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7、勉为其难

    “你大伯那么大家业,就够他忙活的了。”李兆坤虽然不清楚儿子的家底是多厚实,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他这点东西,李览是瞅都不带瞅一眼的。

    想到这里,他不免悲哀起来。

    年轻会,他挑个货郎担子,为了挣个几块钱,不说起早贪黑,可是起码是汗流浃背,那真是受罪,现在的孩子,居然连百十万都不放在眼里了!

    “前人修路后人行。”他不禁嘟哝了出来。

    “爷,你说什么?”李柯没有听清。

    “哎,我知道你们嫌弃,都看不上。”李兆坤失落的道,“你说,我不给你给谁啊?”

    “爷,我真的很忙。”她没法子跟爷爷解释电子驱动芯片对国家战略的重要性,没法让爷爷了解世界范围内的集成电路产业技术变革和模式创新正在引发新一轮的兼并重组浪潮,更没法让爷爷明白现在正是成为我国集成电路产业追赶国际先进水平,实现“弯道超车”的重要机遇。

    她的企图,她的抱负,爷爷永远都理解不了。

    “你又赚不了多少钱。”李兆坤一反常态的很有耐心的道,“你听话,你接受了,耽误不了你多少时间,你厂子还可以继续开的嘛。”

    “爷,不是钱的事情。”她很庆幸,出生在这样一个优渥的家庭,从小就受着最好的教育,拥有最好的条件,大学毕业以后,也不用生活奔波,更没有家庭的拖累,甚至还有父母的支持,可以放心大胆的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那我跟你大伯说。”李兆坤此刻不得不承认,自己的威严不如自己的儿子。

    他相信,只要儿子开口,李柯必定是同意的。

    李柯苦笑。

    何舟一觉醒来,第一反应就是看时间,已经是三点多钟。

    懊恼的拍拍脑袋,“我火车票还没买。”

    “急什么,不怕没票。”潘应一边剥桔子,一边道,“买到皋城的,中途补票。”

    “我先去代售窗口看看。”何舟拒绝了她过来的桔子,去卫生间洗了一把脸就要出门。

    “我开车送你。”潘应跟着也到门口穿鞋。

    “你俩慌什么慌,开车慢着一点,”李柯扶着李兆坤站在旁边。

    潘应问,“姐,你们要去哪里啊?”

    李柯道,“我们回老家。”

    出了门口,李兆坤和他司机说了几句话,司机就走了,他对孙女道,“你开车。”

    李柯和潘应的车子一前一后出了小区。

    李兆坤一上车就睡着了,她怕颠簸醒他,就开的很慢,回到家,夕阳西下。

    “我大孙女回来了,”王玉兰高兴地不能自已,急急忙忙的就去抓鸡。

    “奶,多杀两只。”老太太对着院子里的鸡围追堵截,李柯没有上去帮忙,她不会显得她孝心,反而有可能剥夺老太太的快乐。

    王玉兰道,“家里的鸡多的是,你一天吃两只也吃不完。”

    志得意满,溢于言表。

    “大伯呢?”

    李柯左右瞅了一圈,也没看到李和。

    王玉兰道,“你大伯在河边放鹅。”

    “大娘走了吗?”她也没看到何芳的影子。

    “你大娘初五就走了,说学校忙得很。”王玉兰叹口气道,“比你大伯还忙。”

    李柯道,“大娘是校长呢,忙是一定忙的。”

    王玉兰道,“你先回家看看,你老子在县里,钥匙那墙上就是,自己拿去。”

    “好嘞。”李柯拿起钥匙,推着自己的箱子,往自己家方向去,一路都是熟人,本来很短的一段路,硬是用了半小时才到家。

    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锁上门,然后到奶奶那里吃晚饭。

    李和在靠在墙上啃黄瓜,看到大侄女,掰了半截给她,“大侄女越来越漂亮了。”

    “大伯,最近不忙吧。”李柯笑着问。

    李和笑道,“谁看我都像吃闲话的,有什么忙得,倒是你,我听你四姑说,她都经常看不到你,就这么忙?”

    “是啊,嘅产量跟唔上,任务很重,”和大伯聊天的时候,她才感觉到真正的自在,不必咬字嚼舌头说话,她最熟练的还是粤语和英语,“从年前到现在,工作肉紧,每天开OT。”

    李和把吃剩下的黄瓜根往远处一抛,然后道,“既然回来了,就好好说普通话,别偷懒,不然你老子听见了,又骂你说什么鸟语。”

    “中,”李柯笑着道,“这样说对不对?”

    “不对,要扁口,”李和大笑,并且亲自示范道,“要这样,中。”

    “算了,算了,我这已经是很大进步了。”李柯很是骄傲的道,“我有时候说话呢,别人以为我是湘西或者赣南的。”

    李兆坤站在门口,重重的咳嗽了一下,看了一眼儿子,又退回了屋里。

    李和看了看李柯,笑着道,“你爷要把网吧给你,就收着吧,我晓得你在想什么,不用多心,你哥哥也好,弟弟也好,妹妹也罢,没人会计较这点东西,明白我的意思没有?”

    “这不好吧。”她想不到大伯会这么直接。

    “有什么好不好的。”李和抱起地上的茶杯道,“都是一家人,谁差着这点了,听说你眼前手头紧,工厂要扩,研发要追钱?你既然不肯跟家里开口,就把网吧拿过去,也能应付下。”

    说完又往屋里瞄了一眼,低声道,“再跟你透个底,网吧确实是赚,你爷当我不清楚呢,他手里起码存了有上千万,你哄着你爷,他会给你的。”

    “你放心吧,我不会辜负你期望的。”李柯噗呲笑了,狡黠的道,“不把他骗干净,我就不是他亲孙女。”

    大伯,这么一说,她心里定了,如果大伯是计较的,她的姑姑们没有今天,她的父母更不会有今天。

    “那就加油,去跟你爷说说。”李和心里感叹,做儿子的,和做孙子孙女的差距太大,他从来就没能占李兆坤一毛钱便宜。

    李柯笑着进了屋,揽着假装在抽烟的李兆坤的肩膀,“爷,我想好了,不就让我管网吧,勉为其难的答应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