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七章 增加矛盾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方逸都没有修炼,而是在天地宗所在的中央山脉周围,布下了十方无极阵。

    除此之外,在玄灵丹和济天丹两种丹药的诱惑下,投奔天地宗的金丹修者与日俱增,现在已经有了近五百之数,中央山脉周围,三百六十座庄园也已经布置妥当,金丹修者也都入住其中。

    内有周天星斗防御大阵,外有十方无极困杀阵法,再加上可以随时布置的五行锁空阵和龙旺达的招魂幡,就算是两三个元婴修者同时来袭,方逸和元剑一也能从容应下。

    同时,天地宗向外发出昭告,不再招纳金丹修者,就算是以现在钧天鼎内储藏的灵草灵药,供养五百金丹修者已是极限,再者说,天地宗几个核心人员,如彭斌、袁金刚等人,也同样需要玄灵丹和济天丹,而且还没有时间和数量的限制。

    一切布置妥当,方逸则开始闭关静修,方逸如今不需要感悟什么,只是炼化体内五行剑元蕴含的灵气,静修期间也不怕被打断,告知龙旺达,有事随时可以唤醒他。

    龙旺达则是在方逸布置阵法的这一个月时间,将招魂幡反补的能量悉数炼化,重掌宗门事务,彭斌则开始吞服炼化玄灵丹,不得不说,龙旺达的修为进境刺激到了他,想要先龙旺达一步晋级到半步元婴境界。

    ----

    “廖师兄,你看那边。”

    一艘海船之上,站立着三个金丹初期修者,其中一人突然伸手指向右方,就见距离他们几百里处,一座岛屿凭空浮现出来。

    “这……这一定是上古修者府邸。”那位被称作廖师兄的修者眼神中有兴奋之色:“想不到宗门这次派我们出来,竟还能遇到上古修者府邸,这次真是赚大了。”

    这三位金丹修者,皆是凌霄宫门下弟子,这次被宗门派出,本来是寻找一种炼器材料星辰陨铁,不成想这次任务完成的颇为顺利,竟在一座无人荒岛中发现了所需要的材料。

    时间还早,三人也就没急着回蓬莱仙岛,反而是在海域上闲逛。

    三位金丹初期修者,在连云海域已经算是不低的战力,再加上这三人身上都穿着凌霄宫特有的服饰,就算是一些金丹后期修者见了,也不敢对凌霄宫修者动手,因此,三人也从没担心过自己的安危。

    想不到就这样闲逛,竟然能遇到一座上古修者府邸现世,在三人眼中,这可谓是给他们准备好的机缘。

    许多上古修者府邸,都如眼前这座岛屿一般,平时看上去什么都没有,只在有人靠近,或者到了特定时间才会显现,这也是现如今连云海域中元婴修者所不具备的手段,不用想也知道,是上古修者遗留下来的。

    “走走走,赶紧过去。”不待海船慢慢航行,那位廖师兄收了海船,三人腾空而起,向那座岛屿飞去。

    这座岛屿不大,方圆不足百里,放在连云海域中,也就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岛,三人降落到岛屿之上,顿时感觉到天地灵气的浓郁,根本不需要吸收,就会往身体里挤压。

    “这岛上的天地灵气也太浓郁了。”

    其中一个弟子深吸口气,尽情吸收着天地灵气,眼中露出惊喜之色,说道:“且不说这府邸中的宝物,只要是在这里修行,不出三十年,我们必然能够到达金丹中期境界。”

    “我看都用不了三十年。”

    另外一位弟子亦是满脸的迷醉神色,道:“真想在这里待个几十年,到时候我们三个全都晋级到金丹中期,回到凌霄宫,你们猜那些师兄弟会不会惊掉了下巴,到时候他们可是要喊我们一声师叔的。”

    凌霄宫之中,金丹初期修者还被视作弟子,只有到达金丹中期,才有长老之位,或者说,金丹初期修者有特殊的能力,炼丹、炼器或者擅长布置阵法,也皆可以位列长老之位。

    但是,炼丹师炼器师或是阵法师,在连云海域本就稀少,凌霄宫之中也不例外,大多都还是普通修者。

    想想那个场面,廖师兄嘴角也是露出一丝笑意:“可是宗门没有给我们那么长时间,不过在这里待上十年还是可以的,咱们也别光盯着这天地灵气,上古修者洞府,大多都会有丹药法宝或者传承留下,真正得到了那种东西,才可能一步登天。”

    凌霄宫中有不少修者,原本籍籍无名,结果得到上古修者传承后,快速修炼到金丹后期甚至半步元婴境界,一飞冲天,在凌霄宫之中地位都颇高。

    “廖师兄说的是。”其中一位弟子道:“可这座岛屿不大,我们刚刚已经神识探寻过了,根本就没发现什么,连一间房屋都没有。”

