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4、胡说

    在他们这个小圈子里,是个人都知道刘善在追石玲玲,只是石玲玲对刘善不感冒罢了。 。

    潘应道,“刘善自己又没本事追,还是你下手比较靠谱,不要资源浪费。你说,你年纪轻轻的,就开始瞻前顾后了,这以后可怎么办。”

    他也明白何舟的顾虑,女孩子到处都是,何必对着朋友看中的女孩子下手。

    “越说越不靠谱了,”何舟摇摇头,“我喜欢开朗活泼一点的。”

    潘应问,“真的?”

    “比真金还真。”何舟点点头。

    “你要找活波的?”潘应再次确认。

    “当然。”何舟很肯定。

    “例如我这样的?”潘应冷不丁的问。

    “咳咳”何舟差点被烟呛着。

    潘应得意的问,“是不是说中你心思了?不必这么胆小,要是喜欢姐都没事,像你这种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追的人太多了,多你一个,姐也不稀奇。”

    “我是被你吓得。”何舟涨红着脸道,“我是喜欢开朗的,可不喜欢这么凶的。”

    “你敢说姐凶?”潘应立马举起拳头。

    何舟吓得立马就跑。

    “你给我站住。”潘应紧追不舍。

    众人哄然大笑。

    刘善的眼睛一直盯着石玲玲不放,她刚刚主动找何舟说话,他的心都是提着的。

    周韵拍拍他肩膀道,“你真没出息,喜欢就去说啊,不说人家怎么知道?”

    刘善强撑着道,“谁说我喜欢她了!”

    周韵瘪瘪嘴,“是个人都看得出来。不过呢,我劝你少做无用功,人家明显对你没感觉。”

    “管你什么事。”刘善像战斗失败的公鸡,耷拉下脑袋。

    “二十岁的人了,应该学会吃喝嫖赌,不应受爱情的苦。”周韵个子比他低很多,但是还是强行踮起脚,揽着他的肩膀道,“你这么有钱,还能差姑娘?”

    “说的不像样了!”刘善被这样紧挨着,肩膀接触到了对方胸口软软的东西,一紧张,见状很气恼的甩开她的手,“我不是那么没品味的人!”

    “不用这么气急败坏吧?”周韵继续贴上去,拉着他的胳膊问,“实话实话,你是不是还是处男?”

    “怎么可能”刘善急忙扭过头。

    周韵悠悠的道,“你真是丢富二代的人”

    刘善冷哼一声,不再搭理她。

    说话间众人已经到了ktv门口,这边是边梅的产业,周韵找服务台要了一个最大的包厢,径直带人进去。

    服务员搬进来一筐一筐啤酒和一瓶瓶香槟、红酒,零食、果盘,潘应拿着话筒大声的宣布道,“说好了,今天不醉不归。”

    “谁走谁是王八蛋!”

    “喝死拉倒”

    “”

    其他人纷纷附和。

    一时间,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聊天的聊天,二十多个人在一个包厢里,热闹非凡。

    何舟同旁边的人喝完三瓶啤酒,才感觉裤口袋里的手机震动,掏出手机,一不小心滑到了地上。

    捡起来,幸好诺基亚抗摔,没坏,这是他考上大学那年,老娘送给他的奖励,诺基亚n96,双向滑盖设计,2。6英寸显示屏,最牛的在于,他首次采用了800万像素蔡司认证镜头。

    当时的最新款。

    他再次联想到老子对移动通讯工具的预测,未来是智能通讯工具的时代。

    对着屏幕定睛一看,三个未接来电,都是老娘打过来的。

    他走到安全通道的楼底口回了电话,“喂,妈。”

    “跟她们去玩了?”招娣问。

    “是啊,杨淮,李沛我们在一起。”何舟没有丝毫隐瞒。

    “家里钥匙带了吧?”招娣接着问。

    何舟道,“带了。”

    招娣道,“那差不多就回家,别玩太晚。”

    “知道了,妈,我差不多就回家,你也早点睡吧。”何舟摁了电话。

    “你是个乖宝宝啊。”

    “哦,你不唱歌啊。”何舟回过头发现是潘应。

    潘应道,“我一看你出来接电话就知道是你妈,怕她责怪你,就想出来帮你接个电话解释一下,看来是白担心了。”

    何舟笑着道,“我妈没你说的这么吓人,不过肯定没你爸这么心大,放心你一个女孩子三更半夜的出来玩。”

    “女孩子就不能出来玩了?”潘应没好气的道,“再说,听说跟你们一起出来的,我爸有什么好担心的?”

    何舟笑着道,“说的也对。”

    要是真有什么事,他们这些人就是拼死,也不会让潘应出事。

    潘应问,“你谈女朋友没有?”

    何舟道,“女人这种稀有动物怎么可能在军校出现。”

    潘应道,“我给你介绍一个?我们学校美女多,一定给你介绍到你满意的。”

    “搞异地恋,你饶了我吧,”何舟摆摆手,“可没那么多功夫。”

    潘应笑着道,“那进去吧,别让他们再找过来。”

    回到包厢,已经有好几个人人躺在沙发上睡觉。

    何舟再次喝完五瓶啤酒,喝累了,就唱了一首歌,唱完就把话筒交给了周韵。

    去了卫生间,洗了一把脸,看看手机,已经是11点多。

    走廊里遇到刘佳伟,问,“我走了,你怎么说?”

    “这才几点?”刘佳伟不乐意走。

    何舟拍拍他肩膀道,“那我就不再进去了,告诉他们一声,我先走了。”

    出了ktv,冷风冲过来,脑子一下子就清醒了,索索脖子,把衣服紧紧,朝着出租车伸出的手刚举起来又落了下来,省一毛钱算一毛钱,反正家离这不远,走路算了,还能暖和暖和。

    一路小跑,朝着家的方向。

    七拐八绕,跑到家门口,气喘吁吁的停下,没急着开门,反而先看了下手机,“这么点路跑了二十分钟,奶奶个熊,退步了。”

    拿出钥匙开门,还是记忆中熟悉的小院,他是在这里长大的。

    没有急着洗澡刷牙,而是先烧了开水,把茶泡上了,他喜欢喝茶,家里的茶很好,他就趁着寒暑假就可劲糟,一回到学校就没这条件了。

    从浴室出来,光着膀子,躺在躺椅上舒服的抿了一口茶。

    喝完茶,就打着哈欠上了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