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059、分销权

    宋谷是百万裁军大军的一员,退伍安置后,并不安分,又南下闯荡,但是并不容易,几经辗转,通过老领导的介绍,最终到了丁世平的手底下。

    他被部队淘汰,不是因为他的能力不行,而是因为他是骑兵,像骑兵、铁道兵、司号兵已经不能完全适应现代战争的需求,现代战争需要的是装甲兵、炮兵和防空导弹部队、航空兵、陆战队这样的兵种和专业。

    第一次见面,他虽然被丁世平撂倒在地上,但是丁世平明白,这小子是故意放水,要不然谁撂倒谁,还说不定,只能感叹自己老了。

    丁世平对他非常的器重,竭力向李和推荐,甚至觉得董浩这样年龄偏大,反应慢一拍的,都可以下岗了。

    李和每次只是笑笑,并没有答应,他用人的首先标准永远都是忠诚可靠,宋谷才刚满一年,还不值得他去信任。

    中午吃好饭,杨学文就让杨淮和李沛收拾东西跟着回去,不愿意再多呆一天。

    两个孩子没精打采的,李柯一边啃着苹果,一边在旁边窃喜,她是逃过了一劫。

    只是,她没高兴多长时间,李和就给她这次夏令营规定了任务,回来之后,写一篇1000字的夏令营感想,她正不以为意,却又被接下来的话打入了谷底。

    “写的不好,还要重写。”李和没好气的道,“别想着能糊弄人。”

    “重写”李柯哼哼唧唧的道,“好还是不好,还不是你一句话的事情。”

    “那就回老家吧,美国也别去了。”李和不想和她谈条件,想当年,老五再是闹腾,虽然表面对他不客气,可是骨子里还是挺怵他的,现在这丫头倒好,横行无忌,不要说表面上怕谁,就是骨子里都是透着天老大,我老二。

    “你赢了!”李柯朝着李和竖起一根大拇指,腾腾的跑楼上去了。

    由于李和的干涉,泰国政府始终没有实行浮动汇率,更加上泰国首富谢正大挟155亿美金入市,泰铢暂时是稳定的。

    郭冬云匆匆忙忙的跑过来了。

    “李先生,谢国民先生刚刚来电话了,他认为我们可以反击了,现在已经亏损了接近3个亿美金。”

    李和背着手,点着烟,在屋里来回踱步,“奶奶个熊。”

    历史出现了偏差,香港居然毫无动静,这一点都不科学!

    “目前投机客中,获利盘居多,许多国际炒家实际上会见好就收,索罗斯见势,势必会转移资金进入印尼、马来西亚,到时候,一个周期可能一年半载,就没有了眼前这个机会。”郭冬云被李和绕的头晕,只能眼不见心不烦。

    李和叹口气道,“那就告诉你父亲和林绍良等人,现在所有的资金都归谢正大调控,这些炒家,来了就不用回去了,直接爆仓。”

    这件事,他不出头,也不准备让郭冬云出头。

    “是。”郭冬云一点都不怀疑李和的底气,因为没有人比她更了解这一次狙击索罗斯的底牌了,李和加上东南亚各大家族的资金比之亚洲四小龙的外汇储备还多。

    风雨欲来。

    在郭冬云与李和谈话后的半小时,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股市全线大涨。

    据最新的泰铢币值国际市场报价,以每一美元兑换25。33泰铢收盘,当天最高币值达25。28,这也是一年三个月泰铢最强值。

    好戏开盘,疯狂的泰铢在继续上演。

    随后,美国财政部向国会提交的半年度报告中,将泰国列入监视名单,认为泰国方面操纵汇率。

    当然,泰国方面矢口否认。

    看电视新闻看的无聊了,李和就关掉了电视,过程他懒得关注,他要看的是结果。

    从香港进入深圳,睡了一路,等到了四海酒店,浑身算酸痛,他考虑要不要在车里再加张床,不过也只是想想而已,他不喜欢房车。

    住在自己的酒店,吃在自己家的餐厅,喝着自己产的啤酒,对李和来说,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此刻坐在对面的付彪,在那说的口干舌燥,他其实没有听进去多少。

