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元婴之战

    “轰……”一声巨响传出,狂暴的力量透过十方无极阵轰击在了周天星斗大阵之上,方逸等人身在天地宗内,只觉得整座中央山脉都在震颤摇晃。

    “来的竟然这么快?”

    方逸面色微变,他亲自布下的周天星斗阵和十方无极阵,防御能力如何,方逸再清楚不过,经过十方无极阵和周天星斗阵削弱之后,攻击的余波都能使得中央山脉震动,这种程度的攻击威力已经超出一般元婴境界,又或者是两三个元婴修者共同出手才行。

    果不其然,方逸神识释放开,便看见罗浮岛上空,四位修者凌空漂浮,为首之人正是凌霄宫现任宗主张自来,其身后两侧三人,修为皆是元婴境界,方逸却是未曾见过。

    “凌霄宫宗主张自来,还有三位元婴供奉,严正真、白乐水和罗华。”元剑一神识扫过,立刻认出了这四人,连云海域虽大,但元婴修者就那么些,元剑一几乎全部都能认出来。

    “只派出了三位元婴供奉,宇文烟和罗洪这两只老狐狸,想的倒挺美。”

    元剑一嘴角露出一抹笑容,立刻就明白了宇文烟和罗洪的打算,凌霄宫派出三位元婴供奉,由宗主亲自带领,看似颇为重视弟子被杀一事,但实际上宇文烟和罗洪两个太上长老却没有露面。

    三个元婴修者,明面上来看起来对付天地宗足够,若是天地宗背后真有隐世宗门并且出手,宇文烟和罗洪便能够借此估算双方实力,对方实力若真是能够超出三大圣地,两位太上长老也可以将全部责任推到张自来这个宗主身上。

    就算三个元婴供奉陨落在天地宗,对于凌霄宫来说也损失的起,至于张自来这个宗主,一个半步元婴而已,宇文烟和罗洪随时可以再推一位宗主出来。

    若天地宗真正的实力,还不如凌霄宫或仅仅媲美三大圣地其中之一,那么三大圣地必然会联手,以雷霆之势诛灭天地宗以及背后所谓的隐世宗门。

    摸清楚了对方的想法,元剑一却也放下心来,只有三位元婴供奉,天地宗并非没有一战之力,只要能够封锁空间限制瞬间移动,方逸的真正实力拖住一位元婴供奉没有问题,而他和钟离无双各自面对一个元婴供奉,这就简单多了。

    元剑一自不用说,本身实力极为接近三大圣地中的太上长老。

    钟离无双别看只是刚刚渡过风火大劫不久,但其之前可是有着元婴之下第一人的称号,这种人物成就元婴,定会比普通元婴修者要强上不少,再加上龙旺达的招魂幡和方逸的五行锁空阵,此战,元剑一心中已有十足把握。

    元剑一却不知道,这次攻打天地宗,本就是张自来瞒着宇文烟和罗洪两位太上长老擅自做主的。

    作为凌霄宫宗主,张自来最大的权利也就只能调用三位元婴供奉,再多,就要请示太上长老,张自来既然想着以宗主身份亲自解决天地宗这个隐患,做出点功绩,自然不会将此事上报上去,因此这才只带了三位元婴供奉来到罗浮岛。

    虽然只能调用三位元婴修者,不过在张自来看来已经足够,就算有什么隐世宗门又哪里敢触怒三大圣地。

    要知道,三大圣地自连云海域存在以来,作为绝对霸主,已经延续了数十万年,这数十万年的历史之中,不是没有人挑战三大圣地的威严,但结果无一例外,全部都被扼杀。

    还有一点,别看三大圣地明里暗里相互之间也有争斗,但若一家真正遭遇了生死存亡的危难,另外两家也会出手相助,为的就是保持三足鼎立的局面,几十万年下来,这种事情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两次,三大圣地之间也都形成了默契。

