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613、蔽芾

    “行了吧,反正我是没法戒了,有时候坐火车不让抽烟,一到站,总趁着停车的三两分钟,下来猛嘬几口。你就说这情况我还能戒吗”赵永奇愤恨不平的道,“我家那小兔崽子还年轻,有机会戒烟,你看着办,我非把他给修理了。”

    “看开点,抽烟嘛,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李和表示出同情。

    “你小子少这么幸灾乐祸。”赵永奇气的瞪着李和。

    “咱俩什么关系我能心灾乐祸”李和哈哈大笑,“我是高兴啊!”

    “等你儿子长大了,你才有的受呢。”赵永奇看了看在旁边玩小汽车的李览,然后把柜子里的一瓶陈酿拿出来道,“中午喝这个,总共就两瓶,还是王慧给的。一直没舍得喝,上次和高爱国喝了一瓶,还剩下这一瓶,可就等着你了。”

    “还不错。”李和没喝过这种酒,甚至连牌子都没听过,打开瓶子闻了闻,然后又往手心上倒了一点,双手使劲的搓了搓,等了一会再闻两掌,“有粮香味,这酒不错。”

    差一点的酒,要是隔个十分钟,连个屁味都闻不着,即使有的差酒最后闻起来有味道,那也是冲鼻子。

    “你们先喝。”马金彩见两个人把酒拿了出来,就先端出来了一盘花生米,“菜等会就来。”

    “别试了,差酒我能留给你喝”赵永奇拿出来两个酒杯,一人面前放了一个,夺了李和手里的酒,杯子都倒满了,“喝酒肚子再说。”

    “回味很好、存留时间很长,不刮嗓子。”李和用舌头砸吧了一下,确定这是非常好的酒。

    “来碰一个。”赵永奇笑着道,“你这次回来还走”

    李和摇摇头,“暂时不走。”

    “不走就好,那个劳动奖章拿着没错,有好处,我上次看到名单还以为是同名,想不到真是你小子。”赵永奇对李和加以分析和研究,“你现在这生意我看着都眼红,听说一捐就是15亿哎,你这小子真是不声不响。”

    “什么叫不声不响”李和笑着道,“我只是比较低调,再说,我什么时候在你们面前一副很差钱的样子哥从来不差钱。”

    “滚犊子,说你两句你就拽。”赵永奇又给他倒满酒,继续道,“这以后不知道还能有机会喝几次酒。”

    “能喝几次算几次。”李和也明白是该要避讳,说是同学,可是瓜田李下,两个人的社会地位在这放着呢。如果两个人有高有低,还能处着,最怕的就是这种强强联合,私事和公事很难分开,牵扯的太深,那以后也是说不清楚的。

    清者自清这一套,没用。

    “清者自清”的前提是:短期内会有必然条件证明自己的无辜,并且会有必然因素来让误解者悉知。不然会为迷信“清者自清”付出很大的代价。

    被赵永奇这么一提醒,他也打消了去找高爱国和王慧的念头。

    各自安好吧。

    “哦,对了。”赵永奇继续笑着道,“乱七八糟人,你不用搭理,该自己怎么着。”

    “你兜底”

    “王慧让我传话的,你问她去。”

    “替我谢谢她。”李和又和他碰了一杯,“金鹿实验中学和远大实验中学你是知道的”

    “恩。”赵永奇点点头。

    “帮我弄一套完整的办学资质。”

    “本来就有办学资质,你还想要什么资质”赵永奇有点疑惑。

    李和笑着道,“主要是大学的。”

    “民办高等教育我还真不知道,有时间给你问问。”李和有钱,办个大学,赵永奇倒是不觉得有多诧异,“不过这十几年倒是出了不少民办高校,国家也在鼓励社会资金入高等教育,你要是愿意这么做,应该问题不大。去年吧,由交大、京大、五道口退休教师才筹办了一个什么叫的杉达民办大学,当时影响挺大的。”

