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8、欲擒故纵

    “什么叫勉为其难?”李兆坤的嘴角抖了抖,硬是没敢说什么重话,他孙女的性子,他了解,好不容易上了道,他怕给吓跑了,言不由衷的道,“好,大孙女,那就委屈你了。”

    他就从来没见过,有谁送钱还像他这样送的憋屈的!

    李柯笑嘻嘻的道,“咱谁跟谁啊,我是你亲孙女是不?替你分担压力,是我该做的。”

    “是,”这要不是他亲孙女,他能给打死,“你就在家多呆几天,带你认识下地方,置这点东西不容易,别三两下给败了。”

    “我可没那么败家,”李柯眼珠子一转,笑嘿嘿的道,“我现在这个厂子就是做的挺不错的,爷,你给外人都投资了那么多,要不给我投资一点呗?

    你别小看了我这个厂子,虽然眼前赚的少,可要是扩张的话,年收益还是有百分三十的,你投一千万就能赚三百万,三年就能回本,多好的事情啊。”

    “我没钱。”李兆坤大声的说完后,朝着门外看了看,低声道,“我就这么点家底,你缺钱找你大伯或者找你老子都行,别打我的注意。”

    给孙女产业,已经够大方了,至于给钱,那是万万不能了,他攒点钱可是不容易,人越老,胆子越小,万一自己哪天不能动了,他得留点钱傍身,儿女们不孝顺,他孤苦伶仃,又没钱,连哭都找不着地!

    总之,养老不求人!

    “那我只能去贷款了。”李柯一边叹气,一边偷瞄李兆坤的脸色,“不多贷,就贷个两三千万就可以了。”

    李兆坤挑着眉毛,瞪着眼珠子,骂道,“傻啊,投胎的地不好找,寻死的地方多了去了,好好的去贷款做什么,银行利息多贵了,别担这个风险啊,完全没有必要。”

    李柯很是认真的道,“我们要想发展壮大,贷款这是必须的了,做生意哪里能一点风险不担。”

    李兆坤挠挠头道,“这样,你不好意思说,我跟你大伯说,咱大孙女做正经事情,不能不支持。”

    “算了,算了,”李柯摆摆手,皱着眉头道,“你别管了。”

    说完转身就走。

    “哎,大孙女,大孙女。。。”李兆坤在后面跟着喊,也没喊住。

    李柯经过李和身边的时候,递了个眼神,李和暗暗的竖了个大拇指,好一个欲擒故纵。

    王玉兰炖了一大锅的老母鸡,李柯只吃了一块,最后粒米未动,说吃不下,就回了家。

    “这孩子多重的心思啊。”李兆坤干着急,“生意现在就差点本钱。”

    李和笑笑,装作没听见。

    李庄这些年发展的很快,可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规律还没改变,九点钟以后基本就处于寂静的状态了。

    而城里的生活才刚开始。

    “婶子,现在没喝酒,钥匙可以给我了吧?”刘善伸手向段梅索要中午被没收的车钥匙。

    段梅冷哼道,“这么晚了,你们还出去?”

    刘佳伟道,“谁外面没两个朋友啊,你放心,到点我们就回来。”

    段梅道,“这样,我找司机送你们过去,你们肯定要喝酒的,醉醺醺的还想开车,门都没有。”

    潘应道,“婶子,有我在,你放心吧,我可不是什么酒鬼,我们开一辆车去,回来我开车,不需要再找司机。”

    “那你们路上注意着点。”段梅想了想还是把车钥匙丢给了刘善,“再这么不靠谱,非让你老子收拾你。”

    “婶子,走了。”刘善晃晃车钥匙,兴高采烈的出了门。

    何舟等人一同上了他的车。

    等车子启动开,坐在副驾驶上的潘应问,“你们真跟顾里约了啊?”

    坐在后面的刘佳伟傲气的道,“我打的电话,他敢不出来,我非剁了他。”

    潘应噗呲笑道,“你就吹吧。”

    刘善道,“怎么能是吹,你当我哥俩这么多年是白混的啊,你瞧好了,这孙子,我得治治他,不然他都不晓得马王爷几只眼。”

    “你很嚣张啊。”也许自己所在学校的生活太枯燥,他突然有点羡慕刘善等人的自在和潇洒,但是并不后悔当初的选择,毕竟人各有志。

    刘善不客气的摆摆手,“一般,一般,世界第三。”

    车子在高架上飞快的行驶,不一会儿在一个出口直下,拐了一个弯后,就在一家灯壁辉煌的会所门口停下。

    “哟,善哥,佳伟哥。”一个人影飞奔过来给拉开了车门。

    “哟,我当是谁呢,这不是正威集团的公子爷嘛,”潘应定睛一看,不是顾里是谁,毫不客气的埋汰道,“这是什么时候应聘来做的门童啊?”

    “美女,咱们也是不打不相识,”顾里很有风度的伸出手,“以后做个朋友?”

    不管他的心里有多不舒服,可是面上还是很恭敬。

    “拿开你的脏手,做朋友,你配吗?”刘佳伟用手里的烟朝他的手烫过去,好在对方躲开了。

    “佳伟哥,你请,”顾里不敢有一点的脾气,他是二世祖不假,却不是傻子,要想继续过眼前这种醉生梦死的日子,千万不能得罪这几个祖宗,“包厢早就定好了。”

    刘善第一个带头进去,他是这里的常客,几个人侍应生立马跑前跑后,围着他转。

    包厢是这里最大的包厢,里面男男女女坐着七八个人,看到他进来,立马把音乐给关了。

    “善哥。。。”

    “刘哥。。。”

    “刘少。。。。”

    “。。。。。”

    纷纷起身招呼。

    “哟。。”刘善坐在几乎堆满香槟、啤酒卡座上,笑嘻嘻的道,“顾里找这么多人装声势啊?”

    他的语气不善,屋子里一下子沉默了,没人敢接话,好半会才有一个扎着耳环,戴着帽子的年轻人道,“善哥,你说笑了,顾哥喊我们来是陪你喝酒的。”

    “陪喝酒?你们够格吗?”刘佳伟说话更是不留余地。

    潘应招呼何舟坐沙发上,从果盘里拿了葡萄,一边吃,一边看热闹,还不时的往何舟嘴里塞两个。

    “佳伟哥,都知道你是情歌小王子,我给你点首张学友的?”顾里恨得牙痒痒,可还是不得不笑脸相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