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073、噩耗

    “老实点行不行?”李和恼了,他喜欢闺女的活泼,可是没个度的话,就讨人嫌了。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李怡委屈的问。

    “是,老子太喜欢你了!安静一点,让老子睡会觉。”李和把她从沙发上拎下来,不准她再乱折腾。

    何芳道,“实在不行,你进屋睡。”

    “你也管管她。”李和没辙,起身回屋,为了保险起见,还把门从里面反锁了。

    醒来后,看到李阔和李阔在客厅坐着,打了声招呼,接着问李阔,“店址选好没有?”

    李阔道,“在阜成门外大街,装修的差不多了,过阶段就开业。”

    李和抱着茶壶坐下,鼓励道,“那就好好干,收收性子,回去你爸还问呢,我就说你挺好,他们准备抽空就过来,你也做点成绩给他们看看,别让他们操心。”

    “我爸要来?”李燕很是惊诧的道,“昨个打电话,也没听他们说啊。”

    李和道,“估计这个月不来,下个月是肯定来的,肯定要会亲家的。”

    抬起头问李阔,“你见老丈人,老丈人怎么说?”

    李阔道,“虽然看我不快活,但是没反对,只让我们处着呗。”

    李和笑问,“什么叫看你不快活?”

    李燕笑着道,“谁家的白菜让猪拱了能快活的起来。”

    “谁是猪呢?”李阔得意的道,“好歹我也是潜力股。”

    李燕没好气的道,“少喘,好好做,哥这么帮你,你可不能让哥失望。”

    “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李阔对李和拍着胸脯道,“我要是做不好,不就丢你人了嘛。”

    李和道,“对我保证什么,做好做坏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对自己负责就好。”

    他也就是言尽于此。

    睡到半夜,家里的电话响了,他接起来,是孟建国的,他好奇这三更半夜的,孟建国能有什么急事,非在这个点打电话,只是他听孟建国说完,惊得电话从手里掉下而不自知。

    “发生什么事了?”何芳看出来了李和的异常。

    李和拿起电话,对着电话继续道,“老孟,我知道了,明天就去办签证,我们一起去。”

    挂完电话,他才对何芳道,“老穆自杀了。”

    “你那个同事?叫什么穆岩的?”

    “是他。”李和痛苦的闭着眼睛,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穆岩会走上自杀这条路的。

    “我记得他好像移民了吧?”

    “前年移民到澳大利亚的,怎么就发生这种事呢。”李和有着一种揪心的痛,“哎,他居然能犯这种糊涂。”

    这下子,他彻底睡不着了,下楼找了一包烟,在那闷头抽。

    早上,何芳看她精神不佳,也就没有让她送孩子,而是自己开车去送。

    这边,李和等齐华办好签证,在第三天就坐上了飞往堪培拉的飞机。

    不管是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是第一次来澳大利亚,他没有心情看什么风景、建筑,一到堪培拉,就转机前往穆岩所在地悉尼。

    “小李,你们来了,不好意思,大老远的麻烦你们来。”开门的是杨玲,她整个眼眶已经深陷了进去,显得非常的憔悴。

    屋子里还坐着几个人,有老外,有中国人,看到李和同孟建国等人也都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没事吧?”李和问出这话,就后悔了,感觉问的太傻。

    “你们坐。”杨玲尽量控制自己的情绪,给李和等人一人倒了杯茶。

    “你好,我是穆岩的老同事。”李和向坐在左手边的一个中年人伸出手,“我叫

    “你好,可以喊我nicole,我是他的老同学,是我鼓励他来澳洲的,只是没有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很突然,太突然了。”自称为nicole的中年人放下手接着道,“他是服用的过量安眠药,送到医院已经抢救无效。”

    “在自杀前有什么征兆吗?”问话的是孟建国。

    nicole摊摊手,“没有,在他自杀的前一天,我们还一起去沙滩烧烤,有说有笑的,没有什么异常。”

    李和估计从他这里也问不出什么,可是看到杨玲这样子,他又不好催着问。

    当晚,一行人在一家酒店住下,第二天一早坐了直达举办葬礼的教堂。

    穆岩的葬礼是按照澳大利亚本地的风俗办的,先在教堂内举行,由牧师主持追思礼,然后再一同前往墓地。

    李和想哭,可是已经哭不出来,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在异国他乡,穆岩匆匆的结束了自己的人生。

    穆岩的房子是买的,三层小楼,在本地属于平民化的房子,李和百无聊赖的,围着转了一圈,屋里太过压抑了。

    “吃点东西吧,哪怕喝点稀饭也是好的。”孟建国安慰杨玲道。

    “谢谢,我很好。”杨玲笑的很勉强。

    李和道,“哪怕是为了孩子,也要坚强一点。”

    穆岩的儿子已经是十来岁,杨玲没吃东西,他也没怎么吃。

    “你说他怎么这么狠心呢。”杨玲再次忍不住哭了,“我早先就说他读书读傻了,太傻了。”

    她进到书房,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日记本,“你们看看吧。”

    李和先接过,随意翻了两页,目光最后钉在最后一页:

    这两年抑郁症很严重,受不了了,就去死一死,没什么重要的原因,大家不必在意我的离开。

    看到这一行,李和的眼泪水终于唰拉拉的下来了。

    他一直不知道穆岩有抑郁症。

    把日记本从头至尾大概翻了一遍,都是穆岩这两年的心路历程,他发现穆岩真的过得很痛苦。

    他现在才明白,为什么穆岩会在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来到澳大利亚,原来一切都是逃避。

    把日记本给了旁边的孟建国,然后问杨玲,“你这后面有什么打算吗?是回国还是继续呆在这里?你放心吧,不管你怎么选择,后面我会帮你安排。穆岩在公司还有股份,你和孩子都有继承权,生活上不用担心。”

    杨玲道,“当初是他来,我才愿意跟着来的。现在他不在了,我一个人在这更没多大意思了,人家说话我都听不懂。”

    ps:强行更了一章。求个票哈!谢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