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951、瞎矫情

    “原本我不念书就不念书了,我老子不能管着我,就因为你,我老子现在才逼我读书。”桑春玲振振有词的道,“一说不想读书,你拿你们家举例子。”

    每个孩子都有一个天命宿敌,这个人就是别人家的孩子。

    别人家的孩子怎么怎么优秀,别人家的孩子怎么怎么聪明……

    他们的视野永远停留在别人家的孩子身上,于是就有了一种孩子,叫“别人家的孩子”。

    而李庄的父母教训孩子,无疑最喜欢拿李家做例子。

    李和笑着道,“即使没我在这,还有李昂呢,你老子肯定也会拿李昂做例子。”

    “你们是男孩子,我是女的,怎么比!”桑春玲并不服气。

    李和蹲在门槛上,懒洋洋的道,“那就跟希月和希捷比。”

    希同才统共就俩闺女,但是俩闺女都挺争气,一个在县人民医院上班,一个是在县中医院,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可是在农村来说,是不得了的事情,属于穷沟沟飞出的金凤凰。

    “哼。”桑春玲这次无话可说,但是还是强撑着道,“她们都比我大!她们读的都是中专,不是高中!”

    李和道,“她们以前读书是什么条件,你现在读书是什么条件,以前中专比高中还难考,录取率很低,不是你想能考的就能考的。”

    这桑春玲是第二年复读了,他懒得再打击。

    桑春玲瘪瘪嘴,不愿意和李老二再多说。

    王玉兰看着桑春玲走远,才没好气的道,“这丫头没好了,他老子天天累的哼哧哼哧的,挣不来几个钱,前年车子才出事,还有那么多外债,要是有良心的,早就心疼她老子了,哪里像这样天天没个正经。”

    “这还是是有点不争气。”李和跟着叹气,摊到这样的闺女,谁都没辙。

    李燕带着彭月过来,对着李和打了一下招呼,然后绕过墙根,往后面的厕所去了。

    “毛病。”王玉兰不止是对彭月说的,其实话里也带上了何芳。

    何芳第一次来李家也不习惯这里的厕所,土坯子搭建,上面只有一层薄薄的麦秸杆子,里面埋了一口大粪缸,上面放着两块厚板,一脚下去能踩死好几个从缸里爬上来的蛆。

    半只脚还没踏进去,一股难闻的味道就呛得她脑门发麻、眉头紧皱,鼻炎都能被这味儿治好,真的让人窒息。

    要是遇到下雨天,那就更酸爽了,外面的水流进去,粪缸涨满,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找不到。

    所以,她同李和结婚后,说什么都要把厕所给改了,幸亏李和理解,开着拖拉机买了砖和水泥,让李隆和刘老四帮着盖了个新厕所。

    这是李庄的独一份。

    王玉兰每次出去窜门子,人家总要拿这个打趣,你家媳妇的屁股比人家金贵,一个厕所就盖了五六百块钱!

    王玉兰经常被挤兑的很没面子!

    可是面对新进门的媳妇,她哪里敢说那么多,一时间只能把气憋在肚子里!

    随着时间的推移,她原本就已经忘了,可是眼前,老三家的媳妇同样是这个臭毛病,让她很是不高兴。

    李和道,“咱家厕所干净了,你不是照样高兴?”

    “那是瞎矫情。”王玉兰转身就走,不愿意和儿子多说。

    李沛把手插在袄口袋里,缩着脖子从李福成那里过来,被李和一把拉过来,对着他的耳朵看了看。

    “一个爷们打耳朵眼看嘛?”

    李沛吓得左右看看,然后低声道,“大伯,闹着玩呢。”

    “让你老子见了非扒你皮。”李和吓唬道,“再敢带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试试。”

    “知道了。”李沛接着嘟囔道,“又没规定男孩子不能带耳饰。”

    “这话去和你老子说,我管不着。”李和气的又踢了他一脚,这些赶潮流的孩子,他理解倒是理解,只是没法接受。

    李沛只能无奈的摊摊手走人,对李和的训示不以为意,颇有一种众人皆醉我独醒之感。

    从厕所出来,李燕从压井边压水给彭月洗手,王玉兰在旁边洗菜,然后道,“你俩中午在这。”

    喜欢归不喜欢,但是热情还是要热情一下的,这是场面。

    李燕道,“我娘都烧好了,马上回去就吃。”

    “跟你娘说少炖点咸的。”同样有个外地媳妇,还和彭月一样北方的,王玉兰是有资格提出这个建议的。

    对于这些不吃咸的异端,让她纳闷了很久,而且在香港待了那么长时间,那些在菜里加糖的,更让她不可思议。

    “大部分菜都是我做的。”李燕笑着道,“我跟小月都吃青菜吃的多,很少吃肉的。”

    王玉兰嘟囔道,“这天蔬菜死贵的。”

    她人不在家,段梅基本都在县城,家里的菜园子是荒废了,哪怕像大白菜、菠菜、香菜、胡萝卜这类应季的蔬菜都得上街买。

    彭月的父母在年二十五抵达李庄,李兆辉一家子做了热情的接待,李福成年龄大了,已经不能上桌喝酒,李兆坤作为老李家的新一代掌门人闪亮登场,和彭地华一同坐在主位。

    “大兄弟,你尽管放心,丫头到我李家不能吃苦的。”喝完两盅酒,李兆坤拍着胸脯对彭地华做各种保证。

    “谢谢他大伯了。”彭地华赶忙举杯,只凭着李兆坤手上那块闪闪发光的大金表,他就不敢小瞧了。

    李兆坤把皮衣脱了,撸起袖子道,“兄弟,你出门打听打听,咱们老李家不说全市,就说整个县都是响当当的,委屈不了丫头,没人敢欺侮他,这个你把心肚子里。”

    “你是这个。”彭地华竖起大拇指,遇到李兆坤,突然觉得自己是个假北爷,居然侃不过他!

    “不跟你吹,都知道,我是走南闯北的,什么没见过,只是在香港待了这么多年,人发懒了,不想动了,要不回头我就跟你回去,去你那跟你好好喝两盅。”李兆坤的谈兴越发大了,“再说,我孙子外孙都在香港上学,这孩子说开学就开学,一步也离不开人,还是要顾着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