    “之前这座岛屿都没有。”

    廖师兄开口说道:“有时候眼睛不靠谱,有时候神识也没有那么靠谱,反正还有十年时间,你们若是就打算在这里静坐吸收天地灵气我也不拦着,反正我是要探寻一番的。”

    “我们自然是随廖师兄一起。”两位弟子对这位廖师兄倒是极为恭敬。

    “那走吧。”廖师兄摇头一笑,也不飞行,双手背在身后,当先漫步而行,没有探寻法宝秘境的急迫,反而像是在逛街一般。

    另外两名弟子跟在廖师兄身后,不时左右张望,希望能找寻找一些蛛丝马迹。

    三人虽看似缓慢,但却也比普通凡俗快了许多,几十里的路程也只走了一个多时辰,渐渐伸入到了岛屿中央位置。

    “你们看,我就说了,神识有时候也不靠谱的。”廖师兄指着眼前十余间茅草屋,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上古修者的手段,又岂是我们所能猜测的。”

    “廖师兄英明。”两位弟子这时候也就只能说些恭维话。

    “走吧,看看这些茅草屋中都有些什么。”别看这些茅草屋不起眼,但是能被上古修者施以手段遮掩,说不定其中就有什么法宝或者传承。

    “呵呵,想不到有人比我们抢先了一步。”

    正这时候,一个颇显不和谐的声音从远处传来,紧跟着,两名金丹修者疾飞而来,转瞬间就到了廖师兄三人身前,阻住了去路。

    “还好也只是抢先了一步,并不碍事。”

    两人之中,有一位金丹中期修者,长出口气笑着道:“你们三位可以请回了,当然,若是你们愿意,在这岛上吸收天地灵气我们也是不会介意的。”

    廖师兄瞳孔一缩,他已经到了金丹初期的顶峰,却依然看不出眼前这修者的实力,说明对方的修为要高过自己,至于是金丹中期还是金丹后期,就不得而知了。

    “你们两个,懂不懂得什么叫做先来后到。”廖师兄伸手一位弟子面有怒容,当先一步,想要跨到廖师兄身前,却被廖师兄伸手阻住,但仍是刻意露出了胸前修者的凌霄宫标志。

    身为凌霄宫弟子,还从未见有人敢从他们口中夺食。

    “呵,先来后到?”那金丹中期修者轻笑一声,随后面露厉色,喝道:“那你又懂不懂得什么叫做实力为尊?三个金丹初期的修者,惹恼了我,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座岛屿。”

    “哼。”那弟子冷笑一声,道:“口气倒是不小,你可知道我们是什么人?”

    那金丹中期像是根本不认识凌霄宫服饰上的标志,道:“管你们什么人,我们天地宗,在连云海域就还没有怕过谁。”

    “天地宗的人?”廖师兄一皱眉,身在凌霄宫,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天地宗的事情,恐怕整个连云海域,除了三大圣地,天地宗还真就不需要怕谁。

    “两位道友也是刚刚加入到天地宗的散修吧。”廖师兄说话相对客气些,道:“敢问两位道友,可曾听过凌霄宫?”

    “凌霄宫?”那金丹中期修者闻言不由皱起了眉头,说道:“传说中的三大圣地之一?难道你想告诉我说你们是凌霄宫的弟子?”

    “瞎了你的狗眼,难道不认识凌霄宫的标志吗?”另外那位弟子见对方听到凌霄宫后的神色就知道,别看嚷嚷的厉害,恐怕知道了他们的身份后同样会害怕。

    也难怪,连云海域之中,三大圣地就是无可争议的霸主,又有谁敢触眉头。

    “哼,谁知道真的假的。”

    那金丹中期修者却是不屑道:“再者说,凌霄宫弟子就能抢别人机缘吗?哪里来的道理,今天我把话放在这里,就算你们是凌霄宫弟子,也别想进这些茅草屋半步,否则,杀无赦。”

    “这位道友。”

    廖师兄连忙阻止身后就要上前动手的两位师弟,对这金丹中期修者道:“毕竟我们早先一步到达,不如这样,这里有十三间茅草屋,我们分开就好,我们三人,占七间,你们两人,占六间,你们少分一间,便由你们先挑如何?”

    “廖师兄,不用跟他们客气,两个散修而已,咱们还能怕了他们?”

