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024、又少一人{二合一章节,四更}

    停顿了一下,又接着道,“都是金老师的学生,大家的心思都是一样的。”

    “嗯。”王永点点头,笑着问,“听说你发财了?光你弟弟现在就不得了,又是酒店,又是出租车,听说现在还搞了个驾校?”

    “一般吧。”李和淡淡的道,“你去忙吧,回头我找你,有个事情和你商量。”

    “好。”王永转身带着两个人蹬蹬的上楼了,李和生怕木质的楼梯会被踩塌。

    按照金老师的心愿,她的身后事一切从简,没有停灵,没有告别仪式,只有一份简单的讣告贴在学校的大门口,主要内容就是某某同志因病于某年某月逝世,说明了一下出殡的时间。

    出殡的这天早晨,来送行的有金老师生前在学校的十几个同事,还有李和等一干二十来个学生。

    但是,并无一个亲属。

    站在淮河边,李和撒了两把骨灰,蹲在河边久久说不出话来。

    王永过来蹲在他跟前,笑着道,“晚上喝一杯?”

    “跟你说个事。”李和站起身,把脚上的泥巴往旁边的草上蹭了蹭。

    王永仰着头问,“什么事,尽管说,其它的我不敢说,但要是你有什么亲戚孩子想上我们学校,交上一点借读费,我能保证你成。”

    他也只在学校有点权势,他想不出除了学校事,还有什么事能帮得上李和。

    李和摇摇头,“不是孩子上学的事情,还是金老师的事情,还得知会你一声。”

    他自己都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上一中这种对普通人来说,千难万难的事情,到他这里变成了微不足道的小事。

    “这不都完结了吗?还能有什么事情?”王永不明白了。

    李和道,“金老师不是留下来五万块钱作为学生的奖学金吗?

    说实话,这些钱太少了,我给添95万,凑足一百万吧,以金老师的名义作为专项奖学金。”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了。

    王永愣了愣,刚伸出到李和额头上的手,就被李和拍了下来,他讪笑都,“大热天的,没被晒昏吧?”

    “滚一边去,没跟你开玩笑。”李和没好气的道,“就说你同意不同意吧。”

    王永道,“凡是有利用学校的政策我都有坚决拥护,凡是有利用学生发展的项目,我都坚决支持!毫无保留!”

    边梅耻笑道,“王胖子,少油腔滑调,说些没用的。你哪只眼睛看他李老二像缺钱的样子?

    别说他,就是我都不缺这100万!

    一千万,一个亿,对人家来说也就是洒洒水而已。”

    “瞧我这猪脑子。”王永尴尬的拍拍自己的脑袋。他李老二的弟弟都是千万富豪,这还是李老二扶持的结果,他李老二起码也是亿万富豪!

    最后众人重新回到金老师家,李和从她的遗物中找了一本英语词典,随手夹在胳膊底下,带走作为纪念。

    独自漫步在空荡荡的校园里,那好像听见了那读书声,那向食堂奔跑的步伐,青春在这里潦草收场,只剩下不看的回忆在脑中晃荡。

    “喂,李老二,唱首歌呗。”叶芝出现在了李和的身后,同行的还有王永和边梅。

    “我不会唱。”李和没有那个心思。

    短短几天,送走两个老人,他的心里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好受。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起头的居然是五大三粗,一脸油腻的王永,而且选的还是这么小清新的歌曲!

    他的声音嘹亮婉转,一边唱的同时还不停的看向叶芝。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叶芝接着跟着唱,但是面对王永的时候,脸色僵硬。

    可是朝向李和的时候,她的脸上却是溢满甜蜜笑容。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他妈倒霉到底,谁把你的长发盘起,掉满了满地的头皮。”李和情不自禁的也跟着哼上了。

    等到他唱了一半,发现还没有人接上,就转过头,发现二个女人在那目瞪口呆,而王永却在对自己怒目而视。

    边梅没好气的道,“李老二,能不能好好唱了。”

    “没毛病啊。”李和死不悔改,反正唱的挺顺溜的!

