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126、商业圈子(求票)

    李和摊摊手,“反正那是你自己亲弟弟。”

    你自己都是这架势,他这个做姐夫的又能怎么样?

    “就是因为他是我亲弟弟,我才得教教他做人的道理,”何芳叹口气道,“我这个做姐姐的不指望他怎么样回报,虽然偶尔挺伤人,可是我真的挺无所谓,但是,他得处朋友,不能这么对别人,要不然真是遭人恨。

    落下面子,咱俩都得跟着丢人。”

    李和道,“听你的。”

    何龙给他丢人可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过,他倒是无所谓,他李老二就不是虚荣心太盛的人,他在乎脸面是不错,可是不会把何龙的脸面与他的脸面挂钩。

    王元请李和吃饭,李和没拒绝,该到他还人情的时候了。

    “李老板,很久不见。”王元在饭店的门口迎接,身后还站着不少人,其中就有李爱军和张先文等人。

    “你这成土肥圆了啊?”李和调侃道,“这怎么吃的?”

    “说明这生活好过了,不像以前吃都吃不饱。”王元开始听到前半句没理解,听到后半句才意会到什么意思,对于李和的取笑,他不但没有生气,还甚为得意,这说明李老二拿他当朋友了!

    要是外人,李老二说话都是一板一眼,毫无趣味。

    张先文笑着道,“我算是发现了,你们这些有钱人,成功人士就是喜欢动不动就忆苦思甜,像咱们这种普通人就没资格了。”

    李和接话道,“老张,这话说的没错,你买两本名人传记看看,你同样会发现这些名人几乎无一例外地在若干年前都潦倒窘迫得不像话,到后来因为某种因缘际会,他们成功了,成名了。

    同样,将来别人给你出传记,你窘迫潦倒的往昔照样会被人津津乐道地一提再提。没有人会嘲笑,有的只是更加赞叹,甚至过去越窘迫,越来反衬出他如今的伟大。”

    张先文摆摆手道,“我可没有让人写传记的资格,充其量我就是个二道贩子。”

    “如果你服装大王都没这个资格,还有谁有这个资格?”徐国华笑着道,“你啊,别太谦虚了。”

    “是啊,俗话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章舒林是跟李和一起过来的,目的自然是扩大交往圈子,有了插话的机会,就笑着道,“有本事的周围自然都是有本事的,所以各位都是行业翘楚,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众人哈哈大笑,有笑章舒林拽文书呆子气的,也有高兴他这话说的巧妙的。

    平松笑着问,“章总,照你这么说,没钱的就没朋友了?”

    章舒林笑着道,“贫贱夫妻尚且百事哀,何况大男人对着大男人,时间一长,没有谁会想着联系谁,是开销,聚会吃饭也要花钱,何况,在一起谈什么呢?老是在一起吹牛,三五次都能翻。

    难道长吁短叹,唉声叹气,悔不当初,互相揭开年轻时候的伤疤吗?”

    众人再次哈哈大笑。

    “章总,你这话虽然俗,可是精辟啊!人情似纸张张薄,世事如棋局局新。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不信但看宴中酒,杯杯先敬富贵人。门前拴上高头马,不是亲来也是亲。”在一帮土暴发户里面,是为数不多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之一。

    这话出来,没人再笑,总感觉面皮有点烫。

    方向的话和章舒林的话虽然有异曲同工之妙,可表达的意思是不一样的,章舒林阐述的是物以类聚,大家都牛逼不解释。

    而方向阐述的是,这人啊,都贱,是攀高踩低的小人。

    还是当着李老二的面!

    王元道,“方总,在李老板面前,这里可没人敢称富,赶紧的,别在门口继续站着了。请!”

    “走吧,太阳挺毒的。”李和拍了拍方向的肩膀,对这个书呆子,他只能苦笑。

    进到包厢,李和当仁不让的坐在主位。

    “先说好,我只和一瓶子,多了就不行了。”

    “只要你肯摸杯子就行,我就怕你说不喝酒。”王元给李和斟满一杯子啤酒。

    这里众人都晓得李和在戒酒,所以都不多劝酒。

    “苏总,你现在的电影可是大卖啊。”喝到一半,徐国华突然提起来了苏明的电影公司。

    苏明笑着道,“怎么,觉得这行好做?要不来投资两部?赚不赚,到时候你就清楚了。”

    “别,”徐国华同旁边的王元碰完杯子,然后笑着道,“我可不是搞这个的能耐,这种机会应该留给平总这样的煤老板,这些煤老板、金老板,可是最喜欢投资拍电影的。”

    平松道,“我就是小打小闹,才刚摸进门,哪里算煤老板。”

    苏明道,“说起煤老板,我可是喜欢死他们了,投钱爽气,除了在选角色有点要求,剩下的什么都不管。”

    王元道,“这种煤老板我喜欢,给我介绍一打。不过,你这话我倒是真不觉得在开玩笑,他们真不管事,煤老板我认识不少,天天吃喝玩乐,躺着就把钱挣了,我曾经就问一个朋友了,我说,你们这么大一个矿,你天天都不带盯着的吗?

    他说,做煤矿的最重要的是要安全生产,要有安全意识,他们既然不懂这些,就交给懂这些的人去做,跟其它行业不一样,错了还能补救,这一行要是乱指挥,可是要出人命的。

    这些人啊,看着土里土气,其实一个个鬼精的要死,要是真傻子,根本没他们赚钱的机会。”

    平松接话道,“这话我信,入了这一行我才明白,这行产人精,产狠人,没点能耐,可真做不了这行。”

    王元站起身,举着酒杯道,“兄弟初来,以后有什么不懂的,请大家多指教,有做错的,大家多包容。”

    “共同进步。”李和站起身,跟着举杯。

    其他人纷纷站起身,同样跟着举杯。

    “谢谢,大家。”王元把杯子里的啤酒喝完,又接连倒上连杯,全部一饮而尽。

    他是高兴,这代表着他正式加入了以李和为首的京城商业圈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