    真要有什么隐世宗门出手对付凌霄宫,其实也就相当于同时对上了三大圣地,若真能够颠覆三大圣地的统治,又岂会等到今天。

    “怎么回事?”彭斌的声音传来,随后人已经到了宗门大殿,与方逸等人会合。

    彭斌虽然在闭关修炼,但是周天星斗阵遭到攻击,整个中央山脉都摇晃起来,彭斌自然被惊醒,意识到有敌人来袭,遂连忙赶来。

    “是凌霄宫的人。”

    方逸将事情简要说了一遍,神识传音给许剑以及两头金丹后期境界的妖王,令他们做好布阵准备,三位元婴供奉,没有宇文烟和罗洪这两位太上长老,方逸便有信心与对方斗上一斗。

    不过六位元婴级别修者的战斗,不是普通金丹修者能够参与的,稍微逸散一些战斗的余波出来,都可能对一些金丹修者造成致命伤害,因此方逸也通过神识告知袁金刚,一旦周天星斗阵被攻破,立刻组织所有人撤离到十万大山。

    “来的正好。”钟离无双亦战意升腾,刚刚渡过风火大劫,正好借此机会想印证一下自己的实力如何。

    “我们去会会。”元剑一与钟离无双两人身影几乎同时消失。

    “大哥,老龙,做好准备。”

    若想要将这三位元婴供奉尽数诛杀,五行锁空阵可是关键中的关键,方逸叮嘱一句,随后紧随元剑一与钟离无双二人飞到天地宗上空。

    “想不到,天地宗这乌龟壳还挺结实的。”

    三位元婴供奉出手,本也没有留手的意思,却想不到,三人的联手一击,却都未攻破天地宗的防御阵法。

    严正真白乐水和罗华三人出手之后就感觉到,他们三人的灵力经过了一层削弱之后才触碰到了防御阵法的膜壁,也就是说,天地宗的防御阵法之外,还有一重阵法守护,但是他们身在阵法外,却是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阵法。

    方逸布置的十方无极阵法,是以玉石刻画的阵图为阵眼,以上品灵石供应能量,倒是不用担心对方可以在外围轻松破开阵法。

    “管它什么乌龟壳,我就不信,还能挡住咱们三人的联手攻击。”对于天地宗的阵法,白乐水虽也有些吃惊,但也并未太过在意,相信以他们三人的实力,破开两重阵法也用不了太久。

    正要再次出手,却见两道人影突兀出现在虚空之中。

    “两位元婴修者?”

    严正真眉头一皱,不由得看向宗主张自来,对于天地宗,他们所能了解的情况全部来源于张自来,之前可是说,天地宗本身没有元婴修者,也就只有剑宗太上长老元剑一长期坐镇。

    虽说元剑一的实力非同小可,但是终究只有一人,只要他们三人其中之一牵制住元剑一,另外两人可以轻易将天地宗屠戮干净。

    至于什么隐世宗门,张自来也只是随口一提,这些平日里都在闭关修炼的供奉们自然就没有太多了解。

    因此三位供奉对于这所谓的天地宗,压根也没有放在心上,但是现在看到除了元剑一,又出现一位元婴修者,如此重要消息都不打探清楚,对于张自来这个宗主,心中顿时就感觉不满起来。

    “想不到,钟离道友竟先一步跨过门槛,到达了元婴境界,可喜可贺。”

    张自来口中说着可喜可贺,可是语气却有些怪异,张自来比钟离无双更早到达半步元婴境界,如今却落后一步,心中难免有些嫉妒,而且钟离无双此前号称元婴之下第一人,如今成就元婴,实力不可小觑,说不定会成为他这次剿灭天地宗的重要阻力。

    就在这个时候,方逸也已经到了空中,当先一步越过元剑一与钟离无双,凌空站立在张自来对面,淡淡看着张自来和其身后的三位元婴修者,道:“张宗主,大张旗鼓来我天地宗,不问青红皂白便动手,凌霄宫这般仗势欺人,不怕寒了众多大型宗门岛屿的心么。”

    “哼。”张自来冷哼一声道:“你天地宗门下弟子,竟敢打杀我凌霄宫弟子,谁给你们的胆子?”

