糊弄过去,不然他老子就饶不了他!

    至于旁边的人怎么看他,他是不在乎了,今晚丢一次脸,总比这一辈子都丢脸强多了!

    这个账,他会算。

    刘善望着潘应。

    潘应会意,笑着道,“想让姐原谅你,也很简单,呐,趁着大家高兴,把这些一次性喝完,喝完了呢,这事咱们也就了了,要不然,我可不想找家长的。”

    看着面前的12瓶小瓶啤酒,顾里嘴角上的笑容没了。

    要是慢慢喝呢,别说12瓶,就是24瓶都是洒洒水,一点问题没有,可是不断气喝,他就有点困难了。

    但是,最终,他还是一咬牙,什么话都没说,拿起瓶子就喝。

    “1瓶。”潘应在后面点数。

    “2”她见顾里停顿了一下,就讥笑道,“刚想夸你表现好的,怎么又停了,继续。。3。。”

    在众人目瞪口呆中,顾里喝到了第8瓶,捂着嘴,有点要吐的样子。

    “不行,就别硬冲,”刘善递给他一张纸巾,笑呵呵的道,“没人笑话你。”

    “就是,就是。”潘应冷笑道,“喝多了,可别找不到回家的路,然后又乱停车。”

    何舟拉拉潘应的的胳膊,低声道,“差不多就行,别喝多了出事,我就听说过有这样喝喝出胃出血的。”

    “你啊,就是妇人之仁,无亲无故的,你这么在意干嘛?你信不信,有一天你倒霉了,人家踩你那才叫不客气。”潘应对着何舟附耳说话的同时,余光放在仰头喝酒的顾里身上,“何况这里的啤酒,哪里能叫啤酒,娱乐场所就是靠酒水盈利的,要是随便把人喝迷糊,哪里还有钱赚。

    这种酒跟市面上卖的酒并不一样,一些啤酒厂专门生产这样的酒卖给娱乐场所,相比普通的啤酒,纯度比普通的啤酒要低,啤酒开始喝的时候很容易让人一杯接一杯地继续喝,你把心放肚子里吧,小王八蛋是这里的常客,喝不坏的。”

    “好吧。”何舟这才作罢,他选择相信潘应。

    潘应和刘善等人经常性胡闹,大大咧咧的,可一个塞一个的聪明,人情事故也比他精明,不是那种不分轻重的。

    而且,他信他老子笔记上的一句话:不要和蠢人做朋友,害人害己。

    CS游戏里面经常冒出来的一句话就是‘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

    虽然听起来会有侮辱人的感觉,但从中也不难看出,一个糟糕的同伴会给整个队伍带来灾难。

    “好!”顾里最后一瓶喝完,空瓶把大理石桌面砸的咣当响的同时,刘善叫一声好,掌声鼓起,其他人也顺势跟着鼓掌叫好。

    “善哥,佳伟哥”顾里已经摇摇晃晃。

    刘佳伟竖起大拇指,揽着他的肩膀,笑着道,“兄弟们开个玩笑,你就当真了,真没想你喝多。

    瞧瞧,这自己还把自己灌醉了,怪我,怪我,这拦都没拦住。”

    “不,佳伟哥,这酒我自己要喝的,看到这么多兄弟们,看到潘姐,我高兴,多喝两瓶酒怎么了。”顾里说话已经有点大舌头了。

    刘善道,“高兴也不能这么喝,这次就这么算了,下次可别这么喝了,看着兄弟们心疼,多没意思。”

    “是,是,善哥说的是,”顾里长松一口气,这事终于过去了,大着嗓门道,“今天大家开心就好,大家开心比我自己开心还重要。”

    刘善把他推出房间,“去吧,去趟厕所洗把脸,回头再来喝点。”

    看着扶着墙走出房间的顾里,潘应哈哈大笑。

    佳伟道,“咱们是继续在这里喝,还是换场子?”

    “换场子吧,我请客。”潘应瞅了一眼何舟,笑着道,“莺莺燕燕的,别把何舟给带坏了,何婶子不能放过你俩。咱们去酒吧喝。”

    刘善道,“那就走吧。”

    众人路过卫生间的时候,顾里正弯着腰对着浴盆干呕。

    潘应指路,刘善开车,找了一家潘应常去的一家酒吧。

    二楼的包厢坐下,居高临下的望着底下劲舞,何舟有点晕眩的感觉,他怕吵,劲爆的音乐,入了他的耳朵,怎么听都像是噪音。

    在何舟不敢置信的眼神中,刘佳伟毫不客气的要了好几瓶酒,叫酒没什么,本来就是来喝酒的,关键是选了一瓶要几万块。

    潘应笑着道,“你真良心,选这么便宜的,我妈说让我节俭一点,我正准备抠门一点呢。”

    何舟现在终于发现了,当一个人有钱时,她装抠比炫富还要装逼!

    哎,真羡慕有钱人,不说了,喝口酒!

    刘善一边调酒,一边笑嘻嘻的道,“调酒是一门学问,我觉得我有做调酒师的潜质。”

    潘应道,“就你,拉倒吧。”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