    “我叫你没毛病!”叶芝突然张牙舞爪的扑向李和,李和吓得赶紧跑。

    一个在后面追,一个在前面跑,倒是成了校园的一道风景。

    当晚,边梅请客,在一家小排档,几个人全部喝的晕头转向。

    但是结账的时候,王永却是非要抢着给钱,不让他付账,他就不依!

    几个人都有点迷糊,这小子怎么突然这么大方啊!

    王永把钱包夹在怀里,双手叠在胸前,笑着对叶芝道,“咱俩家顺路,一起走吧,不然你一个女孩子也不安全。”

    叶芝也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只是指着边梅和李和道,“咱们可不能这么自私,待看她们安排好才行,她们俩这喝的也忒多了。”

    边梅搂着叶芝道,“咱俩好姐妹,你可不能丢下我不管。”

    “好,我陪着你。”叶芝高兴得很。

    边梅对李和道,“你送我俩,你司机呢?”

    李和努努嘴道,“搁那呢。”

    两个女人就这样上了车,李和交代完张兵,就又拉着王永坐下,要了两瓶啤酒,继续喝。

    “李二和,你是不是结婚了?”王永问的很突然。

    李和点点头,“是的,大儿子都九岁了。”

    王永认真的道,“咱们都不是小孩子了,每一个人都需要对自己的婚姻负责任。”

    李和举起杯子,“为这话敬你一杯。”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他想不到王永能说出这番话。

    “叶芝是个好姑娘,他不能再受伤害,也经不起伤害了。”王永把喝完的空酒杯往桌子上一跺,好像赌气似得。

    “是,她很好。”李和被这话弄得一头雾水。

    两瓶啤酒喝完,他干脆找老板又要了一箱子,每人面前启开六瓶,笑着道,“咱们俩上学的时候,虽然关系一般,但是你年龄比我大,有什么当说的,你尽管说。”

    “你不要仗着有钱为所欲为!”王永说完这番话,涨红着脸腾的站起来,头也不回的走了,不管李和怎么喊他,他都没有止步,穿过车来人往的马路,拐进一个巷口,淹没在黑暗中。

    “有鬼了。”李和被晾在这里,不晓得这叫什么事情了!

    他继续一个人喝酒,喝完第三瓶的时候,一个人影站在了他跟前。

    “你怎么又回来了?”看到边梅去而复还,李和很是诧异。

    “我把叶芝送了回去。”边梅看了看一旁的空酒瓶子,笑着道,“你又喝了这么多?”

    自己拿了一瓶启开的酒,给自己倒一杯。

    李和道,“你们走后,我跟王永俩继续喝的,就是喝到半道,不知道他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跟我较劲,跑掉了,你说我冤不冤。”

    “不怨。”边梅回答的很肯定。

    李和又给她倒了一杯,笑着道,“什么意思?”

    “人家吃醋很正常啊。”边梅再次一饮而尽。

    “他吃的哪门子醋啊,关键就是吃醋,也不该吃到我这里吧?”李和还是被蒙在鼓里,一无所知。

    边梅道,“当然是叶芝的醋,他喜欢叶芝。”

    “他喜欢叶芝,就喜欢呗,他追就是了,跟我有一毛钱关系?”李和看张兵在马路牙子上坐着,就朝他招手,道,“晚上不回去了,就在附近找个酒店睡吧,你自己吃点东西,喝点酒。”

    张兵应好,在大排档的一个边角坐了下来。

    边梅道,“难道你没有发现,叶芝一直都是跟你说话的,而且说的很高兴,并不怎么搭理王永,王永那郁闷劲你是没见着。”

    “我这是无妄之灾,真是针尖似得细眼,嫉妒到我头上,也是没谁了。”李和又好奇的问,“王永这么大的年龄,不可能还没结婚吧?”

