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132、瘸腿的老虎

    “哥,相信我,这事我能处理好。”怨气话归怨气话,但是卢波不傻,李和不会把产业交到一个傻子手里,而傻子更是不可能做出如今这番家业的。

    这个夏季,有人身体和心一样燥热,有的人是心里凉,拔凉。

    在选择孩子去哪里留学这个问题,卢波和李和的选择不一样,他把孩子送到了更远的英国。

    他和王竹君都没有亲自送孩子去英国,而是专门安排人做了照应。

    从机场出来,面无表情的开着车,副驾驶上是他的老婆。

    “哎,今天怎么这么蔫吧?”王竹君问,“是不是孩子走了,你心里不舒服?我早就说了,孩子可不能像你一样土暴发户一个,出门让人笑话。

    咱们给孩子选的学校,是英国最好的贵族学校,对孩子以后的成长有好处。”

    “我知道。”卢波点点头。

    王竹君没好气的道,“那你摆这个脸干嘛?我跟你说了,你是同意的,别说现在又后悔了?”

    “我很庆幸把儿子送走了。”卢波淡淡的道。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说话阴阳怪气的干嘛?”王竹君抱着胳膊道,“我得出差两天,这两天你自己在家吧。”

    “随便你。”

    “我的钱都转给了儿子的账户上做生活费和学费了。”

    “哦。”

    “不明白?”

    “明白什么?”

    “我要出差,身上不能一毛钱没有吧?”王竹君愤愤的道,“不你说的,我先给儿子办外汇,后续你再转给我,结果这都多长时间了,你还没转给我?”

    “我说过这话?”卢波冷笑。

    “你说没说过我不管,反正,我现在提醒你了!”王竹君从来不疑卢波能骗他,哪怕卢波现在的状态很怪异。

    说话间车子已经进了家门口。

    效仿李老二,卢波也盖了一栋独栋别墅,方圆几里地除了松鼠和兔子,没有邻居。

    家里的大门是开着的,王竹君疑惑的道,“不能遭了贼吧?”

    “卢总。”

    “卢先生。”

    “。。。。。。”

    屋子里的沙发上坐着四个人,看到卢波进来,纷纷站起身打招呼,对王竹君视而不见。

    “原来是你们,”王竹君白了一眼卢波的秘书余德耀一眼,“现在这么没规矩了,拿着钥匙自己就进来了。”

    余德耀不卑不亢的道,“这是卢总吩咐的。”

    王竹君呛卢波道,“我说有一百遍了吧,有什么事在公司,别杂七杂八的都在家里。”

    余德耀对着卢波附耳,低声说了几句,只见卢波从他手里接过来一沓子的文件,然后唰的一下全部扔到了桌子上,坐在沙发上,掏出烟,迎上旁边的人送过来的火苗,慢慢悠悠的对王竹君道,“纸和笔都有,签了吧。”

    “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王竹君漫不经心的拿起桌上的文件,看到文件上的标题之后,一下子跳起来吼道,“姓卢的!你疯了!你要跟我离婚?”

    “签了吧,大家都好看。”

    烟灰弹在裤子上而不自知。

    “你给我说个明白!”王竹君气愤的把文件抛在了地上,散落的到处都是。

    “白律师。”卢波烟头上的火苗更旺了。

    被称为白律师的中年男人,从包里拿出来一叠照片摊在桌子上。

    “怎么?我跟人走一块都犯法了?”王竹君没拿起照片,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值得你弄这么大的阵帐?”

    不屑的扫了一眼周围的几个人。

    “你心里其实明白怎么回事,我也不是傻子,看在儿子的份上,我不给你为难,麻溜的签了,你好为好,从此以后,大道朝天,各走一边。”从始至终,卢波都没有表露出自己的情绪。

    “要不然呢?弄死我?”王竹君抱着胳膊问。

    “王小姐,这里还有一份。”白律师再次从包里掏出一份离婚协议,并且附上笔。

    卢波把文件推到她的面前,“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你让我净身出户?”王竹君终于忍不住看了一眼协议。

    卢波眉毛一挑,“你让我背了这么大的乌龟壳子,我还给你钱?王竹君,是你脑子有病,还是我脑子不正常??”

    “你就这对待我?”从相识到结婚至今,她从来没有见过他副神色,突然间,他让她很陌生。

    卢波皱着眉毛问,“不签?”

    “想这么打发我可没这么容易。”王竹君定定心神,冷哼道,“我说你是大老粗,你还不信,找了个律师来,就显得你有文化了?你不知道什么叫夫妻共同财产吗?即使我是过错方,那又怎么样?

    该是我的权益,我就要争取。”

    “你要跟我闹了?”卢波笑了,“在你面前当了那么多年的病猫,你就真不把我当老虎了?”

    “姓卢的,出息了,会威胁人了?”王竹君心里一凛,结婚十来年,她压着他习惯了,全然已经忘记,她这个瘸腿男人除了一个‘卢瘸子’的外号之外,还有一个绰号叫‘卢老虎’。

    十条壮猪比不过一只瘸腿的老虎值钱。

    卢波道,“我给你最后的忠告,签了最好。否则。。。。”

    “否则怎么?”表面上,她还是一副不屑的表情。

    卢波腾的站起身,指着她的鼻子道,“现在,立刻,立马给我滚出去!”

    “你让我滚?”王竹君被惊得目瞪口呆!

    她不敢相信,一向对她唯唯诺诺的卢波,会让他滚!

    “没听清楚?”卢波冷冷的道,“还要我再说一遍?我说,滚啊!”

    最后一句是嘶吼!

    压抑住的怒气终于爆发出来。

    王竹君气呼呼的往屋里走,却被两个男人拦住,她没有推搡动,后退一步,怒叱道,“滚开!我要拿东西。”

    “你的东西?”卢波这个时候突然哈哈大笑,“你一个月挣多少钱了?是能买得起十来万的钻石,还是买得起几千块钱的衣服?

    这里可没有一样东西是你的,是老子挣钱给你买的。”

    “你欺人太甚!”她说完就朝着卢波扑过去。

    啪!

    这是卢波打过去的一巴掌。

    她一屁股跌在地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