    “呵,这就奇了,难道连云海域只许你凌霄宫仗势欺人,还不允他人还手不成?”方逸一脸嘲讽的笑道:“若张宗主有证据证明是我天地宗门下弟子率先动手杀人,我自会给张宗主一个交代,若是拿不出什么证据……”

    方逸目光森然,盯着张自来,道:“张宗主是不是也该为擅自出手给我天地宗一个交代?”

    “交代?哈哈……”

    张自来哈哈一笑:“且不管谁对谁错,你们天地宗,为了一头妖兽都能将玄阳宗上下尽诛,可有问过谁对谁错?我凌霄宫再不济,三位弟子的性命也不是一头妖兽可比的,方道友觉得这个交代如何?”

    “那也得看看凌霄宫有没有这个本事。”方逸身后,钟离无双手中悬浮着一柄火红色飞剑,声音冰冷。

    “三位,有劳。”张自来半扭头,对身后三位元婴供奉说道。

    “杀!”三位元婴供奉中,白乐水脾气最为暴躁,怒吼一声,本命飞剑化作千丝万缕,攻向方逸三人,剑气所过之处,空间被割裂出一道道缝隙,虚空之中,似是被罗华一剑,割裂的千疮百孔。

    元剑一与钟离无双身影一晃,已经消失在空中,随后,两柄本命飞剑从虚空中杀出,其中一柄飞剑,带起一道弧光,斩向白乐水。

    这道弧光,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威力,不过白乐水却不敢小觑,身为元婴境界修者,自然能看出这一剑的奥妙,元剑一这一剑,威力凝聚到极致,丝毫没有外泄,也是这道弧光并没有割裂开虚空的原因,没有遇到目标之前,这剑光的威力都不会爆发。

    “哼。”白乐水冷哼一声,抬手一指,一道银光乍现,将虚空斩出一道巨大伤口,黑漆漆的一道裂缝犹如一条河流,将元剑一斩出的那道剑光吞噬淹没。

    但是紧跟着,那道剑光如天边第一抹亮光,竟从那道空间裂缝穿梭出来,继续斩向白乐水。

    这一剑,看似简单,其中却蕴含了元剑一对于空间奥秘的所有认知。

    “这就是空间奥秘的运用……”

    在连云海域,元婴期修者的战斗可以说是极为罕见,方逸看到元剑一这一剑,眼眸之中忽然闪过一道亮光,心头一种明悟在酝酿,似乎就要破壳而生一般。

    白乐水面色严肃,指尖那道银光幻化成一柄飞剑,斩向那道剑光,之所以没有选择遁入虚空之中躲避,是因白乐水看出,元剑一那道剑光已经锁定了他,即使通过瞬间移动离开,那道剑光也同样会穿梭虚空紧追,因此只能硬碰硬。

    “噗!”没有想象中灵力对撞爆发出的巨响,只有一声轻响,白乐水斩出的剑气被元剑一那道弧光一斩溃散,但是那道弧光亦消耗不少,再斩到白乐水身前,威力大大削弱,被白乐水轻松挡下。

    另一边,钟离无双那柄火红色本命飞剑幻化成一轮红日,悬挂在空中,一缕光芒照耀而下,笼罩向严正真,这缕光芒之中,有着无尽剑气,那些剑气周围,伴随着丝丝漆黑裂缝。

    这是钟离无双跨入元婴境界后新悟出的剑法,不在无双剑法之中,被钟离无双称作阳光普照,红日照耀之下,虚空破碎,被笼罩在其中,就算是元婴修者也无法通过瞬移离开。

    严正真不躲不闪,手中突兀出现一面圆形镜面,这镜面迎风而涨,刚好将严正真遮挡起来,那一缕光芒照射到镜面之上,竟被反射回去,轰向钟离无双。

    这种法宝,钟离无双还是第一次见到,红日照耀的剑光之中,附着了他的神识,钟离无双能够感觉到,那镜面可不只是能够反射剑光,只要是修者的灵力,应该都能反射。

    只不过,这镜面法宝虽然诡异,但也只是普通的法器,而非灵器,想来能够承受的灵力亦有限,不过,钟离无双可没打算一点点去试探这镜面法宝所能承受的灵力极限,对于同境界的对手,钟离无双有更好的手段。

    钟离无双身前突然出现一个黑洞,将反射而来的剑光吞噬,同时一道声音似是从天外传来:“历轮回。”

    “轰隆!”