    “行,帮我问问。”李和的想法是把中小学教育和高等教育的资源整合在一起,主要是顺应行业转型升级要求,进行方向和层次的调整,该升的升,该停的停,该转的转,该扩大规模的就该支持做优做强、做精做特。

    最主要的是他还是要为教育尽自己的能耐,为教育投多少钱他都不心疼,救急救穷不是他的本意,有了锅台灶、就等米下锅,这些不是他能帮的忙能做的事,这是市场的事,场的事本就应该是市场来决定,人为的去干预,只可救得了一时,却救不了一世。

    “来,来,趁热吃,老赵酒精点上。”马金彩陆续端过来好几个锅子。

    “嫂子,差不多就行,搞多吃不完客气。”李和拿着火机把酒精炉子点着,然后往锅里夹了点大白菜。

    何老太太也趁着热锅给李览喂饭,李览早上贪玩,吃的就不多,午饭就吃的格外香甜。

    赵永奇见已经空完一瓶白酒,还要再拿一瓶酒。李和把他拦住,“行了,等会回去开车,不能多喝。”

    马金彩帮衬道,“下雪路滑,还要开车,那么猫尿干嘛。”

    赵永奇这才作罢。

    两个人喝完酒已经是下午一点钟,李和又等到三点钟,喝完三杯茶,可劲的散完酒精菜带着老太太和李览回家。

    晚上的时候,小威要给他摆酒,他毫不犹豫的了,他真的是不想再喝。

    但是没三天,李爱军的喜酒他是没法拒绝了。

    李爱军的婚礼是在寿山的四海饭店举办的,四海饭店的大厅整整摆了52个满桌,他的朋友,他的客户,街坊邻居,包括市委、区委的领导都有参加,他这样有名的纳税大户,自然引起许多人的关注。

    他结婚的这个消息可是让许多人相当吃惊,毕竟很多人也很了解他的性格,不少人急扯白脸的把女儿送上门来,硬要挜给他,勾心斗角,各显神通,他一个没同意。知道他的别说结婚了,就算是相处一个交往的对象,都一定很难。

    接新娘的车队豪华大气,四九城的豪车,现在这一刻都基本停在四海饭店的门口。按照李爱军的本意,他自己的两张车去接新娘已经够气派,但是别人得他结婚的消息,务必要借车给他充场面。

    李和不好退却别人的好意,近百十辆豪车车驰出了闹市,长长的队伍,走了多时在顺义的窝棚区引起了轰动。

    新娘从车上下来,珍珠耳坠子、翠玉手镯、绿宝戒指,自不必说,打扮得花团锦簇。

    脸庞原是相当的窄,可是眉心很宽。一双娇滴滴,滴滴娇的清水眼。

    李和才发现,这新娘是很漂亮的,如果真的是居家过日子的,那是绝对配得上李爱军的。

    李和真心替李爱军高兴,有和他碰杯的,他都是来者不拒。

    李爱军看到李和的时候,颇有点不好意思,私下里道,“你也别生气。”

    “你开心就好。”李和和他在厕所,插上门栓,笑着道,“真心话,兄弟,你开心就好。”

    “谢了。”很少抽烟的李爱军在酒劲的作用下,不停的翻滚着烟圈,“她是个好人,没坏心眼,以前的男人是我厂子里运输队的,只是出了车祸,从山上翻下来,成了烂泥,她哭的死去活来,也没和我闹,给她钱她也没有要,说是不怪我。我不能没良心,我把她好好的男人整没了,我就得负这个责任。那天我喝了酒,给她送了三百块钱,当时装着胆子说要娶她,她没同意。我晓得她对我有好感,只是面子太薄,受不住人家议论。她公婆确实同意了,因为我给了三千块钱。”

    “那就对人家好点。”李和明白,爱情往往是由怜悯开始。

    “孩子我也对她好。”李爱军打了个酒嗝,无奈的道,“我就认这了,什么都有定数,没得强求。”

    ps:最后一天求票!谢谢大家!8)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meinvxuan1!!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