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120、贪心不足

    踏进门槛,饭店里烟味、火锅味、汗味就往人的鼻子里窜,热闹腾腾,偶尔在这里吃个饭可以,可是待时间长了,都受不住。

    何龙站在包厢门口,送一批客人出来,吴春燕正慌里慌张的撤桌子,老太太心疼,过去就要帮着收拾。

    “你们到后院歇着,不用忙。”吴春燕赶忙拦住老太太,朝着旁边的服务员喊,“麻溜点。”

    然后索性把手里的盘子放下,陪着何芳和老太太上后院,后院是三面围墙箍成的小院子,旁边是一间只能放一张床,两把椅子的小屋子,平常用来休息。

    院子里满是水渍,三四个妇女正在扒鸡毛,洗碗碟,看到人过来,挪下屁股让道。

    院子虽然小,可是在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段,也是极为难得的。

    许多饭店,干这种活的都是拥挤在后厨,做活都不利索。

    “你们在这坐,我给你们倒茶。”吴春燕让婆婆和大姑子坐在床上,张罗着要去倒茶。

    何芳道,“别了,家里刚喝好。”

    “你们又来是什么事?”何龙也跟着进来了。

    “她大姑不还是操心娟子的事情,都是你好闺女闹腾的。”吴春燕胳膊拐拐何龙。

    “说的好像不是你闺女似得。”何龙拉着一把椅子,跟着坐下了,对姐姐道,“让她出去读书,看姐夫能不能帮个忙。”

    老太太道,“既然下决心让她出去了,还让你姐夫帮忙什么?你不是有什么客人家里有孩子出去吗?打听打听,办哪些手续,出多少钱,不都明了了吗?”

    吴春燕笑着道,“哪里有想的那么简单,听说手续多着呢,还要往使馆区跑的,我俩就识得那几个字,顶不了什么用。”

    “你办车牌,办车审,买火车票,嫌弃麻烦,不愿意跑,都知道找人家黄牛,怎么现在就不会了?我就不信了,有钱还能办不了事。”铿将有力,老太太道,“实在不行,你拿钱来,我去给你跑,我拿钱啊,去找那些会办这个事,能办这个事的。”

    吴春燕道,“不是这个事,姐夫见多识广,俩妹子还有侄子外甥的都在外面读书,经验也比外我们多。”

    老太太道,“照你这么说,那些没姐姐,没姐夫的,孩子就不读书了?就不往外送了?瞧把你们惯得,你们想想,从你们进城来,买房子,开店做生意,哪里不麻烦人家了?

    好嘛,人家什么都别干了,就给咱们何家应当应分的给你们当牛马使吧?

    就现在还好意思提这种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打的什么注意,人家那是亲妹妹,应当应分的。

    你是个小舅子,你还隔着一层呢,没脸没皮。”

    “这话说的,”何龙瞬间红了脸,“钱我自己有,我没想着让姐夫拿钱。”

    “那就自己办去啊。”老太太丝毫不怕儿子着恼。

    吴春燕道,“我想着这不都是一家人吗,没怎么见外。”

    “还要怎么见外?人家把家产都给你们才好?”老太太真是气不打一处来,对着恨声道,“做人啊,一是不能忘本,二是不能贪心,你想想你老娘都是人家养着的,你还要闹哪样?”

    “不帮就不帮是了。”吴春燕怏怏的道,“生这么大气干嘛。”

    “你们啊,以后有什么事,直接找我说,别再找你姐夫,行不行?”何芳努力保持心平气和,这俩口子的性格她都了解,无疑又是这吴春燕在里面拾掇的。

    这吴春燕还有什么可埋怨的!

    “摆什么臭脸啊,”吴春燕转过头对何龙道,“本来指望有钱亲戚能拉扯一把,现在看来,靠谁都不如靠自己,无端让人嫌弃呢,有钱了,眼里就没人了,咱们啊,以后还得自力更生,自己挣多少吃多少。”

    “说话可得凭着良心了!”老太太真是气急了,“别说你两口子担了人家多大的人情,就是你哥哥吴春强来这里,人家帮了多少忙?

    你要是不讲理,我去找讲理的人去,晚上我就给你老子娘打电话去!看她们怎么教的闺女来!”

    “拿我老子娘压我算什么回事?”吴春燕撒泼不干了。

    “你们爱怎么怎么吧,我懒得管了。”何芳拉起老娘就走。

    老太太接了叹了好几口气。

    “哎,姐,”大庭广众之下,何龙不好硬拦着,站在店门口,气的直拍大腿,“这事闹的!”

    指着吴春燕道,“我说别这么弄,别这么弄,你非得。。。。”

    “怎么,后悔了?那追啊,”吴春燕站在身后抱着胳膊道,“追了,就别再回来了。”

    “你这娘们越来越不可理喻了!”何龙咬牙切齿。

    “嫌弃我了?行啊。”吴春燕不落下风,“以后啊,你就守着你老娘和姐姐过吧。”

    “别以为老子离了你就不能过!”何龙扯了身上的围裙,转身就走。

    “有种就别回来!”吴春燕朝着他的背影厉声大喊,喊完,蹲在地上大哭,看到有人朝她张望,就迅速的抹了眼泪,回到了店里。

    何龙一赌气,行了一里地,才发现自己没有目标,回家?自己给自己没脸。

    去姐姐那里?

    万一姐夫知道了,他无地自容。

    一拍脑袋,拦了一辆出租车,去了他大舅子吴春强那里。

    吴春强的饭店说是饭店,其实就是个不大的面馆,4尺来宽,9尺来长,两条长木板镶在墙壁的两边,想留在这里吃的,得横着身子挤进去才能坐下。

    门口是个大煤炉和长条桌,遇着城管了,还得避着,想办法往里面藏一藏。

    就这么一个不起眼的门头,可是耐不住地段好,繁华商业中心,拆迁了能换二套房,也架不住他的面好,劲道分量足,用李老二话说,一年卖出去的面可绕地球一圈,所以一年至少能挣到40万!

    “这会能不忙?”面馆过了高峰期,此刻里面只稀稀拉拉的坐着几个客人,吴春强就索性蹲在边角上抽烟,让自己的媳妇忙活。

    “被你妹子赶出来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