    “总之,整个深圳市场上,除了珠江就是咱们雪花啤酒了。”付彪原本对啤酒是不感兴趣的,奈何李和非要跟赵明霞就职的美国卡马洛啤酒公司较劲,他只能勉为其难的装作很努力的样子。

    李和问,“沈先生呢”

    他与沈立人的合作其实不仅仅局限于啤酒行业,双方共同出资15亿成立华润中再联合基金,在水泥、燃气、电力、基建领域进行广泛投资。

    付彪道,“本来是想等你的,结果好像有个什么会议,实在等不及了,夜里赶飞机走的。”

    “哦,对了,老丁这边,多关照一点,刚出来可能什么都不懂。”李和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安排丁世平。

    “付总,以后可得指望你吃饭了。”丁世平把姿态放的很低,主动向付彪示好。

    “丁哥,都是自己家兄弟,说这些可就是见外了。你跟着李哥这么多年,又是跑过毛子地盘的,见多识广,工地上的事情肯定能很快上手,这个我不担心。

    而且,我这边工地项目多,绝对不会少你活,即使我这边真没有,我这边朋友也多,你尽管放心吧。

    主要是这招工的事情,还有怎么管理工人,你可得留点神。”付彪和丁世平两个人原本就相处的不错,何况现在又有李和的嘱咐,他只有依从的份。

    “我可是什么都不懂,你在这行做的久,我都听你的。”丁世平想付彪肯定不会说这种无的放矢的话,这工地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讲究。

    付彪先同丁世平碰了一杯,然后笑着道,“丁哥,我建议你回乡招工。”

    “回乡招”丁世平把啤酒喝完,然后疑惑的问,“深圳、广州,这些年我常跑,我也是知道的,民工可是不缺的,就我刚才来这一路上,看那路边三三两两的坐着不少泥工、瓦匠,都等着老板招工呢应该不至于招不到人吧”

    付彪苦笑道,“不是招不到人,是招到的没法用。你得有自己的班底,而且还都是你能信任的。比如深圳这边,你要是马路上随便招,说不准,一个班组全是川渝、滇贵或者湘南过来的,人家一抱成团,你这包工头,就得被人家牵着鼻子走。”

    丁世平道,“不至于吧,我发钱,他们干活,还能有什么牵扯”

    “没那么简单,偷奸耍滑的多了去了,他们带头一鼓动,后面就有人敢跟着闹,你还没法子开除,一开除,他们能带走大部分人,你要是遇到工期紧的时候,这就要命了。”一直闷头吃的方全,好不容易才得了插话的机会。

    付彪跟着点点头道,“所以,你啊,别着急,先回乡招五六个懂工地的靠谱的老乡,不管是亲戚,还是朋友,带过来,这样你做事才有底气,不然你一个人,带着一帮子外乡人,跟个睁眼瞎就没区别。”

    李和对丁世平道,“你啊,就听付彪的,没错。”

    不止工地上是这样,工厂里同样是如此,许多有经验的厂子老板都会想尽办法不招一个地方的人,尽量做到多元化,有些厂子门口的招工启事甚至明目张胆的写要不招某某地方人,不是地域歧视,而是有可能他厂子里全是这个地方的人,不敢再继续招了。

    “好。”丁世平笑着道,“刚好我准备回老家一趟,叔伯兄弟多,不愁拉不到人,再不济,我还有那么多战友呢。”

    吃过饭,李和把方全单独拉到一边说话。

    方全越来越大,没有往丰朗俊逸的方向发展,而俨然是一个身高一米八,腿粗胳膊粗、胡子唏嘘拉差的东北抠脚大汉。

    很难让人把他和当年那个瘦不拉几,身无二两肉的毛头小子联系起来。

    “你这怎么吃的”这是李和的第一个疑问,不问出来,他心里不得劲。

    “姐夫,你别再笑话我了,这南方的水土不养人!”摸摸下巴上的胡子,方全很是郁闷,比他小不了几岁的孩子,都开始喊他叔叔了。

    李和笑着道,“估计你姐要是在大街上猛然看到你,都不敢认。”