    天地宗招纳金丹修者的事情,连云海域几乎人尽皆知,凌霄宫中的金丹弟子们自然也听说了,能够为了两种丹药发下心誓加入天地宗的金丹修者,几乎全部都是散修。

    散修通常意味着修炼功法差,真正战力相对较低,很多金丹中期境界的散修,都奈何不得三大圣地中的金丹初期修者,更何况还有廖师兄这位金丹初期顶峰的存在,其真正实力,比一些金丹中期修者都要强,这也是两人为何对其如此恭敬的原因。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廖师兄神识传音:“现在咱们可不在凌霄宫内,眼前这人的修为我看不透,若是金丹中期境界还好,若是碰到金丹后期,战斗起来陨落在这里,就算宗门事后为我们报仇灭了天地宗又如何?我们要对自己的性命负责才行。”

    经廖师兄这么一说,那两位师弟也不吭声了,的确如廖师兄所说,现在对方摆明了没把凌霄宫放在眼里,事后怎样都行,但眼下最重要的是不能丢了性命。

    “呵呵,你们想的倒是美。”

    那金丹中期修者双手环抱胸前,饶有兴趣的看着廖师兄,说道:“我很奇怪,你哪来的底气跟我们分这些茅草屋?就凭着你们凌霄宫的名号?抱歉,在我们这里,行不通。”

    “我修为高过你一级。”这金丹中期修者似是故意在透露自己的修为:“想杀你们易如反掌,你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谈条件?”

    “金丹中期而已,我劝你也不要太狂妄。”

    廖师兄感觉自己像是抓到了重点,语气中渐显强硬,若只是金丹中期境界,那就简单了,自己就算不敌,也能够拖住对方,有这时间,两位师弟足矣瞬间斩杀另外一个金丹初期修者,然后三人配合,斩杀一个金丹中期境界的散修,也没有什么难度。

    “啧啧啧……”那金丹中期修者摇头咂舌:“凌霄宫弟子,看来是在外强硬惯了,章师弟,你这就去那些茅草屋中探查一遍,看看有什么东西。”

    “师兄就在这里守着,我看他们敢越雷池一步。”

    那金丹中期修者道:“宗主让我们少惹是非,但也说过,天地宗弟子,也没那么好欺负,我们不主动欺负别人,但也不能让别人欺负了,我们谨遵宗门规矩,不主动惹事。”

    说道这里,那金丹中期修者看向廖师兄,眼中闪过寒芒:“但别人要是惹事,我们也不能让别人小瞧了。”

    “多谢师兄。“那位姓章的金丹初期弟子面露喜色,转身就要进入其中一间茅草屋中。

    “尔敢!”廖师兄再也忍不住,爆喝一声,本命飞剑透体而出,一道寒芒射向站在他对面的那金丹中期修者。

    身后两位师弟见廖师兄动手,不再有丝毫犹豫,身形一动,两柄飞剑围杀那位金丹初期修者。

    “死。”那金丹中期修者面露得意神色,有一种计谋得逞的感觉,任由廖师兄一剑斩在自己身上,却没有造成任何伤害,随后,这金丹中期修者浑身绽放出细密剑光,轰向廖师兄。

    两人距离太近,廖师兄的一剑,那金丹中期修者躲不过,廖师兄同样也避不开这金丹中期修者一击。

    那金丹中期修者出招的瞬间,廖师兄脸上已经变了颜色,他能感受到那些细密剑光蕴含的恐怖威能,但却没有办法,躲不开,只能硬挡,极品法器级别的本命飞剑挡在身前,意图抵挡。

    但在那些细密剑光轰击之下,廖师兄的本命飞剑光芒逐渐暗淡,周围形成的光幕破碎,无数剑光冲击冲过去,刺破了廖师兄护体灵力,将廖师兄的身躯洞穿,似是成了筛子一般。

    直到临死前,廖师兄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金丹中期修者,能够爆发出如此实力,心中有些悔意,悔不该冲动之下动手,但却已经晚了,意识渐渐消散,身躯倒地,微弱的冲击力却令廖师兄已如筛子般的身躯碎裂,甚至找不到一块整肉。

    “廖师兄……”

    那两位师弟见廖师兄竟不是对方一招之敌,顿时慌了,连忙收回自己的本命飞剑,道:“我劝你们适可而止,凌霄宫中有我们的心灯影像,你若是将我们全部斩杀,凌霄宫必然会杀上天地宗为我们报仇,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两人知道,凭他们的实力,想要逃走都不可能,因此只能摆明利害关系,希望对方能够知难而退。

    那金丹中期修者却是一笑,本命飞剑一分为二,化作两道剑光斩向两名金丹修者:“已经杀了一个,不在乎多杀两个,真当我天地宗怕了你们凌霄宫?”

    “不……”面对那金丹中期修者的剑光,凌霄宫两名弟子根本躲避不开,又抵挡不住,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被两道剑光洞穿了身躯,彻底陨落。

    三人身死,那位章姓修者也不打算探查那茅草屋了,缓步走到那金丹中期修者身旁,道:“十七师兄,何必那么麻烦,直接杀了多省事?”

    “直接杀了?”

    那位十七师兄白了他一眼:“好歹也立下过心誓,天地宗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还是小心谨慎一点,不过凌霄宫死了三个金丹修者,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反正动手的借口已经给了他们,就是不知道这凌霄宫有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