    边梅拿了根牙签,一边剔牙一边道,“早就结婚了,只是结了婚又离了。”

    “挺可惜的。”事实上,他还是比较认可王永这个人的。

    “可惜什么?按我说,趁着没孩子,早离早好,他刚从师范学院毕业,分配到这里来教书,一个月那丁点工资,怎么养的起娇滴滴的千金小姐。

    所以啊,这老话没错,就得门当户对,不能高攀,也不能下嫁,要不然不论男女,都好过不了。”

    “我倒是没瞧出来,他对叶芝有这意思。”李和刚站起身,还在旁边喝酒的张兵也跟着起来把单给买了。

    他帮着边梅拦了一辆出租车,待车子远去,他才同张兵在旁边的一家酒店要了间住宿的房间。

    酒店位于路边,一晚上全是大卡车呼啸而过的声音,一辆接着一辆,甚至路边和路边的房子都跟着颤抖。

    因此他没有睡好。

    他醒来的时候,天才刚刚亮,他是被热醒的,酒店空调坏了。

    他没有喊张兵,自己一个人去楼下吃了点豆浆油条。

    吃饱喝足,此刻正无所事事,他既不愿意去李隆那里,也不愿意回乡下。

    鬼使神差的,他上了一辆出租车,跟司机说了地方。

    出租车在巷口的停下,司机拍拍计价器,“车子进不去了。”

    “谢谢。”李和丢下五块钱,下了车。

    在巷口绕了一大圈,才找对地方。

    但是,到了地方之后,他又有了担忧,正是孩子暑假,娘俩会不会回乡下呢?

    可是,他又想,他在乡下那几天,也并没有看到娘俩。

    门是关着的,但是没有从里面反锁,他轻轻一推,吱一声,门开了。

    院子里一个小孩子听见响动,猛然抬头,用手里的竹竿指着李和道,“你是谁啊!”

    他多么想冲着他吼,我是你老子!

    他相信,此刻他一定能吼出威严和气势的!

    朝屋内眺望,他有些失望,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小家伙见李和没说话,就朝着屋里喊,“妈妈,偷小孩的来了!”

    “再胡说,我抽你啊。”人未到,声已到。

    “忙呢。”看到招娣,李和激动的很。

    “你怎么来了?”招娣显然没有预料到这种状况,有点慌张。

    “我一个老师过世了,过来帮着处理下,昨晚就没回去,睡了一晚,就想着来你这看看,看看你,还有看看孩子。”李和就这样杵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他全然感受不到招娣的热情了。

    “给叔叔搬椅子。”招娣对何舟道。

    何舟果真很听话的去客厅搬了一把比他还高的大椅子出来,放到了李和的跟前,然后又很有礼貌的问,“叔叔,你喝茶吗?”

    “谢谢,叔叔不渴。”

    “妈妈,叔叔说他不渴,我就不用倒茶了。”何舟一本正经的向招娣汇报。

    “那就去玩吧。”招娣一挥手,小家伙就风似的窜到了门外,她不忘记喊,“不要跑远。”

    “就你一个人?”李和没有发现有其他人。

    “地里这阶段忙得很,我爸现在身子骨不好,让他抛地,他又不乐意,非在乎那点收成,我也没办法,只能想办法给他减轻负担了,就让来弟他们回去帮忙了。”招娣一边晾衣服,一边和李和说话,不过一直都是背着身子的。

    “我帮你。”李和过去帮她扯起被单的一头,两个人反向旋转,挤干净里面的水。

    “谢谢。”招娣的声音很小。

    “你很生我的气?”李和终于忍不住问了。

    “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招娣反问。

    “可是,你以前待我不是这样子的。”李和感觉气闷,好像是有力无气使的感觉。

    招娣转过身,认真的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那有什么不一样吗?”李和感觉她有点冷漠。

    招娣道,“以前没孩子,现在有了孩子。”

    “那又有什么不同?”李和追问。

    “以前你是天,你是地。”招娣转过身,怔怔的看着李和,“现在,有了孩子,他就是我的命了,我是为了他活着了。”

    李和一声长叹。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