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再临凌霄宫

    千丈岛,顾名思义,岛屿方圆只有千丈,正是蓬莱仙岛周围一座小岛。

    岛屿不大,修者却不少,大多都是往来蓬莱仙岛暂住休息的。

    一座酒楼之中,方逸与元剑一对面而坐,吃着灵食喝着灵酒,显得颇为惬意,两个人显露出来的气息都只有筑基期,和这里大多数修者相当,并没有人注意到这两个小修者。

    “师叔祖,你们背后真的没有什么宗门?”

    就连元剑一也忍不住问道,方逸只教了他一个小窍门,便可以随意控制自身散发的气息,很容易便将修为隐藏起来,甚至若是愿意,把自己伪装成个普通人都很容易。

    这窍门说来很简单,却也很复杂,简单是说这窍门的使用方法,复杂却是说这窍门的创造者,不知道耗费了多少心力。

    “我倒是有宗门,不过那宗门不是在这一界,和没有也没什么两样。”方逸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这种小窍门,也不是我的师门传承,是从一处秘境中得到的法门。”

    道门在连云海域可没什么名声,说出来也吓不住别人,师父在雷海深处也无法出来,方逸甚至不敢确定,师父究竟还在不在雷海之中,这些年过去,已经飞升到天界了也说不定。

    想起师父正林真人,方逸很是无奈,以他他现在的修为,就是想去看看师父都做不到。

    “师叔祖还真有师门传承?”元剑一闻言有些惊愕,随后似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道:“是了,散修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便是连我也不相信。”

    方逸的事情元剑一大多也都有了解,自然知道方逸并非一开始就是醉剑仙的弟子,还是在自己闯荡之中,机缘巧合得到了醉剑仙的认可,一介散修能有这种成就,元剑一也不大相信,听说方逸背后的确有师门传承,这才似明悟了一般。

    “师叔祖,不知道您背后师门的实力如何?”元剑一忍不住问道,他也想知道,究竟什么样的宗门才能培养出方逸这样的妖孽。

    “我师门的实力?”方逸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轻声说道:“这可不好形容,反正三大圣地什么的,在我师父眼中,和小孩子过家家没什么区别。”

    “什么?”元剑一闻言震惊不已,“难道说,师叔祖的师父,已经超越了元婴境界?”

    “远远超过。”方逸点了点头,很认真的说道,这些事情,对于元剑一没有隐瞒的必要,甚至若是三大圣地愿意相信,方逸也不介意让他们知道。

    元剑一沉默了,不过却是不大相信方逸的话,“师叔祖说笑了,连元海域之中,元婴境界已经是顶峰了,超过元婴境界,怕是这世界都承受不了。”

    对此,方逸只是摇头笑笑不在继续说下去了,没有亲眼见过,的确很难相信连云海域之中还有大乘期境界的修者存在。

    “我那具分身到凌霄宫了。”方逸端着酒杯的手忽然停下,眼中闪过精芒。

    ----

    凌霄宫中,方逸的影分身已经在弟子的引领下进入大殿,环顾四周,景物依旧,却已物是人非。

    宗主宝座上的张自来,中年模样,身材微胖,脸上没有一根胡须,打理的很干净。

    “天地宗方逸,见过张宗主。”

    方逸嘴里客气,身躯却是站的笔挺,双手背后,显得颇为无礼,不过方逸也的确有无礼的资格,眼前这张自来,也只有半步元婴修为,便是自己这具分身,都有把握将其诛杀。

    “久闻方道友大名,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

    张自来坐在宗主宝座上,居高临下,双手扶着桌案,没有起身的意思,作为凌霄宫的宗主,也代表着凌霄宫的脸面,别说是方逸,下面就算站的是一位元婴修者,张自来也不会过于客气。

    “方才有弟子来报,说方道友有要事向凌霄宫禀报?”张自来半靠着椅背,口气之中有着身为圣地宗主的倨傲。

    “并非什么禀报,弟子传话,多少有些误解。”方逸纠正了一下对方言语中的字眼,说道:“事情牵涉过大,为连元海域所有修者着想,特来通告一声。”

    “方道友请讲。”张自来看了一眼方逸,眼中闪过一丝不满的神色。

    “不久前,方某曾去过一趟幽冥海域,发现了一些幽冥兽的秘密。”

    方逸挑挑拣拣,将幽冥兽的来历向张自来讲述了一遍,最后说道:“天界仙兽后裔,祖先又是天界上将,方某相信,其族群中的传承密法定是不凡,若是时机成熟,幽冥兽一族杀出幽冥海域,怕是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方某实力低微,没有能力探查幽冥海域有多少巅峰妖王,也没有能力试探巅峰妖王境界的幽冥兽实力如何,情况就是这些,如何抉择,张宗主可以和宗门长老商量。”

    “方道友的话未免有些儿戏了。”张自来闻言皱起了眉头,说道:“周围包裹着错乱空间的山庄,谁能进入验证?就算能够进入方道友所说的山庄之中,一卷手书竹简,又如何令人信服?”

