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072、你不知道我在想你吗

    闺女任性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让他在左邻右舍丢了人,他相信用不了多久,方圆几里地的人都能知道,他桑永波的闺女闹自杀呢!

    他都不好意思出门!

    不过,他总是能安慰自己,闹归闹,总归没有出大事,是不幸中的万幸!

    李和道,“都是这个年龄过来的,都明白,孩子开始有自己想法,跟你不对付很正常。”

    桑永波道,“过阶段就让她去浦江,进场上班,让她看看挣钱容不容易,省的她在家和我闹心。”

    潘广才问,“她一个人不行吧?”

    桑永波道,“她大舅他们在浦江,她一个人去我也不放心。”

    “是得有人看着。”李和表示同意,像这种充满逆反心里的女孩子,出社会不用几年,就会成为所谓‘爱情’的牺牲品,只要有个男的待她好,就会奋不顾身的和家庭决裂。

    随着这几年出去打工的姑娘越来越多,在农村里经常流传的就是谁家的姑娘跟谁跑了之类的传言。

    大部分属于偏见,见不得姑娘外嫁。但是从现实来说,娘家人不在身边,没有什么帮衬,再加上经济条件不好,这些外嫁的姑娘鲜有过得好的。

    在桑家吃好午饭,他就回家睡了一觉。

    醒来的时候,发现他老子坐在门口发呆,就问,“没去打牌?”

    李兆坤百无聊赖的点起来了烟,叹口气道,“没事。”

    李和问,“是不是有什么心思?”

    这不是他老子的的风格啊?

    什么时候玩起来了深沉?

    李兆坤道,“王老鼠没了。”

    “我前几天见着不是还好好的吗?”李和惊讶的很。

    李兆坤道,“昨个晚上,后半夜雨大,他害怕土坯房子别塌了,就拿棍子重新抵下,结果倒霉,就那会塌了,埋里面,扒拉出来都没气了。”

    “是挺倒霉的。”李和理解李兆坤的心情,毕竟他的基友不多,王老鼠恰恰是其中的一个,虽然坑他的时候居多。

    李兆坤站起身,把烟蒂踩了,然后道,“晚上你自己安排,我去他家看看,搭把手也是好的,可怜了咯。”

    下雨,到处是泥泞,人还犯困,李和哪里都懒得去,甚至去李隆或者老奶家蹭饭都不愿意。

    李兆坤接连两天没回来,他一个人就简单对付,煮一锅面,从早吃到晚,剩下的时间就是睡觉。

    “吃这个怎么行?走,去我拿,让你老婶炖猪蹄,咱爷俩抱着啃。”他没有想到是李兆辉会来找他。

    “那好。”李和推脱不过,只得跟着李兆辉走。

    俩人偎着炉子吃锅子,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却最终还是说到了李阔的事情上。

    “那姑娘不能看不上咱们这种家庭吧?”三婶提出了自己的担忧,“听燕子说还是大学生呢。”

    自己儿子,她当然了解。

    “是啊,你说这小子能有这么大运气?”李兆辉更是提出质疑,他自己的家的崽子,他自己都瞅不上,更何况是别人。

    李和笑着道,“那丫头我和燕子都见过,看着还不错,配李阔绰绰有余。我前阶段听说好像已经见完人家姑娘家长了,什么情况,我还不知道呢。”

    李兆辉道,“我听燕子说,人家父母也没什么意见,就是嫌弃他学历低了,不过好在没反对,我就琢磨着我什么时候过去一趟,跟人家父母碰碰头,要不然大人不露面,人家以为咱们不当回事呢。”

    “是啊,这彩礼是不是得商量一下?乡下再金贵也就大几千顶死,他们这不能狮子大开口吧?”三婶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李兆辉训斥道,“这些都是小事,要是会过日子的,给多少都不过分。”

    李和可不会把李兆辉这话当真,只是夫妻唱双簧罢了,笑着道,“等我回去让何芳探探口气,估计不会多。”

    李兆辉道,“多少我都不怕,只要俩娃过得好就行。”

    “你们什么时候过去?要不等李阔带她回来认认门也行。”李和建议老俩口不用去的那么着急,“我跟燕子都在那呢,有些事情你们不用多操心。”

    李兆辉道,“那不行,不能什么事都指望你,听燕子说你还借钱给那小子开店了?你这做哥哥的可不能那么惯着。“

    李和道,“都是自己家兄弟,又不是外人。”

    天放晴之后,李和同李兆坤商量回去的事情,李兆坤这次没有二话。

    他先把李兆坤送回香港,在香港过了一夜,第二天就北上。

    “李老二,你还知道回来啊!”李怡双手掐着腰,对李和出去这么长时间,表示很不满。

    李和板着脸道,“谁教你这么跟老子说话的,没大没小。”

    “哼!”李怡勾着他的脖子,一本正经的道,“你不知道人家很想你嘛!”

    “嘿。”李和立马又转怒为乐,“小犊子真会说。”

    何芳道,“赶紧去洗个澡,身上一股味。”

    “好。”李和把李怡放下来,脱下外套,然后问,“今年的招生怎么样?”

    联合利华大学的建设并没有完全竣工,只有一部分主楼完工,但是目前已经开始招生。

    何芳道,“五个科系只招了163人,你说怎么样?”

    李和调侃道,“老师都比学生多了。”

    何芳道,“我们正在跟教育部申请,尽量纳入高校统招,单纯依靠自招,估计现在是什么戏了。”

    李和问,“学费多少?”

    1996年之后,我国部分高校进行了并轨改革,对学生实行了收费制度,公办学校尚且如此,何况是民办。

    “2300。”何芳笑着道,“以前觉得搞教育没什么,现在觉得真不容易,每天都亏着钱呢,这压力一般人可是受不住。”

    “我亏得起。”李和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态度,既然选择了办教育,他已经做好了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

    洗完澡,本来想吃饭,可是眼皮子打架太厉害,躺沙发上就睡着了。

    李怡没让他睡得如意,在沙发上跳来跳去,纯心不让他老子睡觉。

    ps:等感冒好恢复正常更新,今天还是只有一更,非常抱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