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147、避其锋芒

    李览原先每天早上是随着他老子一起起床晨跑,偶尔他老子赖床,他也就作罢了,但是自从跟着邱亮学散打以后,他起床时间很准时,不管刮风下雨,寒暑秋冬,都是在五点钟起床,很有规律。

    对于儿子学散打,何芳还是很有意见的,一方面是因为散打没有舞蹈有美感,也没有武术套路看着唬人,鲤鱼打挺、闪转腾挪,都很有观赏性,另一方面,她觉得散打有点过于暴力,家里没事冲着沙袋踹两脚、形成了习惯性之后,看到外面的树都想踹两脚,万一儿子哪天心情不好了冲着人咣当踹两脚……

    这画面太美。

    她不敢想象。

    不过好在有一点令她欣慰,儿子还没有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征兆,儿子还是有点偏瘦,小胳膊小腿没有几两肉,可脑瓜子很灵活,她再也不用为他的成绩操心了。

    她道,“那也多交代着一些,别下手没轻没重的。”

    以前是担心儿子被人欺侮,现在是担心儿子欺侮别人,个中滋味只有她自己清楚了。

    李和道,“没事,你放心吧。”

    看了看手表,继续道,“赶紧找自己的书包,收拾收拾,要上学了。”

    李怡还要磨磨蹭蹭,眼瞅着老娘的巴掌要举起来,飕一下窜进了自己的卧室。

    “慢着跑,别磕着。”李和急忙跟着喊,家里的地板比较滑,坐到沙发上,感觉哪里不对劲,两个孩子的衣服都随意的丢弃在沙发上,门口的鞋子放的乱七八糟,餐桌上的碗筷还在那放着,吃完也没人收拾,“她姥姥呢?”

    要是有老太太在,屋里指定没有这么乱的。

    何芳道,“刚刚喝了半碗稀饭,说没睡好,身子乏,要回屋睡会。”

    她也感觉奇怪,她老娘没懒病,即使再困,也会像平常一样把碗筷收拾干净,她想抢都抢不过来。

    “我去看看。”她还是不放心,把李览的外套丢下,进了老太太的屋里。

    老太太合着眼躺在床上,待闺女的手摸到自己的额头,才睁开眼道,“没事,受了点寒。”

    “你这发热了,走吧,咱们去医院。”何芳吓了一跳,急切的要拉老太太起来。

    老太太摆摆手,“刚刚吃过感冒药了,让我好好躺着休息,捂了汗就好了。又不是不知道,去医院有什么用,人家还得给开感冒药,白跑,不折腾了,你忙你的,不用顾忌我。”

    “咱们去做个全身检查。”老娘的年龄不小了,何芳怎么都不放心。

    “上次闹肚子,才全身检查过,有什么好查的,就是个感冒,你别一惊一乍的。”老太太固执的很。

    “真是没事?”何芳紧张的很。

    “没事,”老太太有气无力的推搡闺女出去,“别事事儿了。”

    李和就站在门口,看到何芳出来,就道,“你在家吧,陪着老太太,别有什么事,孩子我送吧。”

    顺带再往公司去看看,他也记不得多长时间没去公司了。

    何芳点点头,她出去一天,让老太太一个人在家里,她确实是不放心。

    董浩把车子停在门口,李和把俩孩子一个个塞进去。

    到学校门口,李览自己推开门下车,朝他老子一挥手,转身就进了学校,头都没回。

    李怡的幼儿园在隔壁,李和给她拉开车门,她张开双臂,李和会心一笑,把身子往前挪了挪,她径直勾住她老子的脖子从车里出来,不等她老子弯腰,就自己麻利的跳了下来。

    “以后别这么做,崴脚会疼的。”李和训斥。

    李怡昂着头道,“我是磨人的小妖精。”

    这话也是跟她老子学的。

    “你怎么不说你讨人厌。”李和拉着她的手往学校走。

    “总比你老婆强。”李怡反驳。

    “有胆子当你老娘面说。”李和不屑。

    李怡冷哼一声,进了学校,不过还是回头和李和摆了摆手。

    亲眼见着闺女在老师的护送下进到了班级,李和才回到车里。

    董浩递过来电话,他接着之后,说了几句挂了,然后对董浩道,“去李燕店里吧。”

    李燕的生意渐渐走上了正规,正在筹划开第二家店,但是她的婚事却成为老李家的心病,特别是在老四结婚之后,李福成和李兆辉隔三差五的总要给李和一个电话,李和都有点头大。

    中关村每天都在大变样,许多居民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在慢慢的被拆迁,一些高科技骨干企业以二级开发商的身份进驻开工建楼。

    但是聚集了4000多家高科技企业的中关村一条街上,除了他李老二的中国移动大厦、中关村孵化创业中心、电子城,基本没有像样的商贸、研发中心,大大小小的企业都像小摊贩似的租赁沿街的老旧民房,叫卖高科技产品,因此中关村依然被人戏称为“科技集贸市场”。

    “这些搞计算机的疯了。”一进中关村,李和听到的都是关于涨价的新闻,那些推销员都不厌其烦的向他说明,现在不买都价格窜上来,肯定后悔!

    一个月来,主板、内存、芯片、硬盘、光驱的价格疯涨,甚至一度断货,市场上颇有点儿人心惶惶,谣言四处飞传,听一听就会被那种气氛所感染。

    李燕笑着道,“幸亏我是搞打印机的,要不然也得跟着倒霉,那些代理商要履行定单,损失可想而知。”

    “那也没有来由突然涨到这个程度吧?”隔行如隔山,李和很难明白。

    李燕低声道,“有人说,跟打击走私有关,国内计算机及零配件市场很多货源都是过来的,一大作为国内最大最早的计算机产品集散地,也许表现得太敏感了。”

    李和笑笑,“我说呢。”

    走私的大老板有多牛,李老二切身体会,比如向来强硬而又倔强的李爱军都不得不在他的劝说下从南方回来,好避其锋芒。

    不是惹不起,而是不想沾臊。

    李燕道,“哥,你进来,我给你倒杯茶。”

    “陈明静到底怎么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