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143、过错方

    李和笑着道,“不,我也不管,他肯定有自己的路走。”

    “他们是借你们而来,却不是从你们而来,

    他们虽和你们同在,却不属于你们。

    你们可以给他们以爱,却不可给他们以思想,

    因为他们有自己的思想。

    你们可以荫庇他们的身体,却不能荫庇他们的灵魂,

    因为他们的灵魂,是住在明日的宅中,

    那是你们在梦中也不能相见的。

    你们可以努力去模仿他们,却不能使他们来像你们,

    因为生命是不倒行的,也不与一同停留。。。。”

    何芳把纪伯伦的这首《论孩子》从头至尾的念了一遍。

    李和笑着道,“很多教育理念只是偏向理想化,特别是在国内,要做狼,不能做软绵绵的羊。”

    何芳道,“那也要做有道德有理想的狼。”

    “对,”李和笑着道,“我算想明白了,先随便他在围棋上折腾,管他有没有成绩,有成绩更好,没成绩,这不就得死心,就让他回来继承我的家业,我的打算呢,是在我六十岁前退休。”

    何芳笑着道,“那我就祝愿你得偿所愿。”

    “希望吧。”李和其实是不抱多大的希望的。

    当然,他最头脑的就是他老闺女。

    一大早上的,就跟着李览斗嘴,虽然李览不怎么搭理她。

    “你好看,我好看?”嘴里还有油条。

    “你。”李览应的心不在焉。

    “你说家里要是没钱了,卖你还是卖我?”

    继续咬下一口。

    “你。”李览真心不想再说话。

    她咧嘴着道,“你果然不值钱。。。”

    王竹君正式向卢波提起离婚财产处置权诉讼,并向法院提交了离婚诉讼财产保全申请书,相比较于卢波庞大的以潘松、平松、苏明等人为首的亲友团,她只有孤零零的一个人。

    潘松问卢波,“事情我都听说了,报复她的手段有很多,可这样死磕没有什么意义,在官司上浪费时间没有必要,老表,我的意见是赶紧和她了了,不要再拖,咱们有其它手段,不管是你个人,还是集团,官司缠身都不是好事。”

    卢波笑着道,“是她拒绝调解的,我就陪她玩。”

    对于她,他现在只有恨。

    潘松道,“我来跟她谈吧,你未必是没有对头的,让有心人给利用了,你这官司更是一时半会儿难以结,先让她同意把离婚协议签了吧,后续再说。”

    卢波道,“她要是愿意签还不早就签了,挂个名存实亡的夫妻关系,我更难受的慌。”

    潘松拍拍他的肩膀,笑着道,“你是当局者迷,我来办吧。”

    他的车停在一座五星级酒店的旁边,而在不起眼的脚下,是脏乱差的地下室。

    地下室潮湿阴冷,弥漫着令人说不出的味道,他多年养尊处优,突然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

    “潘总,就是这里。”他的保镖指着一道小门,旁边就是一个公共厕所。

    “没找错?”潘松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王竹君会愿意住在这种地方,要知道王竹君是连厨房都不肯下的,就因为受不住厨房的油烟味。

    保镖肯定的道,“潘总,不能错的。”

    得到潘送的示意后,他就敲了门。

    不一会,一个散着头发的女人开了门,看到潘松之后,直接就愣住了,面无表情,径直要关门。

    却被保镖用手挡住。

    “妹子,何必呢,我是来解决问题的。”潘松不以为意,往狭小的屋子望了望,用木板隔断的小屋只容得下一张床,床上乱七八糟的摆着几件衣服,他没有进去,点着一根烟,好冲散一下异味,“你换件衣服,我们出去谈谈?”

    王竹君冷哼道,“我们有什么好谈的呢?即使要谈,也是姓卢的来。”

    潘松笑着道,“只要结果对你有利,你又何必在乎谁和你谈?他来了,你俩未必就能心平气和。”

    “你能代表他?”王竹君问。

    潘松道,“即使不能全权代表,也差不多,你知道我和他的感情的。”

    “知道,当然知道。”王竹君不禁冷哼一声,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有一百件事,如果有九十九件事情卢波是依着她的,而一件不肯依,那么这一件肯定是关于潘松的,因为潘松是他的老表,是他的恩人,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辜负。

    “那我先上去,酒店的咖啡厅等你。”潘松笑笑,转身顺着昏暗的楼道上了地面,一到地面就长出了一口气,“没想到啊,没想到。”

    一连说了两个没想到。

    咖啡厅只提供咖啡,但是他很任性的要了茶,人家确实给上了茶。

    有俩钱之后,他发现一个好处,所有的规则和制度都得给财富让路。

    王竹君上来,见到他这幅暴发户的样子,也是见怪不怪了,她对服务员道,“一杯玛奇朵,谢谢。”

    咖啡上来,她没有急着喝,而是用咖啡匙在杯中轻轻搅拌使之冷却。

    潘松道,“你还是这么讲究。”

    “怎么,你认为离开他,我就不能活了?”王竹君反问,然后轻轻的嗅着咖啡,反而透漏出一种优雅。

    潘松漫不经心的道,“享受是需要本钱的。”

    王竹君道,“财富不能代表一切,光有钱而没有灵魂,而动物有什么区别?”

    潘松道,“我没读过书,灵魂不灵魂的,真不清楚,但是有一点我很肯定,我有钱,走到哪里都发光,而且还能发热,丰富社会生产资料,提供群众就业,这就是对社会的最大贡献。”

    “你们兄弟俩倒真是一类人。”她抿一口咖啡,然后淡淡的道,“说吧,你找我是想谈什么。”

    潘松道,“没什么,我想你也咨询过律师的,1993年的司法解释,第一次明确地将其作为夫妻财产分割的基本原则提出,即‘照顾无过错方原则’适用于所有离婚诉讼中的夫妻财产分割问题,你以为打官司,你能赢?

    何况,你虽然提起了诉讼,可不一定符合立案条件,法院不一定接受。”

    “可是怎么样都改变不了法律保障夫妻共同财产的事实,少就少点吧,我大度一点就是,”王竹君浑不在意的道,“再怎么样,那也是一大笔钱。”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