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058、一代自比一代强

    “什么叫层次低的人?”李和又忍不住接着问。

    “就是那些拥有低级趣味的人呗,”李柯似模似样的道,“他们做的事情对于现实其实并没有任何改变,幼稚,可笑。”

    “多大了啊,丫头。”李和想不到她小小年纪居然能说出这种话。他理解了这个丫头的意思,层次无关乎权势与财富,而是人与人之间的认知差距。

    “大伯,你什么记性!”李柯发出了自己的不满。

    “14?”李和不确定的问。

    “那是周岁!”李柯踢了踢脚下的沙子,用手挡了挡太阳,“哎呀,晒黑了。”

    “既然你想做高层次的人,那就努力学习,提高自己的认知和见识,不要太在乎自己的外表。”李和笑着调侃。

    “哼!”李柯突然高声的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看到美女眼珠子都要掉下来!”

    而你居然还告诉我外表不重要!

    “胡说八道。”李和左右张望,见没有其他人,才松了一口气,板着脸道,“一天到晚,嘴巴都没个好,有这心思怎么不用在学习上。”

    李柯没有被李和唬住,翻个白眼后,立马就跑了。

    “熊玩意。”李和只能替他兄弟默哀,早晚有够李隆头疼的。

    李兆坤的游艇生意扩大之后,可谓是日进斗金,但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他的干劲却越来越不足了,特别是那次车祸之后。

    不止是他是这样,就连他的好搭档,兼好基友张老头,走起路来都开始摇摇晃晃,半死不活了,只能在家养老,哪里都没法去了。

    不过,张老头却把自己的儿子张有德推荐给了李兆坤。

    张有德一直帮着李兆坤照看船舶停靠口附近的小超市,但是,不管怎么样殷勤和能干,都入不了李兆坤的眼,只是现在“人才短缺”,他还是顶了他老子的班,成为李兆坤的手下大将。

    李兆坤偶尔往游艇船舶码头那边转悠一下,大部分时间都是在附近渔村打个小牌或者和人喝个小酒。这一切,李和都看在眼里,一个男人突然没有了事业的企图心,看来是真的老了。

    今天大女婿过来,李兆坤破天荒的没有外出,而是亲自作陪,杨学文还没来得及受宠若惊,就又被老丈人骂的满脸唾沫,只因为他骂了杨淮。

    当着儿子的面,他第一次叹气,从来没有犯过这种愁。按照他的想法,现在的条件比之以前不知道要强到哪里去,要知道,搁他们以前,能有个白面馒头,有口饭吃,他们就能知足了,就会感觉到满足的不得了。

    反观现在的孩子,不但有吃有喝,还吃的都是最好的,读的学校也是最好的,压根就没有受过一点苦头,为什么他们就这么不听话呢?

    现在连家都不愿意回了!

    他甚至有点痛苦的想,他做错了什么!

    “别哭了,你爸说几句怎么了?”李和对于杨淮的这种小女儿状也是颇为无奈,然后拉过尴尬的杨学文,“咱俩出去走走。”

    “哎。”出了大门,走在木栈道边上,杨学文一个劲的长吁短叹。

    李和道,“孩子大了,有自尊了,哪里还能这么说。”

    “有烟没有?给我一根。”

    “嗯?”李和愣了愣,杨旭文是不抽烟的,他摸摸口袋,空空如也,现在戒烟,口袋很少装烟,转过身对不远处的丁世平做了一个夹烟的收拾,丁世平迅速的扔过来了一包烟,烟盒里还塞着一个火机。

    他拿出烟先给杨学文点着,最后忍不住,也给自己嘴巴塞了一根。

    杨学文抽的是过堂烟,烟进了嘴巴,连个循环都没有,就径直出来了,但是即使是这样,依然把他呛得不轻,一个劲的咳嗽之后,才道,“你说现在这帮子熊玩意都咋了?啊,老子不缺他吃,不缺他喝,一个个还洋腔的很。你说是不是欠揍?”

    李和笑着道,“如果揍有用的话,你不用怀疑,我肯定把老五往死里揍。”

    羡慕的看着李和鼻腔里窜出来的烟圈,杨学文摇摇头,“女孩子跟男孩子能一样嘛。”

    “如果现在的孩子,还是和我们那会一样,那是时代的退步。”李和安慰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自比一代强,你啊,都是瞎操心。”

    杨学文道,“那也是你这个做舅舅的给的条件好,不然我可没本事给他现在这条件。可气的就是不听话。”

    “说这些又没意思。”李和接着道,“他现在读的书可比你多了,还有什么道理是他不懂的?不要太小瞧人,咱们该吃就吃,该喝就喝。”

    “那我就带他回去住上半个月,之后随便他吧。”杨学文最终还是向儿子妥协了。

    两个人往家走,李和突然想起来了什么,朝着身后的丁世平问,“你家丫头成绩还好吧?”

    丁世平骄傲的道,“这丫头自己申请的什么大学,在英国,开学就去。反正学习上乱七八糟的我也不懂,全靠她自己了,只要我一口气,就可劲供着她读。”

    “那你得请吃酒。”李和惊讶的很。

    “那必须的。”丁世平哈哈大笑。

    李和问,“工作上有没有什么想法?”

    跟着他这些年的保镖,他都给做了不少安排,兰世芳的物流做的有声有色,万良友和杨学文一起收购旧木料,也没少赚,张兵媳妇接到身边以后,也被他安排到一家物业公司做副总,眼下,唯一没有着落的就是丁世平了。

    “这个我是无所谓。”

    丁世平被问的一愣,要说他没有想法是假的,可是,总没有什么头绪,他是近五十岁的人了,哪怕是做保镖和种地,都已经力不从心。

    李和承诺道,“不管是回乡,还是想去哪里,我都能安排。”

    这点他很有自信,他有遍布全国的集团公司和子公司。

    丁世平咬咬牙道,“我都听你的。”

    李和想了想道,“我的意思是这样,其实现在给你什么工作,工资都不会太高,不如出来单干。付彪的向阳地产做的不错,旗下有很多施工和拆迁项目,如果你有这方面的想法,可以先跟在他后面接点活做,不会少赚。”

    “做包工头?这个好。”丁世平咧着嘴笑了,稳钻不赔的生意,做包工的主要风险在于工程款拖欠,但是他相信有李和在,不管是付彪,还是平松,甚至是陈立华,都不会差他的钱。

    其实,他明白,这是李和变着法子给他钱呢。

    “那就这么定了。”李和随即又接着道,“但是你走了,这边的交接人选得安排好。”

    “你放心吧,小宋能独挡一面的。”丁世平指着站在远处的一个年轻人道。

    “那就好。”对于这个叫宋谷的新加入来的保镖,李和还是比较认可的。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