    “张宗主会错意了。”方逸笑道:“方某刚才说过,此番前来通告此事,乃是为了连云海域所有修者着想,心意已经尽到,至于张宗主信或者不信,方某并不在意。”

    方逸看着张自来的反应,似是浑不在意道:“方某不妨明确告知张宗主,就算幽冥兽大举来袭,就算整个连云海域覆灭,我天地宗亦可安然无恙。”

    不管对方信或者不信,方逸就是要将天地宗背后有强大隐世宗门的消息坐实。

    果然,听到方逸这话张自来瞳孔一缩,脸色晦暗不定,最后道:“多谢方道友传讯,事情本座已经知晓,方道友可以请回了。”

    “倒是不忙回去。”方逸哈哈一笑,道:“我与贵宗前任宗主申屠雄乃是旧交,今日既然已经到了凌霄宫,亦想拜访叙旧。”

    “怕是要让方道友失望了。”

    张自来摇了摇头,说道:“申屠师兄日前心有所感,才卸任宗主之位,闭关静修,势必要一举突破到元婴境界,闭馆前有吩咐交代,这段时间参悟修行至关重要,不得以任何理由打扰,也不会接见任何人。”

    提出拜访申屠雄,方逸也只是试探,得到的结果也在意料之中,遂了点了点头:“也好,待申屠宗主成就元婴,方某再来道贺,告辞。”

    方逸说罢,转身就要离开,却见大殿之中空间裂开一道缝隙,从中走出一位老人,乍一看,这老人和寻常凡俗老人没什么区别,气息内敛,只有一对眼睛,似星空一般浩瀚深邃,便是以方逸现在的神识看过去,都有一种要沉醉于其中的感觉。

    “方小友不忙离开。”来者正是凌霄宫太上长老罗洪。

    走出空间裂缝,罗洪对方逸笑道:“传闻方小友金丹初期便能媲美元婴修者,老夫神交已久,今日有幸得见,盼能与方小友小酌几杯,还望小友赏光。”

    罗洪的语气颇为客气,不像是对一般金丹修者,到真像是对待自己的朋友一般。

    方逸微微仰头,向一边歪了一点,眼神望天,半晌后道:“我与老人家素未谋面,更谈不上熟络,小酌就算了吧。”

    “大胆方逸。”张自来怒喝,伸手指着方逸刚要说什么,却被罗洪摆手制止住了。

    “老夫,凌霄宫太上长老罗洪。”罗洪自我介绍,然后眯着眼睛看向方逸,声音也有些发冷,“老夫诚心邀请,希望小友好好考虑,不要让老夫再行其他手段。”

    罗洪的意思表达的很明确,来也得来,不来也得来。

    方逸倒也显得识趣,当下笑道:“有劳罗长老带路。”

    罗洪一挥手,撕裂开空间,带了方逸离开凌霄宫大殿。

    小青山,凉亭中,方逸与罗洪对面而坐,凉亭的石桌上,摆放着酒壶酒杯。

    “方小友,这小青山如何?”罗洪挥手环指这座山。

    方逸起身,双手背后,闭着眼睛深吸口气,道:“鸟语花香,天地自然,宝地。”

    “小友好眼光。”罗洪赞了一句,道:“小青山曾是我凌霄宫太上长老常乐山清修之地。”

    “常乐山的确死于天地宗之手。”方逸不等罗洪拐弯抹角,笑道:“罗长老可是想知道常乐山是怎么死的?”

    罗洪瞳孔一缩,没想到方逸如此直接,又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让罗洪也感到有些难办。

    罗洪虽有心杀了方逸,但又忌惮天地宗背后可能存在的隐世宗门,把方逸单独带过来,也只是想与之切磋一番,好确认方逸的实力究竟如何,以后再要怎么做心中也能有个衡量。

    但是现在方逸把矛盾捅破,倒是让他为难了,天地宗太上长老死于对方之手,现在再提切磋,就有了借机教训的感觉,可若是不提,难道真的就是请方逸来小酌几杯?

