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066、求个票哈....

    这一下子让李和有点猝不及防!

    一个孩子决心认真哭的时分,不克不及放纵本人的悲伤绝望,决不会看出他的缺陷来。

    纯真的哭是专注的,一丝不苟的,专业的无可挑剔!

    以至于让那原本就无私的的母爱,更加的无所适从,此刻招娣偌大的内心,只容得下一个他。

    “咋了?哭什么呢?是不是想妈妈了,妈妈不是回来了嘛,噢噢,乖啊。”

    招娣一边哄,一边给他擦眼泪。

    “妈妈,我摔跤了。”何舟哭着的同时把破皮的胳膊给妈妈看,眼泪里好像有一种期待。

    “是不是又骑自行车玩了?”招娣一下子寒了脸,然后一下子提起他的胳膊,搂着屁股,啪啪几下。

    李和本以为何舟会哭的更响亮,令他诧异的是,何舟的哭声戛然而止,擦擦眼泪,又变得若无其事,显然他自己也意识到剧本演砸了。

    “别打了,知道错就行。”李和见招娣还要打,就过来挡着。

    招娣问何舟,“知道错没有?”

    “知道了。”何舟点点头。

    “哪里错了?”招娣接着问。

    “我不该穿开裆裤,好疼。”何舟蹙着眉毛道。

    所有人不禁会心一笑。

    招娣不再搭理他,任由他跑出去玩,转过头问李和,“回来看你爷的?这两天忙,没顾得去看看。”

    来弟朝着姐姐的身后张望了一下,问,“阿爸呢,二哥想找他喝两盅呢。”

    招娣笑着道,“他哪里待的住,家里还有那么多事呢,从厂子里一出来,就嚷着要回家,我让人送他回去了。你家里有事就先回去吧,我这里用不着你。”

    “那好,我回去了。”来弟回屋收拾了一下衣服,不一会儿就背着一个包出来,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再不回去,他爸估计得报警了。”

    “你在这坐下,帮我看下何舟,我开车送她。”不等李和应下,招娣就接过来弟的包,一起出了门。

    “二哥,回头喊你吃饭。”来弟临走招呼了一下。

    李和道,“一定,路上慢着点。”

    家里只剩下爷俩,何舟干巴巴的看着李和,突然问李和,“你认识我爸爸吗?”

    李和迟疑了一下,终是笑着点点头,“认识。”

    “我爸爸比你厉害。”何舟昂着头。

    “你见过?”李和的心有点不是滋味。

    “我妈妈说的,我爸爸会抓鱼。”

    “我也会。”李和起了逗弄的心思。

    “我爸爸会写字。”何舟不服气。

    “我也会。”

    “我爸敢抓蛇。”

    “我也敢。”

    “我爸爸敢走夜路。”

    “我也敢。”

    “。。”

    爷俩就这么乐此不疲的都起来了嘴。

    一个是不服气,一个是纯属逗弄着玩。

    “我爸爸敢吃屎!”何舟放出来了大招!

    “我也。”李和辛亏反应的快,这个他真不敢!

    何舟得意的问,“你不敢了吧?”

    “这个也是你妈妈说的?”李和忍不住问。

    何舟道,“这个是我猜的,我爸爸就是比你厉害。”

    李和苦笑不得,不管承认还是不承认,受伤的那个人终归都是他!

    头一转,不愿意再搭理熊孩子。

    何舟像战胜的公鸡,雄赳赳,气昂昂,顿时高兴起来,本来好好的在趴在桌子上拿着一只水绘笔在那画来画去,却没几分钟就在那哈欠连天,很自觉的往屋里去,脚上的鞋一蹬,自己爬上了床。

    李和看他沉沉睡去,就给他掖了下被子。

    拿起桌子上何舟的大作,虽然线条粗,没有章法,但是明显能看出那是一个人物像,短发,浓眉大眼。

    李和的鼻子忍不住一酸。

    “学了一年美术班,就会这些。”招娣突然出现在李和的身后。

    “回来的这么快。”李和有点不自然。

    “嗯,她家离我这不远,偶尔会帮我来看看孩子。”招娣进屋看孩子睡得香甜,就笑着道,“谢谢了,他现在挺闹腾的。”

    “为什么要谢?他同样是我儿子。”李和定了定神道,“我对他同样负有责任。”

    招娣笑着道,“不要提以前,真的,不必纠结过去,现在都挺好的,这已经不错了,不缺吃不缺喝,再多求就是贪心了。”

    时光的残忍正在于,只能带你走向未来,却不能带你回到过去。

    “我还是不放心你们娘俩啊。”对李和来说,他是努力的想记住每一个对他好的人,因为她们本可以不这么做的。

    招娣摇摇头,“那又能怎么样?”

    人的一生,都有一些说不出的秘密。

    挽不回的遗憾,触不到的梦想,忘不了的爱,但是该忘记的就要忘记,留在心底就好。

    “我是你们一辈子的依靠,有我在,没有任何人能欺侮你们娘俩。”李和搂着她,见她没有反抗,就搂的更紧了。

    “外面人瞧见不好,像什么样子。”招娣最终还是把她推开了。

    李和嘿嘿笑道,“那就关门。”

    有了上次的经验,他这次主动的跑到大门口,把远门给给了起来,然后一把抱起她就往另外的一间耳房钻。

    坦诚相待,干柴烈火,同时擦出火花,看得到彼此美丽的时刻,却无法照亮彼此的一生……

    播下一个行动,收获一种习惯,习惯的力量是很强大的,人每天有40%的行为并不是真正由决定构成的,而是出于习惯。

    一阶段,他除了往医院跑,就是往招娣这里来。

    只是,李福成一出院,他不得不跟着回乡。

    李福成一到家,来探病的人很多,李兆坤兄弟三个又不得不忙着摆酒席,李隆和李冬跟着打下手,而李和对这种事不关心,就瞎溜达。

    “喂,李老二。”

    “嗯?”李和衔着狗尾巴草坐在河坡上,眉头一皱,这李庄喊喊他李老二的人不多!而站在他眼前这丫头恰恰是其中的一个!

    这是桑永波的大闺女,具体叫什么名字,他一时还真想不起来。

    “你们家真厉害,县里的领导都来看你爷。”女孩子个子高挑,长睫毛,柳叶眉,漂亮清纯,只是却被那一身城乡结合部杀马特少女的穿着打扮给毁掉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