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949、暗度陈仓

    “你说说吧,你这辈子失败不失败,啊,做生意吧,你不行,当老公吧,你又不尽责任,当老子们,孩子你都养不起,肩膀上没二两肉,扛不住事,这辈子尽是做些不靠谱的事情。”李和越说越是来劲,本来想抽烟的,但是最后还是忍住了,咽了咽口水,继续道,“当然,你也不是一无是处,还是有成功的地方,比如生儿子生闺女都能挺有能耐,个个还都比你强!”

    “跟你小儿子你都没法比,更何况是我了。”

    “你说说啊,我分分钟几千万上下,却要费时间在这里和你耗,你说有意思没意思?”哪怕是啃着煎饼果子挤公交,也改变不了他李老二是世界首富的事实。

    “有时候吧,其实挺瞧不起你的。

    也只会在家里咋咋呼呼,耍个横,尽会在家里摆派头,想骂这个就骂这个,想骂那个就骂那个,可在外面呢,你就是个熊货,别人说啥你就是啥,人家打你左脸,说不定你还给右脸送过去,连反驳一句都不敢。

    你说你是啥呢,还是胆小鬼呢?”

    “我对你真是又气,又心疼啊!心疼是因为你是我亲爹,不能在外面被人这么给埋汰。

    丢我兄弟俩的人啊!

    你也不打听一下,从小到大,不说全县吧,就说整个公社吧,有敢跟咱兄弟俩炸翅的吗?

    但凡有的,咱兄弟俩也给他削死了。”

    他李老二就是这么霸气。

    以前没有。

    现在更不会有。

    “是,你后面感觉有头有脸了,人家肯给你面子了,但是你怎么就没意识到,这是人家给咱兄弟俩面子,要不然谁高兴搭理你这个二流子,你要钱没钱,要本事没本事,谁乐意搭理你啊。”

    “啊,啊,搁谁家吧,有这么优秀的闺女,有这么棒的儿子,谁不是偷着乐呵啊,你倒好吧,一天不作,你这心里就不好受,你这是什么?

    不识好歹啊!

    安心做你的老太爷不挺好的嘛。”

    “自己孩子,我知道,你羡慕不起来,更是没法嫉妒。。”

    他说的越来越多,喝完一口茶,总感觉少点什么,最终还是忍不住把烟点起来,打开窗户,往外可劲的吐着烟圈,偶尔冒进屋里的两缕烟,还要拿着衣服费力的往外面扇。

    这烟怎么抽怎么别扭。

    “真的,我两辈子啊,对你也没多大指望,无非是希望你对老娘好点,事实上,这点你做的不错,起码比你两个儿子强,你就是会花哄人,老娘挺吃你这一套,再苦再累,都没埋怨,你没看这两天那眼泪掉的的啊,唰唰的啊,你不心疼,我看着都心疼。

    啊,你这叫什么事!

    也辛亏你没钱,小学文化,农村户口,要不然这大姑娘小媳妇非朝你身上扑不可。

    还有一点,就是希望你争点气,有点觉悟,少给我们惹点麻烦,要不然光给你擦屁股,我们也很累的”

    “你现在躺着了,是的,啥也不能做了,是给我们清静了,可是也是麻烦啊,我们天天啥也不干,就得在这里伺候你老了。”

    “万一你醒不过来,我们还得伺候你一辈子!”

    说到这里,李和猛然一顿。

    虽然老四言之确凿的说苏醒的概率很大,可是老四也说过,医生不是神仙,不能拍胸脯打包票!

    凡事都有万一!

    万一这一辈子真的醒不来呢?

    那么他真的再有没有听见这个经常让他哭笑不得的男人的声音了!

    虽然他时常对李兆坤很气愤,可是再怎么样也是亲爹啊!

    他绝对不希望这个跟他有血缘关系的男人一辈子就此躺在床上。

    “喂,刚才都是气话,你也别介意,怎么样咱们都是父子。”

    李和的声音陡然软和了许多,甚至带有一点祈求的味道。

    “真的,我就是想你赶紧醒过来,咱们好好做一场父子,你只要能醒过来,什么都好商量。”

    李兆坤还是安静的躺在那,没有诉求,没有话语甚至连表情都看不出来。他的额头不再饱满,额线凌乱,鼻梁松垮。

    看着输液瓶泛起的气泡,李和有点揪心。

    他的声音不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要不,咱们打个商量,只要你能张口说句话,以后什么都依着你,钱我随便你花!想花多少,给你多少,你有本事花多少就花多少!

    谁不知道你儿子是世界上最有钱的人!

    就你天天迷迷瞪瞪,跟那个糊涂蛋子似得!”

    床上一直安静躺着的李兆坤,突然不经意间,他的手指动了动!

    李和背着手,背着身子,犹自说自己的!

    “不同意?那你不是想扩大游艇的生意吗?

    这个我也允了!

    我再给你买一条游艇就是!

    不!

    十条!

    哪怕你只说一句话,我就给你买十条游艇!”

    李和的声音陡然有点歇斯底里!

    他看着李兆坤,李兆坤还是没有丝毫的反应。

    这次他失望了。

    叹口气,不再言语,又对着窗口拔了一口烟。窗外是司空见惯的绿地,不知打哪儿飞来的几只蜜蜂,也被窗台上的花儿吸引,嗡嗡地叫着。

    “哥,你回去休息吧,我在这看着就行。”老四和何芳一起推门进来。

    何芳建议道,“你真没事忙啊?要不你去忙你的,家里人轮流换着,还是照顾的过来的。”

    “没事,我能有什么事情。”即使是有什么事情,李和也决定先行放下。

    老四道,“要不请个专业陪护吧?这样大家都能轻松一点。”

    “不用,又累不着什么。”在这方面李和很固执,包括家里的佣人和司机,如果不是出于必要,他都不会添加人。

    出了病房,让丁世平留在这里,自己带着董浩和齐华先回家。

    车子还没有跑多远,齐华手里的手提电话响了,先接过,然后询问李和道,“江保健先生的电话?”

    意思是很明显,要不要接。

    “喂,小江你说。”李和拿起来电话,语气甚是平淡,“还暗度陈仓?从大宇集团买明斯克?这太麻烦了。”

    “是的,我也是这么和刘先生说的,请他务必相信我们同乌克兰政府的良好友谊,可是他还在疑虑。”

    李和想了想,笑着道,“那就先随便找个东欧的空壳子公司,以公司名义先买下来吧,我们全程垫资。”

    “可是跑不出黑海吧?”这是江保健最大的疑虑。

    “我还没说完呢,再找一家马来西亚的公司,以建公海最大赌船的名义再次从空壳子公司购进。”李和的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至于近了公海,老刘他们有没有本事开回渤海湾,那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全程你不要露面,咱们的身份能瞒着就先瞒着。”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