    “还是说,罗长老打算为常乐山报仇?”方逸可不管罗洪怎么想,装作有恃无恐的样子继续追问。

    “小友说笑了。”

    罗洪脸上不断变幻着神色,最后干巴巴的笑道:“常丰也好,常乐山也好,和方小友乃是私人恩怨,凌霄宫不打算过问,今日请方小友前来,也是想与小友切磋一二,如今外界的传言,可是让老夫颇为好奇,很难想像,金丹初期如何能够媲美元婴。”

    “想试探我的实力就直说,拐弯抹角,有什么意思?”方逸对这位太上长老,可是一点都不客气。

    方逸算是看出来了,对这些人越是不客气,他们就越认为你的背后有人撑腰,也就越忌惮,反正就是一具分身罢了,死在这里也没什么可惜。

    “小友要这么理解,也无不可?”罗洪不置可否的笑笑,伸手相请,“小友,请吧。”

    “好。”方逸一笑,并指为剑,指向罗洪,口中轻喝:“寂灭!”

    顺着方逸的指尖,一股磅礴浩然的剑气骤然爆发,剑气所指方向,空间震荡,罗洪身在其中,感受最为强烈,那磅礴剑气便是连他都感到有些心惊,纵然是他,竟也不能无视这些剑气。

    要知道,方逸此时只是以指为剑,便有如此之威,若是以灵器级别的本命飞剑施展,威能恐怕还要加倍。

    罗洪没有将方逸的剑意引入异空间之中,而是伸出一只手掌,凝聚出一层薄薄的灵力布于身前,硬接了方逸的寂灭剑气。

    “轰”一声响,那些剑气尽数轰在罗洪布下的灵力防御上。

    “威力不弱。”罗洪点评道:“不过也就勉强媲美半步元婴水准,莫非小友还有藏私?”

    罗洪口中所谓的藏私,是指方逸没有动用本命飞剑,按照罗洪推算,若是以灵器级别的本命飞剑施展,威力的确是要超过半步元婴,但却达不到元婴修者的水准。

    “藏私到算不上,一些传言而已,当不得真。”方逸笑道:“罗长老试也试过了,是否可以放方某离开了?”

    “方小友说笑么?”罗洪轻笑道:“你攻了我一招,我也该攻你一招才算公平。”

    罗洪说着,同样一指出,一束光芒似乎穿越了时间空间,瞬息间便穿透了方逸的胸膛,方逸这具分身没有携带任何法宝,只靠自身防御,有怎么可能挡的住罗洪一击。

    罗洪也有些意外,按照常乐山所说,方逸那防御法宝甚至都能抵挡住他的攻击,怎么会被自己一下子洞穿了胸膛。

    不过紧跟着罗洪脸上便露出喜色,方逸若是就这样死了就最好不过,自己的确也只是安了切磋的心思,出手也算有分寸,但方逸接不住可不怪自己。

    这样一来,纵然是天地宗背后真有连他们都招惹不起的隐世宗门出面问责,他也算有了交代,相信方逸这样的人物,背后的宗门定会为其留下心灯影像,像罗洪这种修为的修者,刚才一击已经是尽量收手了,相信对方也能看的出来。

    被罗洪一束光芒穿过的方逸突然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对罗洪道:“罗宗主不必自责,这只不过是方某炼制的一具分身而已。”

    方逸已经想好,既然自身实力已经引起了三大圣地的重视,那干脆就多暴露一些,让他们更加深信‘隐世宗门’的存在。

    “砰。”一声响,不用罗洪动手,方逸那具影分身陡然炸裂,化作虚无。

    “分身?”

    罗洪的脸色有些难看,仅仅一具分身,不依靠任何法器,便能发挥出半步元婴境界的实力,若是真身加上本命灵器,说不定还真如他们散发出去的消息,这方逸真的有元婴级别的实力。

    罗洪可从来没听说过有能发挥出修者自身六成实力的分身。

    一般来说,连云海域之中修炼分身的法门多半都只能维持一个没什么灵力的身躯,迷惑对手,至于能够让分身具备一定战力的功法,整个连元海域也没有多少,罗洪见过的最好的分身法门,也只能承受真身三成的灵力,也就是说,拥有那位修者三成的实力。

    罗洪也是将方逸那分身看作真身灵力的三成,在他看来,这已经很高估方逸了,只是如此计算的话,方逸的真身,加上灵器级别的飞剑,所能发挥出的威力可就有些恐怖了。

    千丈岛,正在和元剑一一同闲逛的方逸,陡然察觉到自己的分身爆炸。

    “元长老,我们也该走了。”方逸笑笑招呼身旁的元剑一,元剑一也不说话,直接撕裂空间回到了天地宗之中。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