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486、余洋

    “真能做?”李爱军一直是信任李和的,甚至许多情况下有点盲从,可是在鞋子这一块,他自认为是专家,偶尔会有一点莫名的不过李秋红把李柯喜欢坏了,怎么都舍不得走,围着孩子转,她也开心。

    李柯一边咬苹果一边念念有词,“小苹果,你不要怪啊哦,只是你太好吃了。”

    “你咬吧,苹果不会怕疼的。”李秋红觉得她太可爱了。

    “你怎么知道它不怕疼?”李柯闪着大眼睛问。

    “它要是疼的话会叫的。”

    “你看阿旺疼,都没叫。”

    李沛和李览几个熊孩子玩废了。

    “这狗脾性真好。”李秋红都不得不赞扬阿旺两句。

    “还成。”李和又转而问道,“你哥现在什么情况?”

    “还成吧。念念有词,“小苹果,你不要怪啊哦,只是你太好吃了。”

    “你咬吧,苹果不会怕疼的。”李秋红觉得她太可爱了。

    “你怎么的。”

    “你看阿旺疼,都没叫。”

    李沛和李览哥俩,拿着竹竿满院子的追阿旺,阿旺东跑西跑,上天入地无门。

    李秋红看着仓皇失措阿旺,都替着疼。

    李和过来把几个孩子撵走,“你们没得玩了是吧。”

    他有点后悔把阿旺放出来了,快被这几个熊孩子玩废了。

    “这狗脾性真好。”李秋红都不得不赞扬阿旺两句。

    “还成。”李和又转而问道,“你哥现在什么情况?”

    “还成吧。”她太可爱了。

    “你怎么知道它不怕疼?”李柯闪着大眼睛问。

    “它要是疼的话会叫的。”

    “你看阿旺疼,都没叫。”

    李沛和李览哥俩,拿着竹竿满院子的追阿旺,阿旺东跑西跑,上天入地无门。

    李秋红看着仓皇失措阿旺,都替着疼。

    李和过来把几个孩子撵走,“你们没得玩了是吧。”

    他有点后”李秋红都不得不……赞扬阿旺两句。

    “还成。”李和又转而问道,“你哥现在什么情况?”

    “还成吧。”

    “还是一个人?”李秋红没听明白,李和不得不补充了一句。

    李秋红无奈的叹口气,“都是那个女人害的,我哥现在不上不下的,偏偏还是个死心眼,你说那个女人有什么好。”

    “那个好像姓龚是吧?还这样吊着呢?”

    李秋红点点头,“叫龚敏,我哥稀罕她,她就敢这样吊着。说什么要以事业为重,我都呸!开了一个破快餐店,还是我哥出的钱!我哥简直是个死心眼!”

    “不是,现在最关键的问题是,两个人是不是把话摊开了,是不是当男女朋友处着?”

    如果还是像以前那样搁着窗户纸,又不肯捅开,肯定是李爱军的问题了,还真不怪人家女孩子。

    “哎,毛病就在这里了,我哥什么人你不是不清楚,觉着腿脚不利索,老自卑的很,不肯张口。可是不张口,傻子也能看出意思了。那姑娘呢,机灵的跟鬼一样,还很精明,能不明白我哥的心思?我们在边上看的着急,不能再这样不明不白了,李冰出主意说,以后就直接喊嫂子,我们喊了嫂子,人家也应着了。我们就开玩笑说什么时候结婚,她就说现在不稳意的道,“就是,我早就说了,你那种老观念不行,指望挣男人的钱,那得多难?你也不去商场看看,有几个大男人闲着没事去逛街的,真正的闲的无聊的,也只会去下下象棋,打打扑克,遛鸟斗蛐蛐。”

    李爱军白了亲妹子一眼,不在吭声了。

    兄妹俩一起出的门,不过李秋红把李柯喜欢坏了,怎么都舍不得走,围着孩子转,她也开心。

    李柯一边咬苹果一边念念有词,“小苹果,你不要怪啊哦,只是你太好吃了。”

