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1013、情有可原

    “是。”郭胜琳用愤恨的语气道,“但是,我和我阿娘讨厌这个女人不是因为她们不给寄钱到家里,我阿娘虽然是聋哑人,可是她也是母亲,她爱我哥哥,也爱我,我们家很穷,日子很艰难,可是从小到大,她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给我和哥哥最好的。

    哥哥参加工作后,寄回家的每一分钱,我阿娘都舍不得花,都是存着的,哥哥跟他说找到对象那天,那些钱她还是塞给了我哥哥。

    哥哥不要,她就在一个劲的哭,一直比划。

    最后,我哥哥哭着拿回去了。”

    “那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李和发现自己这个时候,自己的理解能力有点不足,还是有点犯迷糊。

    “去年,我哥哥第一天带这个女人回家的时候,我还在学校,为了迎接哥哥的女朋友,我特意请假回了家。”郭胜琳平复了下心情,不紧不慢的道,“我家是三间石屋子,我们那山区,你知道的,最不缺的就是石头,我父亲是方圆几十里地最好的石匠,他和我娘结婚后,一凿子一凿子的砌了我们那时最好的房子,墙面光溜溜,地面也是光溜溜的。

    我哥哥去年结婚时30整,那座房子也是30年了,老旧的很,我娘尽管不会说话,可是她心里明白,她怕新媳妇嫌弃,特意去镇上买了墙纸,我哥哥那间屋子她都给糊了一遍,甚至坑洼的地面,她自己用我父亲留下的凿子,从早到晚,跪在地上,挨个砖凿一遍,地面又是变得光滑溜圆。”

    李和又点起一根烟,没有插话,就那样静静的听她说,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这哪里是个乡下姑娘!

    这见识,这气度,这逻辑,和刚才那个害羞,甚至还有点唯唯诺诺的小姑娘完全是两个人。

    “我哥哥带回来的女朋友很漂亮,最重要的还是个城里姑娘。听说我哥带了一个漂亮的城里姑娘回来,那一天,方圆左右的邻居都来看了,我们家门口站满了,我娘很高兴,我哥很骄傲,当然,我也很兴奋,我觉得我哥就该配有这么好的姑娘。”

    她说起这话的时候,不经意的昂起了头,但是随即又神色黯然。

    “一个农村孩子,又成长在单亲家庭,能依靠自己的努力,读到硕士毕业,那是非常了不起的。”李和掸了掸衣服上落下的烟灰,淡淡的道,“最了不起的是你母亲,她一个聋哑人,培养出了两个大学生,在这正常的家庭来说,都是非常的不容易和罕见。”

    “是啊。”郭胜琳不知道是在哭,还是在笑,用淡淡的语气道,“我有一个世界上最好的母亲,也有世界上最好的哥哥,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那个人,你知道,我母亲不能说话,从小都是哥哥教我说话的,我跟在她后面就像个跟屁虫一样,他曾经说过,他是世界上最爱我的那个人。

    可是,现在,我没了哥哥。

    最爱我的那个人没了”

    还没说完,就又嘤嘤的哭了起来。

    李和就在那抽烟,待她停止了抽噎,就又继续问道,“然后呢,你哥哥女朋友,去了你们家,后面发生了什么事?”

    郭胜琳用手抹抹眼睛,擦擦鼻涕,道“我们全家都很高兴,左右邻居,亲戚朋友,也为我们高兴,哑巴的儿子娶了媳妇,好像比他们自己娶了儿媳妇还要高兴。”

    “但是,这个女人却是不高兴,她到我家之后,就质问我个哥,这么多人围着她,是把她当猴子看吗?

    我哥哥就解释说,是乡里的习俗,有新媳妇上门,总要来看看。

    就这样哄好了,当天中午,我娘杀了一只老母鸡,我娘让我哥把鸡腿夹给了她,结果呢。

    你猜,你是绝对想不到这个女人是怎么做的,她把鸡腿往地上一扔,说鸡腿上的毛没拔干净,是想恶心死她吗?

    我哥哥赶忙说不是。

    你知道吗,我当时看到我哥哥那慌张的神情,我是多么的痛心吗?”

    “听你这么一说,这女人还真不是东西了。”

    李和听到有这样的极品女人,恨不得都想当面抽一巴掌。

    “可以说是毒蝎心肠,是她害了我哥哥,我哥哥挣得每一分钱都给她了,她还不知足,还骂我哥哥没本事。”

    她说的越多,拳头捏的越紧。

    “我知道的,我哥哥被她逼的没办法了,经常陷入苦恼和无助中,她要吸血鬼一样,吸着我哥哥的血!

    我有时候给我哥哥打电话,我都能听见他声音里的嘶哑,我现在回想起来,当时他一定很痛苦,一定很难受。

    只能怪我太粗心,没有多关心他。”

    一时间,她又陷入了悔恨。

    李和感慨道,“娶妻不贤祸三代。”

    这话用在郭胜利身上很合适。

    “我能感觉到我哥哥很着急,特别是我今年要考大学,他就更着急了,他的钱都被那个女人管着,自己手里简直留不住一点。

    他却反倒安慰我说,让我不要着急,我上大学的花销,他肯定能有办法,家里的老房子他有办法,我娘的眼病,他也有办法。”

    郭胜琳抿着嘴,好像要说不下去的样子。

    “不着急,慢慢说。”李和终于知道了郭胜利在招标中作弊的理由,情有可原,但是法无可恕。

    “后来,他给家里寄了二千块钱,说这个钱是给我上大学用的,这个他做到了。”郭胜琳又接着叹口气,“可是他承诺我的送我去大学报到,这个没有做到。”

    “节哀顺变。”李和不晓得怎么安慰,只能找句话出来化解眼前无话可说的局面。

    “李哥,我知道那个女人借着我哥死的机会讹你们钱,我希望你们无论如何都不要同意。”她说的斩钉截铁。

    李和道,“放心吧,这件事我们会按照法律法规处理,该我们承担的责任,我们不会逃避,不该我们承担的,我们也不会多一分。你们见面没有?”

    “什么?”她没听懂意思。

    “和那个人女人,你们碰面没有。”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