    他和何芳是好些年没有和方全碰面了,都没有想到方全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方全道,“我是认命了,不然能有什么办法。”

    李和问,“我听你大舅妈说,你去年春节没回家了什么情况”

    何老太太非常的关心这个外甥,隔三差五的就要提上一回。

    方全吞吞吐吐的道,“我晕机。”

    “晕机”李和乐了,“白长这么大个,晕机也不能不回去,你妈身体不好,这些你都知道的,少让他们操点心。”

    方全道,“姐夫,这边已经买了房子了,等着马上装修好,想把爸妈都接过来。这边医疗条件好一点,就送我妈去广州的大医院看一看。”

    “好事,不过就怕姑爷他们不同意,听说又包了不少的地。”李和接着道,“再说,你买了这房子,他们肯定欣慰,少了他们负担,但是估计你爸妈也就当是你结婚新房,肯定是不会住的。

    而且,方力还在马上要升高中,不能把你弟弟一个人丢老家吧”

    方全急忙解释道,“方力就让他来这边读,彪哥答应我了,这边的户口能解决,以后能在这边参加高考。”

    “那就跟你爸妈好好商量,这边我让你姐再做做工作。”李和丢给他一盒烟,又接着问道,“这些年手里存多少钱了”

    “十来万吧,不过都买房了,现在手里还有点,准备装修。”方全有点羞愧。

    李和拍拍他肩膀道,“十万可是不少了,年轻还能再挣。”

    “嗯。”方全一直跟着杨学文和万良友,两个人未曾亏待过他,包吃住,还拿着在许多人眼里的一个月三千块的高薪。

    “有没有想过出来自己做”这是李和留下他的主要目的,他出来社会这么多年,有经验,有人脉,又熟悉行情,李和觉得是时候推他一把了。

    “做梦都想。”方全丝毫不掩饰自己的野心,“不过我不想做旧木料,没多大意思。”

    “为什么”李和还是抱着考校他的心思。

    方全道,“旧木料都是老房子拆下来的,越往后去,可供拆迁的老房子会越来越少,不是长久之计。我想做进口的胶合板,随着建筑业的发展,板材的需求肯定是越来越大,不赚钱都不可能。”

    “你英语也就会ABC,还想做进口”李和调侃道,“好高骛远可不好。”

    方全道,“南方这边做进出口的,不会英语的老板多了去了,这有什么打紧”

    李和道,”据我所知,国内生产板材的企业很多,你找个厂子产品代理就是,没必要进口吧”

    “国内的板材企业大部分都是属于林区的,基本都是亏损状态。”方全见左右无人,低声道,“姐夫,你不做这行,你不晓得,现在市面上基本都是国外走私过来的胶合板,大老远的运过来,比林区还要便宜好几成,林区的板材根本就卖不出去。”

    “别跟我说,你想搞走私”

    方全讪讪笑道,“我有那心,也没那本事啊,我就是想走正规路子,少赚一点都行。”

    “别想着歪门邪道的,只要你有本事,想赚钱我这里路子多的是。”李和朝着齐华招招手。

    “李先生”齐华小跑过来。

    “巴里多太平洋公司在国内有分公司没有”李和想起来了印尼木材大王彭云鹏,他旗下的巴里多公司全世界最大的板材供应商。

    齐华道,“有的,他们和付彪、平松他们还有业务往来,国内的负责人跟我也经常联系。”

    李和指着方全道,“帮他拿个分销权。”

    “没有问题。”齐华满口应承。

    “分销权”方全在旁边听了大概,当场就愣了,“哥,你的意思是”

    他还是不大敢确定。

    李和笑着道,“你自己去跑注册,到时候让你齐哥给你弄个进口渠道,就这么简单,至于资金。。。。。”

    他转过头对齐华道,“去给他联系家银行贷款。”

    这是最简单的办法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