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0、吃土

    

    何舟把钱揣口袋就要走。

    “等下。”招娣又突然喊住他。

    “太后,你尽管吩咐。”

    只要让他出去,他没有不从的。

    “别太早高兴地太早,”招娣狠狠心道,“这是你开学的生活费,输没了的话,你开学自己看着办。。。”

    何舟信誓旦旦的保证道,“我老尽管放一百个心,就是吃土也不抱屈!”

    说的毫不犹豫,没有一点儿拖泥带水!

    谁还能没点私房钱

    “别整天油腔滑调的,没个正行。”招娣虽然是骂的,可是脸上笑的很开心,叮嘱道,“给你定个时间,不管输赢,一点钟之前给我回来。”

    “得令!”何舟一阵风似得跑了。

    怪他没问清楚地址,先跑到刘佳伟家居然跑了一个空,当刘佳伟老娘告诉他在潘广才家鱼塘的时候,他才急忙掉转方向。

    跑出村子,没了路灯,到处黑灯瞎火,没有带手电筒,他只能把手机的电筒给打开了,慢慢的往鱼塘走。

    刚走上河坡,远处的一个手电筒就朝着他上下晃,他用手挡住眼睛,关闭手机电筒,大声问,“谁哪,拿个破手电乱晃什么。”

    农村为了在晚上抢场、收谷子方便,现在用的都是矿上用的强光矿灯,照在眼上并不好受。

    “胆子挺肥的啊,说话这么冲。”

    “悠悠姐。”何舟听出来了吴悠的声音。

    吴悠笑着道,“你老娘肯放你出来了”

    何舟得意的道,“就我这三寸不烂之舌。”

    “少吹牛,”吴悠没好气的道,“当我不知道呢,你老娘要是不同意,你说破天都不顶用。”

    何舟讪笑道,“他们打牌,你不压一点啊,你回来干嘛”

    吴悠道,“没意思,你要去就去吧,大壮叔现在正走背呢。”

    “哎,还是来迟了。”何舟仰天长叹,“损失惨重。”

    “要不要我赞助你一点本钱”她知道他手头不宽裕。

    “不用了,你慢着点回去。”他加快了脚步。

    等他到了鱼塘的库房,里面早就聚齐了一大帮子的人,围着一张长条桌下注,他终于知道为什么要选择这里了,因为只有库房才能容纳这么多的人。

    刘大壮居正北,一个人独自占着一角坐庄,面前一大摞的钱,发牌的同时,还不忘找钱给大家。

    刘善、刘佳伟等人面前的钱虽然不及刘大壮的壮观,可是一个个面色赤红,看来是赢得不少。

    甚至他小舅舅都是喜笑颜开。

    看来都是赢了,何舟后悔的肠子都青了,来得太晚了。

    潘应看到何舟过来,赶忙把自己的位置让出来,咋咋呼呼的道,“你上,你上。”

    慑于她老子的威势,她只敢在旁边看热闹,下注是不敢的。

    “看我的,”何舟把自己的五百块本钱掏出来,往桌子当中推了一百块,对着刘大壮道,“一百。”

    刘大壮不屑的道,“压中间放就行,说了不算数,我看你放的,管你多少,我搂多少。”

    “看你有没有本事喽。”何舟一边抄牌,一边不客气的道,“非让你输的尿汤。”

    赌场无父子,何况是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便宜叔叔。

    潘应低声问,“压的太少了吧,我借你,赢钱咱俩平分。”

    “瞧瞧什么叫四两拨千斤。”人家老子就在旁边站着,何舟哪里敢拖她下水。

    开局他手气就不错,抓了一对二,暗喜,加钱,开牌,赢了500。

    第二局,闷了一圈,看了牌,5、6、9花,信心膨胀,面前所有钱一推死磕到底!

    一开牌,刘大壮jqk顺花,通吃。

    “老侄,一边凉快去吧。”

    何舟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钱都被刘大壮搂走了。

    痛心疾首,前后都没五分钟的功夫。

    “哈哈。。。”看着何舟吃瘪的样子,潘应大笑。

    “笑什么笑。”没钱了,何舟只能从桌子上退了下来。

    出了仓房,刚把烟叼在嘴上,就被人从旁边给扯掉了。

    “不准再抽烟!”潘应得意的晃晃手里的烟,“你本来没烟瘾的,别给学会了,没好处。”

    “不抽又不会死。”何舟无所谓,这根烟本来就是他从桌上顺手顺过来的。

    “这么想就对了。”潘应夸赞道,“不准跟佳伟他们学,学不来好。”

    何舟依靠在墙上,笑着道,“这话说出来也不怕佳伟伤心,人家没招你惹你。”

    “喂,别好心当路肝肺,我可是为你好。”

    “谢谢你了。”何舟拖着声音,很是无奈。

    老娘也是这么跟他说的,而且这话是从小听到大,耳朵都磨出了茧子,大概是出于逆反心理,实在不愿意再从别人的嘴巴里听见这句话。

    潘应道,“开学一起走呗。”

    何舟道,“你是去省城,我是去汉口,不是一路。”

    躲都来不及,哪里还敢再继续黏糊在一起。

    潘应问,“你不是要从省城坐火车吗”

    何舟道,“你开学比我晚啊,我后天就走。”

    潘应道,“我准备提前走,冬天潮湿,估计被子都发霉了,我要提前去晒晒,所以你要是后天走,就能跟你一起了。”

    “那看情况吧。”何舟拍拍干瘪瘪的裤口袋,“走了,明天见。”

    这一晚,心里在哭泣,慢慢长夜,实在无心睡眠。

    第二天一早,在老娘的指示下,开车陪着二姥姥上街买了几十只鸡崽子。回到家帮着老太太扒拉麦秆铺鸡筐,没精打采。

    老太太问,“昨晚输了多少”

    “没多少。”何舟不好意思的笑笑。

    老太太忧心忡忡的道,“可千万不能沾赌,你看看那俩狗东西有好没好,因为贪赌。”

    “没事,心里有数呢,我就是打着玩的,平常不玩。”

    “那就好,”老太太回了屋,转身回来,手里的小钱包打开,拿出来二百块钱递给何舟,嘴里还不停的念叨道,“开学了,拿着,你老娘也真是的,家里又缺那俩钱,非这么克扣你干嘛。”

    “姥,你自己拿着吧。”何舟很感动,从小到大,二姥姥没少给他钱,以前不懂事,接着也就接着了,大不了瞒着老娘,可是现在却是不能这么做了,“我自己有钱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