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102、开天辟地

    想当年,他们这些“朋友”都靠着红白喜事混日子,二赖子白喜会烧大锅饭,王老鼠擅长唢呐,他会张罗,大家在一起吃吃喝喝,玩玩闹闹,好不快活。

    他的唢呐就是跟着王老鼠学的,只是可惜,他的最好的“朋友”王老鼠走的突然,没有给他打招呼的机会,他郁闷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李兆辉道,“这个不能忘。”

    按照规矩,给烧大锅饭的都要提前请过来搓一顿的,而且明天上什么菜,要什么配料,都要预先商量一下。

    李兆坤对着李冬道道,“晚点,挨家挨户的住借桌椅板凳,下午全给搬回来摆着,明个你俩不用接亲,你领李沛、杨淮还有那个喜子,就你们四个负责端盘子。”

    他觉得他的孙子和外孙需要锻炼一下了。

    “好,我等会就招呼他们。”李冬答应的也痛快,李兆坤好不容易给他个好脸,他可不能不接着。

    虽然他心里顶不痛快的。

    他结婚的时候,可没这么多人关注!

    不过一想到李和同李隆结婚的时候,他心里也就平衡了,李老二那么有钱,在老家连办都没有办。

    “明天接亲,车子进村里炮仗就得响,”李兆坤对杨学文说完,又对吴驼子道,“你带着点,什么玩意都不懂。明个你散烟,他年轻,人都认不全。”

    指使女婿自然是毫无压力,至于驼子,他又没有一点不恭敬的想法,整个李庄,除了他老子娘,值得他李兆坤好好说话的,就只有一个吴驼子,毕竟人家救过他四闺女,他再浑,再没良心,也不能不念这个好,所以不管在什么场合,敬烟敬酒,驼子永远是第一个。

    驼子道,“散个烟没问题。”

    当然不止散烟这么简单,主要的是迎客,而且客人来了,还得安排座位,怎么坐,坐在什么位置,论资排辈,都是有讲究的。

    排座位的前提要求就是得对方圆几里地的人都熟稔,他虽然是外来户,可是打小就在这里长大,又常年跑船,就没有他不认识的,更没有不认识他的。

    至于杨学文,就差了许多,接人待物他是不差的,也算的混的还差的人物,很多人都认识他,可是毛病就在于很多人却是他不认识,远没有李兆坤和吴驼子这么交游广阔。

    “那就这么着吧。”李兆坤很满意众人的态度,接着对彭地华道,“亲家,你看看还差着什么,有哪些不周到的,你尽管提。”

    “这哪里还能提什么意见,周到的很。”现在彭地华对李兆坤的影响力毫不怀疑,而且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了地方,这哪里是皖北偏僻的小乡村!

    来到这里之后,他发现这里除了路况差一点,看着就没有一点贫困的迹象!进庄子的时候,他看到家家门口基本都停着一辆大卡车,偶尔还有一两辆小轿车!

    就这么一张桌子上,基本个个都有小轿车!

    他虽然是皇城根底下的农民,可好歹是在皇城根底下进出的啊,怎么都是有一点见识的!

    同时,他注意听着旁边的人聊天了,动不动就是几百万的大生意,还说的轻描淡写,不了解的人都以为这是吹牛呢!

    李阔的婚礼在全县造成了轰动,60辆由出租车和教练车以及私家车组成的豪华迎亲车队不要说在全县就是全市,也是开天辟地古往今来头一遭!

    县里电视台的记者车是全程跟在后面采访,就差直播了!

    这天十点钟之后,来客之多,完全超出了李兆辉的预料,很多都还是他不认识的!

    不但他不认识,很多客人都让吴驼子觉得眼生,因此这会又急吼吼请他老子李福成、杨学文爷爷、大队干部刘传奇出来迎客。

    预计是开15桌饭的,现在这情况是完全不够了,至少还得15桌!

    因此,还得重新安排人去买菜,去借桌椅!

    不过,他庆幸有他亲哥李兆坤居中调度,一切有条不紊!

    “哎,你们刷盘子的快点!别磨蹭了!”李兆坤一手夹着烟,一手朝刷盘子的妇女们摆手,张罗这些事情,他的领导气质就出来了。

    “俺们就长两只手,还要怎么快啊!”冬梅婶子对李兆坤的催促很不满,但是明显加快了动作,一摞摞的盘子都放在了外面大灶旁的桌子上。

    李兆坤又看看手表,冲着杨学文喊,“给他们打电话,看车子到哪里了,进来就炮仗点上。”

    “我现在就打。”杨学文赶忙掏出来了手提电话,接通然后挂掉,又匆忙喊道,“来了,来了。”

    手忙脚乱的把炮仗拆开摆置到门口空旷处,手机响后,接了电话,应了几声好,他点着一根烟,燃上炮仗捻子,这个刚炸开,他又点着了另一串炮仗,接着连续噼里啪啦,连着点了八串炮仗,才看到婚车的影子。

    车队很长,从头看不到尾,彻底让所有人震撼了一把,直到很多年后,人们再次谈起李兆辉家的这场婚礼的时候依然能记得李兆辉脸上洋溢的兴奋与自豪。

    这婚礼在李庄着实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李阔把新娘背进新房,李兆坤接着就吼起来,“该坐下的赶紧坐下,开饭!”

    然后领着李兆辉给车队的司机挨个发红包,至于留饭是不可能留饭的。

    不少车压在了刚出苗的冬小麦地里,麦苗在车轱辘底下,有几个老汉心疼的很,可人家结婚,倒是不好闹腾。

    “潘老叔,回头我补给你。”李兆辉不止对潘广才老爹一个人做出了保证。

    “来,来,拿一包。”李和从李兆坤手里把预备分给司机的烟给这几个老汉一人分了两包。

    见着是12元一包的红塔山,终于没人再说话了。

    他起床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多,李阔结婚,他一家子都去帮忙了,连老娘和何芳都在帮着刷盘子,收拾桌椅碗筷,所以他去或者不去,已经无所谓,何况即使是他去了用处也不大,没有什么他能帮得上忙的。

    ps:最后一天了,还差近五千票才能进前十,但是还是抱着一点希冀,毕竟36万收藏,36万个小姐姐小哥哥,一人一张票,也能浪一把吧?

    老帽从这本书开始没什么大志向,没发过什么宏愿,偶尔求票也只是想看看自己是不是一个人在玩单机。。。

    现在老帽很认真的,求一次票。。。。

    不为啥,就想飘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