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5、满地残

    李柯笑着道,“听说光是追你的都拍着长队了,你还得用我介绍?”

    “谁说的!完全是胡说八道。”潘应急忙分辨道,“我非撕烂他嘴!”

    “好事啊,”段梅在旁边插话道,“这么漂亮的姑娘要是没人追,那才叫有问题呢,有人追,那才叫好,我们替你高兴。”

    “才没有呢,李柯姐才漂亮呢。”潘应站在李柯的面前,突然生起一股自卑来,论身材,论长相,她都是不输李柯的,但是,却有一种难以言状的东西,让她觉得她不如李柯,尽管没法用数学方法量化一下所谓的漂亮程度。

    “停!”李柯立马打住她的话头,“小妮子,这可不是你性格哦。”

    “姐,对你我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潘应笑呵呵的道,“我对你的敬佩之情真的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说人话。”李柯一边泡茶一边取笑道,“我记得你以前可会唱反调了,我说东呢,你偏说西,逆反心理很严重的。”

    潘应不客气的端起一杯茶,笑着道,“谁没个青春期啊。”

    何舟一直闷头发企鹅消息,手机不停的嘟嘟响。

    李柯笑着道,“话说我还没企鹅号呢,用MSN习惯了,改不过来。”

    何舟摇头道,“什么MSN,太难用了,好有关系建立不起来,我都不知道找谁聊天,而且很多细节上很不友好,手机登陆半天都登陆不上,反正对我这种学生来说是鸡肋。”

    李柯笑着道,“反正在国外用的挺普遍吧,有时间我也学着用企鹅。”

    “嗯,企鹅挺好用的,反正MSN在国内应该很难推广开。”何舟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现在很多的观点都是来自他老子的笔记本,因为他老子在笔记中断言,不尊重中国用户习惯的外国互联网公司注定在中国是没有前途的。

    “哟,都当上预言家了。”李柯笑着道,“你为什么这么想?”

    何舟认真的道,“你看谷狗都跑了,MSN离跑路也没多远了。”

    李柯道,“你说的可能是对的。”

    何舟道,“我就是瞎扯的。”

    “这可不是瞎扯,因为我大伯也是这么说的。”李柯笑着道,“何况,现在国内用MSN的越来越少了,企鹅势大,背靠微软也没用。”

    “李和叔也是这么想的啊?”何舟很纳罕。

    “是啊,我大伯向来是算无遗策,眼光呢是有名的准,”李柯很骄傲的道,“我最佩服的就是他了。”

    段梅和潘应在厨房做饭,李柯同何舟随意说了两句之后,就去厨房帮忙了。

    只留下何舟一个人在客厅看电视。

    挨近十一点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

    “在梅婶子家。”

    起身去开门,出去一看,刘善和刘佳伟等人的的车已经停在了门口。

    刘善道,“靠,你们会跑啊,到这来蹭吃蹭喝了。”

    何舟道,“梅婶做的好吃。”

    刘善一进屋,猛然看到李柯,吓了一跳,正忙不迭的想跑,却被一声厉喝给止住了。

    “你这耳朵不提提是不是不灵光啊?”李柯提溜起他的耳朵,一边拽一边道,“见我跑什么跑啊?”

    “姐,姐,你轻着点,我想你回来了,空着手来的,不好意思,准备出门备点东西再进来。”刘善弓着腰被拖到了沙发上,“疼啊,求你。。。。。你放开行不行,我保证不跑!”

    李柯抱着胳膊道,“你小子现在胆子这么肥了?”

    “这是怎么了这是?什么仇什么怨啊?”刘佳伟同何舟一样,在一旁幸灾乐祸的看热闹,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李柯冷笑道,“也没什么事,就是把我家里的钢琴给我弄坏了而已。”

    “哦。”何舟望了望放在墙角的钢琴,并没有当回事。

    “切。”刘佳伟同样不以为意,“上次刘善正准备找人修的,结果忘记了。”

    “是啊,姐,你要是不满意,我给你买一架就是了。”刘善的耳朵一直被这样揪着,一动都不敢动。

    “买?你买得起吗?”李柯不禁加大了手上的力道,“这架钢琴是约翰·列侬在1970年作为礼物送给他妻子的一架台式钢琴。

    钢琴本身便宜的很,最贵重的地方在于上面有列侬的签名,后来,列侬用它创作出了他的成名曲《想象》。”

    “列侬用过也不能说明什么啊。”刘善叫屈,“我只是随便弹了首《菊花台》,谁能想到就这么坏了,不经使啊。”

    “说明什么?这是我小姑姑送给我的18岁生日礼物,”李柯咬牙切齿的道,“知道花了多少钱吗?”

    “多少我都赔,行不行啊,我的姐!”刘善熊了。

    “真赔?”李柯突然笑了。

    “赔!铁定赔!”刘善很肯定的道,“我送你一架斯坦威,还不行吗?”

    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潘应,同情的看了一眼刘善,缓缓的道,“小琴姑姑买这架钢琴的时候,好像花了800万。”

    “800万?”

    何舟和刘佳伟等人简直不敢置信,齐刷刷的望向李柯。

    李柯道,“你以为你几万块钱就能打发了事了?”

    “嘶。。。”何舟倒吸一口凉气,有点被吓着了。

    “800万,讹人呢!”刘善不乐意了,哪里有这么贵的钢琴。

    “要不要我给你谷狗一下当年的拍卖新闻?”李柯拍拍脑袋,“哦,对了,拍卖行给的文件都还在呢,要不要我找出来给你看看?”

    “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刘善径直耍起了无赖。

    “喂,吃饭了,别闹了啊,”段梅端着一手端着一盘菜,“别愣着啊,桌子收拾收拾吃饭,一架破钢琴,稀罕成宝贝了,按我说,你搬回来的时候,我嫌弃他碍事,占地方呢。”

    “有时间再找你算账。”李柯没奈何放开了手,帮着老娘收拾餐桌。

    “婶子,你圣明!”刘善揉揉耳朵,就帮着段梅进厨房端菜,“就为了一架破钢琴,她就敢这么欺侮我,你可得替我做主。”

    段梅笑着道,“可拉倒吧,你可不是好货,你老子揍你揍的轻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