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6、接班人

    “老婶,这可就冤枉人了,”刘善的眼光在酒架子上扫来扫去,最后拿了一瓶国窖,“隆叔回头不能骂我吧。”

    嘴上是这样说,但是还是毫不客气的给启开了。

    段梅道,“酒给你喝,车钥匙交出来,我给你保管着。”

    “有这么不信任我吗,”刘善还是乖乖的递上了车钥匙,朝着潘应和李柯努努嘴,“我自己也不必开,两个女司机呢。”

    潘应道,“我们不能也喝点酒啊。”

    “咱们喝点红酒。”李柯拿了一瓶红酒,给潘应倒了一杯。

    “你的呢?”段梅戳戳在那发呆的刘佳伟,“不是不给你们喝,可别回头喝点酒都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现在酒驾查的严不说,要是有点事情,都不是闹着玩的。”

    最关键的是,她担不起那责任,不管和大壮和老四家处的多好,那总归是人家的孩子,都是各家的宝贝疙瘩,她就得悠着点,不能放任。

    刘佳伟无奈的交了车钥匙,“婶子,我就服气你,这管的也太宽了。”

    段梅道,“我可经不住你老娘埋怨,就你赌钱这事,你老娘还还说是你隆叔给带的,可不能给你娘挑理的机会。”

    刘佳伟被说的哑口无言。

    “来,喝酒,别废话。”刘善把大家的杯子一个个倒满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柯姐,我敬你一杯。”何舟同李柯举杯。

    “多吃菜,少喝酒,”李柯笑着道,“可惜你要开学了,要不然,你能在家多喝几顿。”

    “下次有机会的。”何舟笑笑。

    众人觥筹交错间,门铃响了。

    “这会能是谁啊?”段梅按下大家,自己亲自去开门,打开门口后,看到公公李兆坤带着司机站在门口的时候,也不禁愣了愣。

    “爸,你这会怎么来了。”她没有得到李兆坤要来的消息。

    “我大孙女回来了,我怎么能不来!”李兆坤穿着鞋直接进了屋,留着司机在后面慢慢的换鞋。

    “爷,你这是从家里来的?”李柯挽着他的胳膊,亲昵的道,“我下午就准备回去的,没必要大老远再跑一趟的。”

    “都出息了,一个个过年都不回家,”李兆坤的气愤至今没有平息,“哼,我得来求,你才能回去呢。”

    “别生气啊。”李柯把他拉到椅子上坐下,“喝点酒呗。”

    “不喝。”李兆坤说完这句话就后悔了,忍不住嗅嗅鼻子,酒实在太香了。

    “给你爷倒满。”段梅嫁到李家二十来年,哪里能不了解自己公公,把杯子放到杯子上,招呼小闺女给倒酒。

    “爷,你慢着点喝。”李柯把倒满酒的酒杯放到了李兆坤的跟前,耐心的解释道,“我工作忙着呢,年底的时候,厂子里接了一个大单,加班加点生产才能保证完成任务,工人都没回家,你说我还是做老板的呢,我要是回来了,这人心就散了。”

    “真就这么忙?”李兆坤冷哼一声,就要端杯。

    “大爷,我给你碰一杯。”刘善端起来杯子,要同李兆坤喝酒。

    “年轻会我喝你三个这样式的。”现在,李兆坤喝酒只敢抿一口,再也没有一杯干的勇气了。

    刘善附和道,“那是,那是。”

    李兆坤的酒量在李庄是传说,刘善自然不认为他是吹牛。

    李柯笑着道,“你要不信,可以问四姑啊,春节她要接我去她那过年,我都没多少时间,你孙女我现在是以事业为重。”

    李兆坤不屑的道,“一年才挣几个钱,这么累,你还是早歇了吧。”

    尽管年龄大了,身体也不怎么好,李兆坤还是一个人喝了二两。

    喝完酒,他往院子里的躺椅上一趟,晒着暖洋洋的太阳,接过孙女递过来的茶壶,眯缝着眼睛,像睡又没睡的样子。

    “爷,冷不,我给你拿个毯子?”李柯蹲在他旁边,见他要点烟,就夺了过来,轻声细语的道,“你身体不好,以后少抽烟少喝酒。”

    “奶奶个熊,就你管的宽。”这要是别人夺了他的烟,他早就发火了,可是谁让这是自己的亲孙女呢,他抿一口茶,然后道,“我听你奶说,你那个破厂子,一年才挣个500万,抛出人工,租金,乱七八糟的成本,一年不到100万?”

    “差不多吧,明年就能收回投资的本钱了。”李柯同哥哥李沛不一样,哥哥是不愿意借助家里,完全的依靠自己单打独斗,有了自己的一番事业,而她呢,却是依仗父母,老娘给拿了本钱,开了一个厂子,现在做的有声有色。

    李兆坤支起身子,小声的道,“带你去我那网吧看看,回来吧,爷都给你。”

    “爷,我外面走不开。”李柯苦笑,这是爷爷不止一次在她面前谈起接班的事情。

    “有三家网吧呢,一年少说都挣四百来万!”李兆坤真的急了,他这些年投资这个,投资那个,最终能挣钱的,只有网吧,眼前自然也就一心扑在网吧上面。

    但是,他却面临着找接班人的问题,儿子闺女都是家大业大,根本就看不上,听都懒得听他废话,再说,没有一个是孝顺的东西!

    他也不想给他们!

    至于孙辈们,杨淮是外孙,他疼归疼,总归是外孙,他没糊涂到给外孙的地步,李沛这崽子眼光挑,李览是个棋呆子,李怡还在读书,能接他班的只有一个大孙女了!

    “这么多?”李柯倒是惊讶了,在她的观念里,她爷爷做啥啥不成,所以对他的所谓投资很少关注,决然没有想到,一年能挣这么多!

    “是啊,你以为呢?”李兆坤得意的道,“你大伯还有你爸他们都不知道,我就跟我大孙女说,你听话,回来,都给你。”

    李柯道,“你给小览呗。”

    爷爷的产业都是大伯给出钱整出来的,给李览自然是顺理成章。

    至于她呢,对网吧有兴趣没兴趣先不说,爷爷有儿子有女儿,还有其他的孙子孙女,不管是这些产业是赚钱,还是赔钱,是多还是少,她这么莫名其妙的接手算怎么回事?

    怎么轮都轮不到她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