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2、划车

    ”昨晚到家就睡着了,本来想看会书的,结果啥都没干。”车里的暖风打开了,何舟感觉有点闷,就把车窗给打开了,“关点吧,反正也不冷。”

    “随便你啊,我所谓的。”潘应顺手又关了暖风,公路上的渣土车渐渐多了起来,她超了一辆又一辆。

    ”你可悠着点,不行就我来看。“何舟还是想把小命掌握在自己手里,对潘应的车技没有一点儿的安全感。

    “我再不好,也比你强多了,你拿过驾照之后,就没开过车,”潘应笑着道,“没事也摸摸车,别到时候手生了。”

    “我拿的可是B照,连大卡车开起来都没问题,“何舟把胳膊搭在车窗上,笑着道,”一拿到驾照,首先就是在货源站练的手,一点儿都不怵。“

    “那也不能代表什么。”潘应淡淡的道,“你还是要多开,有手感才行。”

    “你这是往哪里去?”车子拐过两道路口之后,何舟才发现潘应跑错了方向,眼前这条路既不是往大学城去的,也不是往火车站去的,“你不会是迷路了吧?“

    女人没有方向感,他觉得很正常。

    “先我回家,我拿点东西。”潘应再次减慢了速度,然后道,“你不是下午的火车嘛,耽误不了你,你放心吧。”

    “早知道就不和你一路了。”何舟有点后悔。

    潘应道,“你要感谢我男朋友,要不然,谁稀罕带你啊。“

    “你有男朋友了?”何舟诧异的问,他压根就没听过这个消息。

    “就是因为我没男朋友,我才肯浪费时间和你磨蹭,要不然,我这会肯定正和我男朋友在一起呢,根本就不会有你什么事情。“

    “你赢了。”何舟朝她竖了一根大拇指,然后不再搭话,闷头玩自己的手机。

    潘家的宅子位于大蜀山,是一座纯独栋式的别墅区,环境非常的好,平常除了潘应,基本没有人来住,她哥哥嫂子虽然也在省城,可是都有自己的窝,很少来这里。

    她拿出钥匙开了门,何舟跟在后面,在地上捡了一块钱,“啥家庭啊,一块钱都不当钱。”

    “你真说对了,现在的钱真不算钱,”潘应从冰箱里拿了一罐绿茶丢给他,“记得小时候那会,一块钱能买很多东西呢。”

    “只有你们这些成功人士才有资格缅怀过去啊,”何舟笑呵呵的道,“明天的包子钱是有着落了。”

    说完揣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潘应正要回话,这会门铃响了,她去开门,门口站着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潘小姐,你可回来了,刚才听保安说看到你车子了,我就赶紧来了。”他对着她点头哈腰,笑的脸上的肉都堆在了一起。

    潘应看了看胖子胸前的铁皮铭牌,然后问,”你是物业的?“

    “是的,是的。”中年人忙不迭的道,“我是这里的物业经理,我姓熊。”

    “熊经理,你找我有事?“潘应好奇的问。

    “是这样的,潘小姐,年前不是有一辆车停在你这门口吗?那辆车。。。。”

    “哦,我还给留了言。”潘应直接接了话,没给对方说话的机会。

    “潘小姐,那上面可是都是划痕。。。”

    “我干的。”潘应抱着胳膊笑着道,“当时没带纸和笔,就用的车钥匙。”

    “潘小姐,你瞧瞧这事闹的。”

    熊经理应对的有点仓促,他想不到潘应会承认的这么爽快,他们也是通过监控才知道,是潘应划的车。

    “天天堵在我门口,我给个警告不能啊?”潘应反问。

    “那辆跑车全省只有这一辆,就是掉个油漆补起来都要几万块钱,现在两条杠。。。。”看着潘应那冷冷的眼神,熊经理突然说不下去了。

    “你意思是来找我要赔偿的?”潘应笑了。

    “不敢,不敢,”熊经理讪笑道,“都是一个小区的,以后大家抬头不见低头见,我觉得还是谦让一点好,对方车主之前就要报警的,我好说歹说,这才给拦了下来,以和为贵,以和为贵。。。”

    潘应问,“照你这么说,我还得谢谢你喽?要不然,我现在肯定是蹲大狱,灌辣椒水喽?“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熊经理赶忙分辨道,“我的意思是哪怕再气愤,也不能划车,有什么事情可以好好说。”

    “我在沙发上躺一会,有什么事情喊我。”何舟打着哈欠,他没心情听潘应和人家扯这些无聊的事情,划车就划车了,他相信潘应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要是冷,进屋拿个摊子,或者干脆进屋睡得了。”潘应叮嘱完何舟,回过头对着熊经理冷冷的道,“好好说?我之前没有好好说吗?

    那辆车,我也知道是好车,可要是真爱惜,就停到自己家车库就是,去年一年,基本都是堵在我家门口,我当时是不是跟你们物业反映过几次?

    可是有谁理会过吗?“

    “抱歉,抱歉,这是我们工作上的失误,一定会积极改进。”熊经理避重就轻的道,“但是,潘小姐,你也理解,能在这个小区住的,都是非富即贵的,我们不能有一点错处,所以这事情就多了,像停车这种小事情,自然就往后压了压,你见谅。”

    “也就是说,别人都牛逼,就我最底层,活该让人家的车子堵在门口,我进不去出不来。”潘应没有给他好脸。

    ”潘小姐,我真不是这个意思。“

    熊经理哭丧着脸道,“我是谁都惹不起啊,顾先生的意思是,他的车子划了就划了,可这损失,你这边得多少意思意思。”

    潘应指着不远处的一栋别墅道,“那家原来姓顾啊?我以为叫什么阿猫阿够呢。那个车主我可是不止见过一次,我之前就跟他说过两次,我说我家门口窄,不要停在我家门口。

    他倒是好,对着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屡教不改,天天乱停车,听我家车位我也就认了,关键他感觉他不得了,他就偏偏故意停我门口。

    他是我儿子,我这么惯着他?

    这次还停,我要是再这么客气,他以为他是谁了呢。“

    熊经理提醒道,“故意毁坏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都是要担着法律责任的。”

    “熊经理,你没这么幼稚吧,这些话也就吓唬吓唬孩子,”潘应大笑着摆手,“去吧,你千万别拦着,让他去告去吧,他愿意打几年官司,我就陪他打几年官司。”

    她从来还听说过因为划车判刑的,即使最后真迫不得已赔点钱,她也得先跟对方耗上点时间,让对方明白,她的钱不是那么好拿的。

    “潘小姐,那真不调解了?”熊经理又确认了一遍。

    “不调解,有能耐直接让他走法律程序。”潘应强硬的很。

    熊经理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那要不要和潘总商量一下?”

    他顾忌的潘广才,对潘应根本就不在乎。

    “那你一开始就直接找我老子商量是了,还来找我干嘛。”潘应啪嗒关上了门,看何舟正躺在沙发上睁眼看着她,就问,“你还没睡着?”

    何舟笑着道,“我怕你成为因划车被追究刑事责任的第一人,那可是限量版的阿斯顿马丁,你也敢下手。”

    ps:不想多诉苦,改天开单章哭。因为在南浔出差,身边就带一台笔记本,还坏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