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106、老人的安排

    王玉兰道,“明个初一咱们就去,下午就跟着咱们一起来了。 。”

    她极心疼她老子,老娘没了,一个老鳏夫不愿意和儿子一起住,图个自在,住在新盖的三间大瓦房里,虽然条件比以前好好很多,可是依然过得可怜极了。

    老娘活着的时候,虽然做不了重活,也干不了家务,可是因为她督促着,一天三顿饭一顿少不了,衣服每天要催促着换掉,洗掉。

    现在老娘不在了,老头子一下子没了精神,什么都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过一天算一天,上顿凑合,下顿对付,一天三顿饭是没有一顿有准头的,原本就瘦不拉几的老头子,现在变得更加瘦了,驼着背,弯着腰,身上的二两骨头挂着脏兮兮的衣服,不晓得的还以为是流落乞讨人员呢。

    李和对李隆道,“明早拖拉机上多放点稻草,软和点,再加上两床被子。”

    反正是哥俩的活,不如先主动揽过来好,省的老娘再吩咐。

    “我来弄。”李隆应了好。

    第二天一早,哥俩带着孩子们在庄里各家溜达玩一圈之后,就开着拖拉机往河湾的舅舅那边去了。

    中午,在哥哥王玉国那边随意吃了一点,王玉兰就开始给她老子收拾衣服,只是收拾来收拾去,就没有找到几件像样的衣服,她前些日子回来帮着买的新衣服,原封未动,包装铭牌都还在,只是已经老鼠啃了七七八八,照样没法穿。

    “咋给你买的,你还不穿,全让老鼠给糟践了。”王玉兰拨拉拨拉衣柜里面老鼠啃下来的木屑和霉灰、蠹虫,大概力气过大,抽屉的底板掉下来了,对李和哥俩道,“搬出去,扔了吧。”

    这个柜子的外表看着崭新,可是里面受潮发霉,已经是明显不能再用了,要是以往,她是决计舍不得扔的,修修补补就是,可是现在她不愿意再委屈了她老子。

    “还能放放东西呢,扔干嘛。”老爷子见不得闺女这么败家。

    “你看看,都这样了,还有哪样能用的。”王玉兰朝着哥俩挥挥手,示意赶紧搬走。

    难得见老娘这么大方爽利一次,哥俩当然是毫无二话

    “这怎么盖的哦。”王玉兰摸摸床上的被子,潮的,她冲李和哥俩招招手,哥俩明白意思,扔呗。

    王喜和王军堂兄弟几个过来,她没客气,使唤他们把里里外外都扔的都给扔了。

    私下里,她把外甥喜子拉到了一边,递给了他一叠钱,“天晴后给你全部换新的,这天天邋里邋遢的怎么过。”

    “姑,我有钱。”喜子没接。

    “有钱你怎么一直没有想起来给你爷换?”王玉兰从来不是有脾气的人,甚至有点懦弱,但是,现在她把自己的哥哥嫂子都恨得牙痒痒,她和她的儿子、闺女,每年少说都要给老人几万块钱的,这些年算下来,大几十万啊!

    这些钱老人分出来,落了他们的腰包,却对老人没有一点的关照,良心都丢干净了!

    连带着外甥,她都不准备给好脸色了,何况,这外甥,她待的一点也不差啊,这些年从她再到儿子之所以帮衬他,只是因为他心地好,希望把他拉起来,能多照顾点老人,现在看来,简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啊!

    喜子讪笑道,“姑,你别生气,平常我都交代菊子的,她就比较粗心。”

    “多大个事,叫叫叽叽的。”姥爷怪王玉兰话难听。

    王玉兰不再吭声,安排俩儿子和闺女先带着老子先去自己家,自己却要留下。

    李兆坤坐在车帮子上问,“咋得了?”

    王玉兰道,“你们先回去。”

    “那咱一起走路吧。”李兆坤从拖拉机下来,拍拍屁股,“差点冻掉屁股。”

    拖拉机轰隆隆的走远,王玉兰的眼泪水刷拉拉的下来了,向李兆坤一五一十的说了她老子的委屈。

    李兆坤抽着烟,烟雾顺着风,从嘴里斜着出来,冷哼道,“也就你拿你那俩哥当宝,早几十年前我就瞅出来了,不是个玩意。”

    王玉兰咬着牙道,“现在就得去找他们,得说清楚,老头子再这么糟蹋下去,活不过明年。”

    “明年?”李兆坤瘪瘪嘴,“今年都够呛哦,那身子走路都打摆子了,抽烟还那么凶。”

    王玉国和王玉善兄弟俩处的并不好,早些年亲哥俩还因为宅基地的事情干过一场仗,王玉善先动手,王玉国不好还手,被自己的亲哥哥打的骨折,兄弟俩见着面都装作不认识,互相从来不打招呼。

    但是,此刻王玉善却是登了王玉国的门,一是因为老娘过世,兄弟俩齐心办了丧事,弥补了一点隔阂,二是因为王玉兰一家子过来,带了不少的礼品,好烟好酒都是放在老二这里,虽然关系缓和了一点,可是不可能是给他送过去的,他还是得过来拎,要是赌气不来拿,就是白白便宜了老二。

    “你上次回给张庆华是多少钱来着?”王玉善指着一箱子茅台问王玉国。他这算是没话找话了。

    “一瓶258。”王玉国回答的是心不在焉,反正他心里是早就没这个哥哥了。不过他跟哥哥是一个心思,好酒舍不得喝,最终还是送回到烟酒店,不如换了钱在手里实在。

    “哦,对了。”王玉善突然好像想起来了什么事,拍拍脑袋道,“李兆坤说了,咱现在跟张庆华老死不能往来,不能去那里回,都差点忘记了。”

    要是以往,他绝对不能拿李兆坤的话当回事的,可是谁让人家孩子出息呢,要依仗着人家,他就得装点样子,给点面子。

    “张庆华本来就不是什么好玩意,门缝里看人。”大概是受过张庆华的气,王玉国对语气里很是不满。

    “玉兰,在这里吃个晚饭啊,再走?”他听见了他媳妇和人打招呼的声音。

    “以为你们走了呢。”王玉国从屋里出来打招呼。

    王玉兰道,“说点事我就回去,他姥爷那屋你们要去常给收拾啊。”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