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840、一代宗师{第二更,求票!砸飞!让我膨胀!}

    “你放心吧,她只是一时间没有拐过弯,等过阶段想开了就好,你也别太为难。”老四安慰的都挺没有信心,就凭着李秋红眼前这歇斯底里的态度,估计一时半会儿真的很难想的明白!

    不拿李爱军和父母当仇人就已经是不错的了!

    “哎,她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对她我是真的不晓得怎么办。”李爱军不自觉的叹了口气,一根烟刚灭,又再次的点起一根烟。

    李秋红真的伤透了他。

    他自以为总来没有亏待过这个妹妹,甚至宁愿委屈着自己,简直要星星不给月亮,就算阴天下雨他也架个梯子上天给她摘,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当宝贝一样宠着的妹妹,当公主一样捧着的妹妹,会被个下三滥的男人给迷得神魂颠倒!

    他气的想吐血!

    有苦说不出!

    当初,他只能寄希望于妹妹通过这件事能大彻大悟,明白些简单明了的人生道理。网

    就像他现在会发现那个曾经让他着了魔的女人,其实就是一个走在大街上的很平凡的一个女人中的一个,他会暗自笑自己,这就是他曾经的最爱吗?

    于是告诫自己,他现在的老婆才是最好的。

    人啊,要走走停停,不停地暮然回首,这样就会保持一个清醒的自己,无悔一生。

    老四笑着道,“我哥可没有少骂我,骂的还挺多。”

    “那也是为了你好,你也别怨他,要是别人,他才不会管,他那么懒的人。”

    “我知道,他就是那个性子。”老四当然了解她哥。

    看到李秋红,她突然不自觉的想到老五,要是老五将来也会出现这种情况?

    她不敢想。

    她哥那么一个要脸面的人,那么骄傲的一个人。

    李爱军淡然的道,“你有事先忙去吧,就不留你了,有时间喊你哥一起,咱们聚一聚。”

    “那我先走了,我明天再来看看秋红。”

    “不用,下午就出院,明天来我家就行,搬家了,知道地方吧”

    老四点点头,“我知道,明天我自己去,看看嫂子的手艺还在不在。”

    说完,就和李爱军挥挥手做了告别,上车以后,她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家,而是去了哥哥家。

    李览正兴奋的捧着一个奖状,指着家里的墙面,非要给贴上去。

    李和没搭理,何芳没兴趣。

    得个围棋奖有个什么用!

    只有何老太太是真心心疼,这瓜娃从小到大就得了这么一个奖状,从幼儿园到小学,可怜巴巴的连个安慰奖都没有!

    现在哪怕是围棋奖,也是奖啊,必须得给个鼓励。

    “小乖乖真棒,那么多孩子,就你得着了,姥姥给你贴上。”老太太在炉子上拌好浆糊,在堂屋瞅一圈,也没找到合适贴的地方。

    “那里!”李览高兴的指着堂屋的正中间。

    老太太摇摇头,“那不行,得换个地方。”

    堂屋的中堂是主席的挂像,旁边是‘天地国亲师位’。

    李家自从搬过来以后,就没改过这个布局。

    “咦,哇,我家小宝贝得奖状了。”老四进门,拿过奖状倒是惊喜了一把,“少年儿童围棋比赛第三名?”

    李和笑着道,“又不是全国性的,好像只局限在这市里。”

    “1000多个人,乌央乌央的,能得个第三还要怎么样”老太太总要替外孙挣个面子,她是亲自陪着外孙去参赛,然后领回来奖状的。

    那么多家长过去,都是盼着自己孩子得奖的,她大概是受了氛围影响,当时也跟着紧张的很。

    “给我吧,挂这。”李和不忍看儿子失落的眼神,还是拿过浆糊和奖状给贴到侧墙上了,对李览道,“有本事把这一面墙给贴满,老子给你写个服字。”

    李览不管他老子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总是是一个劲的点头。

    “没辙。”李和是真不晓得怎么办了。

    这孩子以前还有课外生活,比如看个电视,玩玩玻璃球,现在倒好,唯一的课外生活变成了围棋,哪怕没人陪着下,一个人都能坐在棋盘边,一坐就是个把小时。

    同何芳所担心的一样,他现在也真的有点怕,别真的变成了棋呆子!

    就是将来真的有什么爱好,打打游戏,搞搞直播,买买跑车,做个秋名山车神,他也认了!

    可是,棋呆子?

    什么鬼!

    哪怕是成了棋王!

    又能怎么样!

    他的两世英明!

    想想都头皮发麻!

    李览得了奖状以后,梁贺年第一时间上门,虽然没有邀功的意思,但是话里话外都是夸赞李览在围棋上面的天分,还是寄希望于李和这两口子能放弃落后的想法,弃暗投明,让李览增加在棋院的学习时间。

    他本以为这两口子不说热情招待,起码得客气客气吧?

    哪成想,从进门开始,连口茶水都没有,因为没有开空调,可怜这么热的天,电风扇离着他又远,他说的唾沫横飞,口干舌燥,额头上的汗就没停过,最后实在没办法,只得拿了旁边的一把蒲扇,一个劲的扇个不停。

    其实他哪里知道,李和此刻揍他的心都有!

    眼看到饭点,饭菜都端了上来,李和才道,“梁师傅,一起吃个便饭。”

    “这”留还是不留,梁贺年心里挺为难。

    “坐这里。”李览已经主动的要拉梁贺年。

    梁贺年这才厚着脸皮在李家吃了一顿饭。

    吃好饭以后,李家也没一个人送,刚出门口遇到进门的秦老头,讪笑着说了两句场面话才走人。

    “好歹给个脸面啊。”秦老头倒是有点看不过眼了。

    这可是一代棋坛宗师!

    这样的人物,到哪里人家都是倒履相迎!

    怎么着也不至于像在李家这样受冷落啊!

    “我就是要熄了他这心思。”李和没好气的道,“有本事你把你小重孙子送过去啊。”

    秦老头的小重孙子和李览是差不多的年纪。

    秦老头气呼呼的道,“他要是肯收我这小重孙子,让我豁出老脸,光着屁股在三庙街爬三圈我都乐意!”

    最关键的是,他也试了!

    他这小重孙没这方面的天分啊!

    不是安分的主!

    连坐都坐不住,别说下围棋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