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612、常识

    她心烦,她心焦简直是没有一点用处。她一度对儿子的婚姻放弃希望,后来听说儿子在香港有喜欢的姑娘了,她欢喜的不能自已。

    可是这么一拖,这都多少年了

    要不然她怎么能托付付霞去特意探口风呢

    好吧,散了,由衷的说,她是高兴的,不能再那么不清不楚的。哪怕眼前是她逼着的儿子,哪怕眼前的女人是为了气着她,他故意这样选的,她也认了!

    她想想过往,想想儿子退伍刚回来的那段日子,她求爷爷告奶奶,只要不是痴呆的姑娘,只要是下雨知道回家收衣服的姑娘,她老李家都要,不挑。

    那么过往和现在一对比,眼前这个女人简直是强太多了,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段有身段,还特别贤惠,最关键的是以后还能照样生儿育女。

    唯一不足的就是带个孩子过来。

    不就是女人带个孩子吗她李家养得起,何况还是个小丫头,养个十年八年,贴个嫁妆出去就是了,她如是想。

    “不理解也只能这么办了。”李秋红站起身对李和道,“哥,那我先走。”

    李和很是客气的问,“不留吃个午饭”

    李秋红打量了下放在门拐的礼物盒子,笑着道,“不耽误你事情,我还得去通知下其它家呢。”

    临走时还高高兴兴的捏了下李览的小脸。

    李和一个人带着李览去赵永奇那里,何老太太不放心,犹豫下道,“你没单独带过他吧,要不我跟着去吧”

    “婶子,那就麻烦你。”李和一个人还不一定能真的降服的了儿子,毕竟他缺乏单独带儿子的经验,而李览对他也不是太依赖。

    何老太太用围巾把李览裹得只露了眼睛,然后高高兴兴的把他抱在怀里而李和一手提着酒箱子,一手提着装着奶瓶子之类的袋子。

    他打开副驾驶的门先让老太太抱着孩子上车,然后他才回头把门锁上。

    外面冷得很,寒风一个劲的透过车玻璃往车里灌,李览的眼睛都不敢往车外看。

    李和这才意识到有一张好车的必要性。

    车子刚到赵永奇的家门口,马金彩就迎了出来,她一把从何老太手里接过孩子,“小乖乖,冻坏了吧。婶子,下车你扶着门框注意着点,地上滑。”

    “哎呀,麻烦你了。”何老太还是利索的下了车,她做女婿的车少,可是坐闺女的车早就坐习惯了。

    一进屋子,有了暖气,她就把李览身上左一层又一层的衣服和围巾给揭下来,这样李览才有活动的能力。

    “叔,你抽烟。”

    “赵阔都长这么大了。”李和一愣神,赵家的大小子已经把烟递到了他手里,他笑着对马金彩道,“嫂子,过两年就可以娶媳妇了。”

    “哎,大学还没毕业呢。”马金彩气的拍了儿子一巴掌,埋怨道,“你说年纪轻轻的学什么不好,偏偏把抽烟学会了,老赵气的想揍人,好几次硬是被我拦住了,你说老子不正,儿子能不学吗现在啊,这孩子倒好,当着我们面光明正大的抽了。”

    “那是,那是。”李和手里的烟抽也不是,不抽也不是,他看了一眼李览,他已经决定了,儿子敢学抽烟,他一定往死里揍,不管哪个儿子都不能学抽烟,“抽烟有害健康。”

    “少抽几根没事的,老赵去买菜了,马上就回来。”马金彩对儿子道,“给你叔点着。”

    “自己有。”李和果断的给自己点着,然后道,“嫂子,你先忙你的。”

    “那你坐会,别客气,我锅里还炖着肉呢。我先去会儿。”马金彩这十年间的变化很大,儿化音比李和都顺溜,俨然和城里人已经没有什么区别,那一口陕北口音,如果不仔细甄别,是决然听不出来的。

    何老太太见李览有赵家小闺女哄着,也很自然的跟着马金彩去了厨房帮忙。

    赵永奇回来的时候,见儿子在吊儿郎当的抽烟,刚要上去跺一脚,儿子却第一时间跑回屋,嘭嗵一声合上了门。

    “小王八犊子被惯坏了,慈母多败儿。”

    “挺好的,读书也争气。”李和倒不是恭维,在读书方面,老赵家的两个孩子倒是挺不错,一个已经上了大学,一个还在高中,成绩都是名列前茅。

    “哎,你不懂。”赵永奇把菜放到地上,自然有小闺女帮着送到了厨房。他把身上的大衣解下,挂到衣服架子上,回头对李和道,“以前咱们说熬日子,怎么熬呢和烟叶子一起熬,我十六岁就和我爹学会抽旱烟,那是真没法戒。你说我高中下学,心不甘情不愿,拿几个工分,是准备熬到死的,能有什么盼头可是现在的这帮孩子呢,这俩孩子哪怕在农村待过,可我和她妈也没舍得让他们俩受过苦,这死孩子现在怎么就把烟给会了呢”

    “歪理。”李和笑笑,这种说法类似于香烟是唯一的光亮,在黑暗无电的夜晚。他怎么抽上烟的呢上辈子跟赵永奇学的,一进宿舍,就给李和丢了红旗渠,李和开始不接,后来他发现大部分人都是抽烟的,一来二往就会了。

    俗话说:烟暖房,屁暖床。寒冷的冬天,同学们在一起抽烟取暖,吹牛时还会吐几口烟圈,以增加说服力。

    上厕所没纸,都学会了用烟盒解决,后来经济条件不好,或者说是由于某人的强烈反对,他也才戒掉。

    这辈子自然就接着抽了,大学一开学的时候,变成了他主动给赵永奇散烟,现在经济条件又好,没戒烟的理由。

    赵永奇给李和的杯子续完水,继续道,“什么叫歪理我说的是事实好吧,就说说我们这一代人,不抽烟的男人有几个”

    “少之又少。”李和脑子里随便过过,好像跟他同年龄断的人,基本很少有不抽烟的。

    “那你再想想,现在的十五六岁孩子有几个像我们十五六岁那会就抽烟的”

    李和摇摇头,笑着道,“现在十五六岁的毛孩子抽烟的有,但是是少数。”

    赵永奇义正言辞的道,“那不就得了,要是能吃饱饭,谁有工夫去抽烟。”

    说的好有道理,李和竟然无法反驳。

    “我抽烟的时候也没人告诉我抽烟有害健康啊!”

    第一份有关吸烟与健康问题的报告在六十年代才出现呢,到八九十年代,全世界还没有几家烟草公司肯公开承认吸烟有害健康。

    吸烟有害健康,今天看来如此简单,如此正确,如此正常的一个常识,在他这一代人这里却是知识的鸿沟,尽管他们受过系统的高等教育。

    ps:再次求票!谢谢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