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3、不甘心

    “谁让他惹着为了,他活该呗。”潘应仰躺在沙发上,吃了块饼干,接着道,“没给他砸了,已经是够客气了。”

    “你给潘叔打个电话吧。”何舟想了想道,“能开这种豪车的人,家庭背景不会太简单,悠着点最好。”

    “我就是这么好惹的了?姓何的,你不帮我也就算了,怎么还涨他人志气,灭我威风?”潘应气鼓鼓的道,“你要是敢乱打小报告,我跟你没完。”

    “我没有灭你威风的意思,潘叔还有李隆叔、大壮叔他们交游广阔,说不定你砸车的那家人,和他们都是熟人,万一有什么生意上的往来,这就有点添堵了。”

    别孩子们到时候互相闹脾气,最后让大人们为难。

    “你倒是想的挺多的吗?”潘应诧异的看了他一眼,想不到他能想的这么多,“不过呢,我爸主要是搞证券的、做点投资,和省里的牵扯不多,至于大壮叔、还有你老娘那边就说不定了。”

    “那你看着办,”何舟看了看手机,“你要拿什么东西,赶紧快一点,你再不送我,我自己坐公交车了。”

    潘应撇撇嘴,“这有什么好着急的,你火车不是三点钟的吗?现在才11点,刚好是午饭时间,说吧,想吃什么,日苯料理,泰国菜,还是印度菜,随便选,不用跟姐客气,中午姐请你。”

    “谢谢喽,”何舟笑着道,“门口有什么饭店,咱们随便吃一点得了,我可没那么挑剔,有的吃,我就阿弥陀佛了。”

    “呐,给你机会,你没要的,”潘应起身道,“你坐一会,我上楼收拾完东西就下来。”

    “那速度一点。”何舟把一瓶绿茶喝完,感觉还有的渴,径直去开了冰箱,又拿了一瓶。

    他刚准备坐下,传来一阵急促的砸门声。

    朝着猫眼看了一眼,外面站了四个人,二男二女,其中一个年轻人在用脚砰砰的往门上踹。

    他猛地拉开了门,年轻人一脚踹空,一头扎进了屋里,哎呦喂一声,摔了一个狗啃泥。

    “顾哥。。。”

    “顾总。。。”

    另外三个人赶忙进屋,把那个年轻人给扶起来。

    “你他娘的故意的!”年轻人一手扶着后腰,一手指着何舟骂,“疼死老子了!”

    “我就是故意的。”何舟从来都是实话实说,不说谎话!

    “你。。。”年轻人被何舟的实诚整的有点措手不及,“你们划了我的车不说,现在还敢伤我!”

    “顾总,你没事吧。”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不停的帮着他揉前揉后。

    “你试试有事没事!”年轻人还是疼的龇牙咧嘴。

    “你知道我们顾总是谁吗?你敢伤我们顾总?”另外一个戴着鸭舌帽的中年人指着何舟道,“这事不能就这么了。”

    何舟无奈的摊摊手,“你们敲门,我开门,谁能想到你是用脚踹啊?这也能怪我啊?”

    他装作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搜搜,看看那个臭娘们在哪里!”被称为顾总的年轻人冲着鸭舌帽喊,“我跟他没完!”

    “这里可是私宅。”何舟拦住鸭舌帽的去路。

    “我忘了,你跟那个娘们是一路的。”顾姓年轻人,对着何舟冷哼道,“识相的,赶紧让她出来,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恰在此时,潘应换了一身粉色的风衣从楼上下来了,她对着顾姓年轻人道,“咦,不是说要告我吗?怎么你亲自来了?”

    看着面容精致的潘应,年轻人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然后脸上一变,恶狠狠的道,“是你划了我的车?”

    “能不能问点新鲜的?”潘应噗呲笑道,“别尽说些有的没的。”

    “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顾,顾里,”年轻人理了理套头衫,故作绅士的道,“你应该听过吧?”

    “没有。”潘应摇摇头,她真没听过。

    “我父亲叫顾顺,你不可能没听过吧!”说完得意的看了一眼何舟和潘应。

    “正南集团?”潘应愣了。

    “怎么?怕了?”顾里不禁冷哼一声,“实话跟你说,钱不钱的我所谓,不赔钱就不赔钱,不差那点,但是,今天,你必须给我一个道歉,我是有教养的人,不跟你一般见识。”

    “想多了吧?”

    被那双色眯眯的眼睛盯得浑身不舒服,她讥笑道,“那你知道我父亲是谁吗?”

    不就拼爹吗?

    谁怕谁啊?

    “潘广才在这里我都不怕,何况是你。”顾里嘴上虽然不屑,可是心里还是有点犯嘀咕,要不然他一进屋就得动手,一个女人他还能收拾不了?

    “说话注意着点,别这么没礼貌。”何舟拉住潘应,皱着眉头道,“要是潘叔叔在这里,我真不信,你有胆子说这种话。”

    其实他也理解,潘广才不是做实业的,在省里也没什么产业,影响力在一般人眼里很低。

    “这里没你什么事,一边站着去。”顾里不耐烦的顶了一句何舟。

    潘应指着何舟,笑着问顾里,“你知道他是谁吗?”

    “谁知道是哪个旮旯冒出来的?”顾里白了一眼何舟。

    “那你知道他母亲是谁吗?”潘应接着问。

    他老子太低调,镇不住人,但是她不介意去把何舟老娘抬出来。

    何舟淡淡的道,“我母亲叫何云飞。”

    招娣自从做生意后,深切感觉到了自己姓名带来的不便,坚决改了名字,虽然在熟人间还是招娣招娣的叫着,但是,生意场上都知道何云飞的大名。

    “百舟集团的?”见何舟点了头,顾里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何舟道,“我想你父亲应该是认识我母亲的,大人们都那么忙,咱们做子女的就不用给添麻烦了吧?”

    “算你走运!”顾里放完狠话,转身就走。

    走的很不甘心。

    “看来何婶子的招牌很好用啊。”望着顾里气急败坏的身影,潘应哈哈大笑。

    何舟的电话突然响了,接起来一看是刘善的。

    “奶奶个熊,给你发那么多条信息,你一条也不回啊?”

    “刚刚这么有点事耽误了。”何舟把顾里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

    “是那龟儿啊!”刘善气笑嘻嘻的道,“跟潘应说,我明天回省城,请我吃饭,我收拾顾里这小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