    “你咬吧,苹果不会怕疼的。”李秋红觉得她太可爱了。

    “你怎么知道它不怕疼?”李柯闪着大眼睛问。

    “它要是疼的话会叫的。”

    “你看阿旺疼,都没叫。”

    李沛和李览哥俩,拿着竹竿满院子的追阿旺,阿旺东跑西跑,上天入地无门。

    李秋红看着仓皇失措阿旺,都替着疼。

    李和过来把几个孩子撵走,“你们没得玩了是吧。”

    他有点后悔把阿旺放出来了,快被这几个熊孩子玩废了。

    “这狗脾性真好。”李秋红都不得不赞扬阿旺两句。

    “还成。”李和又转而问道,“你哥现在什么情况?”

    “还成吧。””

    你自己亲妹子不操心,你来操我的哪门子心!

    李和嘀咕了一句“都不小了。”

    他这才想起来老四都25了。

    中午吃完饭以后,他想去看看朱老头,发现家里没车了,唯一的一辆面包车还让何芳给开走了。

    至于丁世平等人,还被他支到了别的地方办事去了。

    他没办法,不想在太阳底下等出租车,只得打电话喊小威来接。

    小威人却在滨海,新开业的电器店让人给砸了,正折腾的热闹呢。李和听说那边闹事情了,却是不担心,寿山的徒弟小顾在那边开饭店算是混出名堂了,左右逢源,上下通吃,更何况不管是付霞还是冯磊,在那边的关系都不弱,没有能受人欺负的道理。

    李和拿着手机,突然不知道给谁打电话了,堂堂的亿万土豪居然找不到车来用!

    何况他自己还是开汽车厂的!

    不管是给平松电话还是给卢波打电话,都有点大题小做了!

    等他们开车过来,黄花菜都凉了!

    这时候他看见黄浩骑着自行车过来,立马招停。

    黄浩赶忙从自行车下来,笑着问,“李哥,有事?”

    李和对他的帮衬极多,所有对李和的感激之情自不必说。

    李和问,“这巷口里谁倒汽车的,让他给我开一辆过来。”

    这会买车要么去轿车专营店,要么去一机部或者航天航空部下面的汽车配件公司,剩下的渠道都是走私车了。

    从琼海汽车倒卖事件后,利用政策空子,倒卖走私进口汽车的现象一直没有被真正制止。

    黄浩在胡同里整天穿来穿去的送信件包裹,想必是知道的。

    黄浩道,“有是有,不过都是挎皮包的,只转几手消息,赚个差价,价格贵着呢。”

    ,打打扑克,遛鸟斗蛐蛐。”

    李爱军白了亲妹子一眼,不在吭声了。

    兄妹俩一起出的门,不过李秋红把李柯喜欢坏了,怎么都舍不得走,围着孩子转,她也开心。

    李柯一边咬苹果一边念念有词,“小苹果,你不要怪啊哦,只是你太好吃了。”

    “你咬吧,苹果不会怕疼的。”李秋红觉得她太可爱了。

    “你怎么知道它不怕疼?”李柯闪着大眼睛问。

    “它要是疼的话会叫的。”

    “你看阿旺疼,都没叫。”

    李沛和李览哥俩,拿着竹竿满院子的追阿旺,阿旺东跑西跑,上天入地无门。

    李秋红看着仓皇失措阿旺,都替着疼。

    李和过来把几个孩子撵走,“你们没得玩了是吧。”

    他有点后悔把阿旺放出来了,快被这几个熊孩子玩废了。

    “这狗脾性真……好。”李秋红都不得不赞扬阿旺两句。

    “还成。”李和又转而问道,“你哥现在什么情况?”

    “还成吧。”了,想当年抢着帮他付了两毛钱的煎饼钱,因此对他印象一直是很不错的,“你这也坐上倒爷了?”。

    a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