    随着钟离无双响起的声音,严正真只觉得眼前一道霹雳闪过,随后恍恍惚惚之间,似见到一婴儿呱呱坠地,神识视线之中,皆是这婴儿的一生,连云海域,天地宗,元剑一以及方逸,甚至同来的白乐水、罗洪与张自来似乎从来都不存在一般,自己仿佛就是那婴儿,从咿呀学语,到渐渐老去,直到弥留之际,空留下许多遗憾,来这世间走一遭,仿佛就是一个错误。

    钟离无双在剑道塔中参悟诸多剑法,修为又晋级到元婴境界,对于剑意的理解亦是更上一层楼,如今施展出来的历轮回,对于严正真这种级别的元婴修者都用作用。

    “醒来。”突然,一声爆喝在严正真识海中响起,却是罗华见严正真眼神渐渐迷离,似是陷入某种幻境之中,这才以神识传音唤醒严正真。

    “竟然能将我拉入到幻境之中?”清醒过来的严正真只觉得额头冒汗,刚刚那一刻,他已经放下了所有防备,虽然只有一瞬,但是对于元婴境界的强者来说,这一瞬间已经可以分出生死。

    钟离无双略感遗憾,只要再拖延片刻,他便可以腾出手斩杀严正真,‘历轮回’这一招虽然能够影响对手心智,但也有缺点,那就是他作为施展者,需要消耗大量的神识和灵力维持,根本无法同时施展其他的剑招。

    “原来如此。”方逸前一刻还沉浸在元剑一那道剑光的奥妙之中,这一刻才意识到刚刚错过了大好的机会,也明白了钟离无双这招剑法的缺陷。

    刚刚方逸若是能够牵扯住罗华,严正真此刻怕是已经是死人了,错过这个机会,对方必然会心存小心,再想要靠历轮回达到刚才的效果却就难了。

    仅仅只是有惊无险,也着实令凌霄宫三位元婴供奉暗暗心惊,听刚刚张自来话语中的意思,这钟离无双似是刚刚跨入元婴境界不久,想不到就有这等实力,若是出其不意,寻常元婴修者怕是轻易就会被钟离无双斩杀,直接以剑意影响修者心智,这种手段对于三位元婴供奉来说也只是听说过,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

    “传闻天地宗方逸,金丹初期便有媲美元婴境界的实力,且让本座试试这传闻的真假。”

    罗华神识喝醒严正真,目光盯向方逸,张自来召集他们时便说过,方逸以区区金丹初期境界,实力便能够媲美元婴修者。

    对此,三位元婴供奉却不相信,若说有半步金丹修者能够媲美普通金丹初期修者还可以理解,但是金丹初期修者媲美元婴,根本就不可能,金丹和元婴两重境界,区别可不仅仅是灵力的多寡,更重要的是对于空间的理解,层次差距太大了。

    虽然眼前方逸已经晋级到金丹中期,罗华也未放在心上,金色飞剑悬浮身前,伸手向方逸一指,口中喝道:“去!”

    那柄金色飞剑瞬间消失,一道空间裂缝突兀出现,横跨在罗华与方逸之间,似是一道桥梁。

    方逸背后流光羽翼展开,将自己包裹在其中,那空间裂缝仿佛透明一般,横贯过方逸的身躯,如一道黑色光芒。

    “空间,似乎也并没有那么深奥。”方逸被包裹在流光羽翼之中,整个人似乎成了一个投影,真身早已消失一般,身躯好似处在无穷多个空间之中,无论是哪个空间发生坍塌,似乎都与方逸无关。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