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264、争执

    常静下午下班的时候,发现闺女还是跟往常一样在老老实实地的趴在桌子上写作业,冯磊像往常一样在屋里看电视。

    而冯老太呢,正躺椅子上闭目养神呢。

    好像家里就是哪里不对呢?

    每次她下班回来,冯老太都是早已经把饭菜做好了的,可是今天呢,异常的反常,家里冷锅冷灶,

    她到冯老太跟前轻声的问道,“妈,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下班了啊,没事,没事,就是年龄大了,有点嗜睡。”冯老太原本打算崩一下脸,可是最后见到媳妇,还是崩不下来,她这辈子是亏欠媳妇居多,哪里好意思在媳妇面前甩脸子,假模假样的要站起来,“我来做饭。”

    “你歇着吧。”常静把她按着坐下,对在屋里看电视的冯磊训斥道,“你就知道看电视,你不是会做饭吗?什么都要指望你奶啊。”

    冯磊嬉皮笑脸的道,“以前是会,只是现在忘记怎么做了。”

    常静道,“会做就是会做,不会做就是不会做,怎么还能忘记啊。”

    冯磊道,“我对象太能干了,洗衣做饭这些她都包了,连实践的机会都不留给我。”

    常静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注意,我告诉你没门!”

    她的态度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决。

    冯老太给了孙子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冯磊见常静进厨房了,才慌忙扒在冯老太跟前,低声道,“奶,你孙子的终生幸福可全指望在你身上了,你千万不能半途而废啊!你要是想见着重孙子,你还要加把劲啊。”

    冯老太没好气的拍了他一下,“要你说。要等我找个合适的机会吧。这时候你妈正气头上呢,说了不是添堵嘛。”

    “奶,你才是一家之主,一家之长是不是,她还是听你的。拿出你的范来。”

    “要你教,一边玩去。”

    冯老太平常忙习惯了,陡然闲着了,躺着不舒服,坐着也不舒服,果真是真不舒服了。

    吃饭的时候,她吃咂摸咂摸的吃了半碗饭。

    “妈,我给你量下体温吧,是不是感冒了。”常静站起来要拿体温计,冯老太的饭量她是知道的,别看年龄大了,可是一顿还是能下一碗饭的,今天这饭量绝对不正常了。

    “不用,不用,没问题。”有没有病,冯老太自己心里最清楚,她只是犯难怎么跟媳妇开口谈孙子的事情呢。

    “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冯老太道,“哎,只是年龄大不中用了,眼看两个孩子都这么大了,能不老嘛,你不用多心。”

    常静道,“越大反而越让人操心呢,没一个省心的。”

    冯蕊不乐意道,“妈,你对哥不满意,可别把我捎上。”

    常静笑着道,“你看我说吧,没有一个是省心的。”

    冯老太也感慨道,“都机灵着呢。看着他们长大我也开心,不算辜负你公公和你男人了,等磊子结了婚,我再抱上重孙子,死了都能闭眼了,也知足了。”

    冯老太终于开始展开了话题。

    “妈,你平常身体好着呢,少想那些有的没的,磊子不算大,缓个几年再结婚也没什么。”常静敏感的觉得这冯老太话中有话,就对旁边的闺女道,“吃完了没有,吃完了赶紧去写作业,怎么初中了还一点都不紧张。”

    “作业早就写完了。”冯蕊站起身没搭理这茬,去桌子上拿了个苹果,进屋里和冯磊一边啃苹果一边看电视了。

    冯老太继续道,“远的那于老头咱不说,就说那隔壁的邱家老太平常身体比我还好呢,没病没灾,一顿吃的抵我两顿,可夏天的时候不是说没也就没了嘛,半夜蹬腿了说不准自己都不知道呢。磊子都是开亲的年纪了,还怎么缓?还要缓个几年?平常巷口里的老货都应承的好着呢,关键时刻没一个来给咱磊子说亲的,你心里还不明白怎么回事?你真要耽误住他啊。”

    常静道,“那也不能找个乡下的啊,妈,我都受够了,何况是你!你受够了我的累,难道还要受孙子的累不成。”

    冯老太笑着道,“娶你进门,是咱家福分,哪里是拖累了。要说拖累,是咱家拖累你,这些年这个家里是靠你啊,谁让你男人没福气呢。”

    常静道,“哎,过去的事了,说这些还干嘛。”

    冯老太道,“那姑娘咱都见过,真是没得挑啊,你就这样舍得了?”

    常静苦笑道,“舍不得又怎么办?人家家里兄弟姊妹四个啊,上面不但有两个没结婚的哥哥,下面还有一个没结婚的弟弟呢,跟我家当年的情况也是差不离多少啊。这幸好还没怎么沾上,要是真沾上了,咱家还过不过了?”

    她还特意让她娘家兄弟去打听了那家子,三间土坯房,穷糟的不能再穷糟了,这种家庭不但媳妇不好娶,就是闺女也难嫁,想起来都是头皮发麻。

    冯老太道,“咱家现在跟以前能比吗?磊子这两年也没少挣,咱也存了不少是不?我觉得真要成了,人家要求咱也满足的了,咱这些钱本来就是准备给他娶媳妇用的,心疼啥。”

    有钱说话底气都足,不要说冯磊没少挣,就是她这些年卖米酒做小吃都是挣了不少。

    常静道,“话是这么说,可是以后这长远就是拖累啊。”

    冯老太道,“按我说,这城里姑娘咱真指望不上了,你琢磨着哪里有合适的?”

    常静摇摇头,“只是目前没合适的。”

    冯老太道,“说不准以后也没合适的。磊子好不容易有个合眼缘的,咱非要强拆了,以后非后悔死不可。按我说,咱也先不要应着,你呢先去打听打听那姑娘家的情况,名声好不好,要是讲道理辩是非的人家,咱帮衬一下无可厚非,做亲家再好不过了。要是父母家里都是难缠的,咱就躲远远的。我说句你不高兴的,要是你爹妈那种人物,别说你不同意,我死也不能同意。”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