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086、高建平

    李怡想脱开被抓住的手,可是努力白费,只是问了句,“阿姨,你一定摸过很多人的手吧?”

    金仪笑着说:“阿姨摸过的手比你见过的人都多,搓下来的污垢比你吃过的米饭都多!”

    “您可真会说话,以后还让我吃不吃米饭了…”李和被金仪这话给恶心住了,把李怡拉过来道,“闺女,离着你这阿姨远着点。”

    “你这闺女才是真会说话。”金仪还不放过李怡,又摸摸她的脑袋继续问何芳,“你们天天就是这么来回接送?没校车啊?”

    “有是有校车,不过只送那个学区附近的学生,咱们不在那个学区,可不就不能送了。”何芳拉着金仪坐下,然后又指着旁边的一个高个子男子笑问,“不介绍一下?”

    金仪笑着道,“这是我先生,高建平。”

    “请坐。”李和请蔡正林坐下,没有在意何芳递过来的眼色,只是笑着问高建平,“你们在美国是同学?”

    “是啊。”高建平被何芳看的有点不自在,回答李和的时候自然是心不在焉,“我们都是麻省理工的,不过我比她早两届,她学的是物理,我是人类学。”

    “孩子没带过来啊?”何芳问。

    金仪道,“风大,天又寒,没敢带出来,我爸妈帮我照看着呢。”

    她摆正身子,看了看李怡,笑着道,“我家小子比你家丫头大一岁,淘气的很,有时候我气的都不晓得怎么办,你说就一个娃,疼都来不及,哪里还舍得打。”

    “谁说不是,我家老大就是太老实,老小就是太皮实,我倒是想兄妹俩脾气调换下呢,我也想打,就是他爸护着,我是没辙。”何芳同金仪聊了会家常,接着问,“你这趟回来是探亲还是以后不准备走了?”

    金仪叹口气道,“跟你说个实话,本来听他们说国内这两年变化挺大,就想回来看看,如果有合适机会,留在这里发展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你不一定明白,在国外习惯了,回来真不适应。

    生活上先不说,就说感情上,除了父母之外,从出租车司机到亲戚邻居,任何人都可以在谈话的前三个回合问到个人隐私问题,整个八卦社会,我感觉压力很大。”

    “这倒是真的。”何芳表示理解,倒是不觉得她矫情。

    金仪道,“回来这阶段,大家的思想,这里的规矩也和自己以前熟知的不一样。我已经开始不能接受大家把我当怪物看,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怎么不明白,”何芳笑着道,“在许多人眼里,我们是一群读书读傻了的人,连人情世故都不会了。”

    金仪点点头,“就是这个道理,其实想来想去,我对的生活追求挺简单的,人与人的尊重,健康的饮食,有规律的作息,每天两个小时的运动,吃饱穿暖衣食无忧就好,毕竟我就是个平凡人。”

    “谁不是平凡的人,都想过好自己的小日子,天下大事,咱又操心不了,自己怎么开心就怎么过。”李和又转过头对高建平道,“你别客气,喝茶。”

    “谢谢。”高建平朝着李和遥举了下杯子,抿了一口。

    何芳给金仪削了个苹果,然后接着道,“既然回来了,就多住几天,我家里地方大,就来我这,我再喊几个在家里的同学,咱们好好聚一聚。”

    金仪笑着道,“那可不行,我俩都有工作呢,再不走就不合适了。”

    “那今晚就不能走了吧?我记得你酒量不错,今晚咱姐妹俩喝,让他们老爷们干瞪眼去。”何芳不再多坚持,“你坐会,我来做饭。”

    “我帮你吧。”金仪跟着何芳起身去了厨房。

    客厅里一时间只剩下李和同高建平两个人。

    高建平望了望厨房的方向,接着苦笑道,“想不到会在这里碰面,谢谢。”

    李和淡淡的道,“没什么好谢的,我们也不想拆穿了让金仪面上难堪,更不想看见她伤心。”

    他此刻的心里很复杂。

    高建平叹口气道,“不管怎么样,我欠你个人情。”

    “你还记得我?”李和还是很客气的给他倒了茶。

    高建平叹口气道,“怎么能不记得,那可是我父母的房子,当初迫不得已卖给你们,我心里可是痛苦的很。

    我去看了,那房子还空着呢,如果我说我现在想赎回来,你会同意吗?”

    李和笑着摇摇头,“你明明知道结果的,何必再问?”

    “我出高价。。。。”高建平说完就后悔了,接着叹口气道,“忘了,你最不差的就是钱,在你面前提钱是我不自量力了。”

    “这和有钱没钱没什么关系。”李和拒绝了他递过来的烟,“戒烟了。”

    “她怎么样?回来后,我打听了一下她的消息,没看到她人,听说是生了一个男孩,不过肯定不是我的。”高建平肯定的道。

    “是的。”李和没否认。

    “嫁人了?”高建平接着问。

    “没有。”从高建平的语气里,李和听不出关心,纯属是好奇居多,“你没有愧疚?”

    “愧疚?两个人既然不合适,为什么要强撑下去?”高建平忍不住还是点着了烟,从嘴里吐个烟,道,“其实耗下去对谁都没好处,与其这样,不如快刀斩乱麻,各走各路,逍遥自在。”

    李和盯着他道,“我可以替你保密,但是请对金仪好点,不然我们就没这么好说话了。”

    “难道在你眼里,一个人连主动提出分手都是错的?你看我不像好人?”高建平没有躲避李和咄咄逼人的眼神,“既然不爱了,为什么不能分手?许多人就因为害怕担负心汉的骂名,选择忍耐,没有勇气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最终耗费自己的时间和青春在这段让自己无比疲惫的感情中。

    任何勉强和将就最终不仅仅是伤害当事人,可能还会迁就到两个家庭,甚至下一代,那么最后付出这样的代价就太大了。”

    听了高建平的话后,李和第一次开始正视他。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