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静修

    “钧天鼎原本的器灵?”

    听到那老者的话,方逸和钧天鼎器灵同时一惊,按理说,器灵根本不能脱离灵器本体单独存活,更何况,按照时间来算,这位原器灵已经存活了几十万年的时间。

    而现在钧天鼎内的器灵听到这话,更是心惊胆战,他刚才明显能够感受到方逸对于他晋升到中品灵器并没有多少兴奋,反而还有些失望。

    若是方逸抵挡不了上品灵器的诱惑,把他从钧天鼎器灵中驱逐出来,那么对于他来说,就是死路一条。

    可是上品灵器这个诱惑实在太大了。

    “器灵,能够脱离本体单独存在?”方逸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一般来说,不能。”老人淡淡的说道:“不过当年药王垂怜,替我炼制出一具肉身,可以让我单独存在,也能更好控制钧天鼎器灵。”

    “居然还能够炼制出可以容纳器灵的肉身,真是不可思议。”方逸心中震撼,感叹上古先贤大能匪夷所思的手段。

    “怎么样?”老人声音中带着一丝蛊惑之意,“只要你把钧天鼎器灵现在的器灵驱逐出去,我就能够和钧天鼎器灵重新融合在一起,钧天鼎器灵也能够恢复到上品灵器的级别。”

    “方逸……”钧天鼎器灵器灵的声音在方逸识海中响起,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可不认为以他三言两语就能打消方逸对于上品灵器的渴求。

    “多谢前辈垂爱。”方逸却是没有丝毫犹豫,摇头笑道:“目前连元海域中天地灵气已经远不如上古修真世界,修者实力更是无法与上古相比,中品灵器的丹炉,对于现在的连云海域来说,已经足够了。”

    “嗯。”老人看着方逸点了点头,“修为虽然差劲的很,但也不是没有优点,心性倒还不错。”

    “你还要找金鳞毒蝎吧。”老人手掌摊开,掌心却是有三片金色鳞片和一只小玉瓶,说道:“这是金鳞毒蝎身上的鳞片和体内毒液,够你恢复伤势用的了。”

    “多谢前辈。”方逸连忙谢过,没想到这老人竟然将金鳞毒蝎的鳞片和毒液都给他准备好了。

    “你也不用谢我。”老人道:“按照你的脾性,被你找到小家伙,非得杀了它不可,我也是为了保它一命。”

    “额……”方逸却是没有想到这个原因,一时间有些尴尬,连忙岔开话题道:“前辈,晚辈该如何离开药王谷?”

    进来时,自己处于昏迷状态,是这老人接引自己进入的药王谷,却是还不知道怎么离开。

    “等你伤势恢复,我自然会送你离开。”老人说道:“星叶寒露你自己去取吧,我就不管了。”

    “对了前辈……”方逸摸了摸鼻子,笑道:“晚辈刚刚爬上药王山时,曾闻到阵阵浓重的药香味,想必,药王山上种植着不少灵草灵药吧。”

    神识被限制,方逸也不知道那些灵草灵药种植在什么地方,干脆问问这老人,顺便问问能不能采摘一些带走。

    “药园的东西,你就不要打主意了。”老人道:“不过除了药王山,药王谷中其他地方的灵草灵药你倒是可以随意采摘带走。”

    “药王谷中的灵草灵药,不是那位老人种植的吧?”虽然从灵草灵药的分布形状来看,并不像是人为种植的,不过方逸还是觉得确认一下为好。

    “自然不是。”老人道:“老耿不过一介凡俗,药王谷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大了,哪里种植的了那么多灵草灵药。”

    方逸想想也是,一介凡俗,怎么可能种植如此多的灵草灵药。

    “如此,晚辈就不多打扰了。”

    方逸拱手告辞,老人摆了摆手,示意方逸可以离开了,钧天鼎的主人已经出现,他继续守在药王谷便没有了目标,往后的岁月已经失去了意义,念及此,老人不由神色落寞,有些意兴阑珊。

    “方逸……谢谢。”离开药王殿,钧天鼎器灵的声音在方逸识海中响起。

    方逸嘴角露出一抹笑容,说道:“谢我没有把你驱逐出钧天鼎器灵?算了吧,那老人什么修为,我什么修为,让他重新进入钧天鼎器灵之中,以后时间长了,我是主人,还是他是主人?”

    能够让药王单独炼制一具肉身给他,还能够存活数十万年,那位原器灵的修为必然不低,时间短还好,时间一长,总会有些分歧,方逸可没把握压制住那位原器灵,对他来说,维持现状已经是最好的办法。

    钧天鼎器灵沉默,他无法分辨方逸所说是心里话还是安慰他,不过也打定了主意要好好为方逸效力,当下说道:“方逸,那本药王篇,你若是不愿过多钻研,可以交给我。”

    “正有此意。”

    方逸神识一动,那玉简便进入了钧天鼎器灵之中,对于方逸而言,现如今最急迫的还是提升实力,至于丹道一途,在现如今这个时代,有钧天鼎器灵帮忙已经足矣。

    “钧天鼎器灵晋升到中品灵器后,内部空间大了不少,我们可以多带些碧泉湖水回去。”钧天鼎器灵道:“碧泉湖面积也算不小,我们带一些回去,想来那位器灵前辈也不会介意。”

    “好。”方逸驾驭流光羽翼漂浮在碧泉湖上空,将钧天鼎器灵向下一抛,便见钧天鼎器灵逐渐放大。

    鼎口向下倾斜,鼎中传来巨大吸力,如同一个黑洞般,碧泉湖静谧的湖面突然旋转起来,一道水流被鼎中巨大吸力吸起,在湖面与鼎口之间形成了一道水柱,湖中之水源源不断被吸入钧天鼎器灵中。

    “可以了。”方逸估算着:“已经可以灌满几条条河流了。”

    方逸已经打算好,将来在天地宗之中,也要打造一座药园,以这些碧泉湖水在药园中布置出一条河道,孕养药园中的土地,到时种植出来的灵草灵药品质必然不凡。

    时间也快要接近清晨,方逸背后双翅一震,白光一闪,便已经来到了崖边,脱离了药王山的影响,方逸的神识也恢复了正常,神识扫过那些大小不一的孔洞,却发现依旧没有妖兽存在。

    方逸一想便明白了,应该是那位原器灵将这些妖兽全部调走了,否则留在这里,多半都要被自己斩杀。

    方逸也乐得没有妖兽打扰,取出一只玉瓶,静静等候着星叶寒露的诞生。

    此时,星叶上已经密密麻麻沾满了露水,正在缓缓渗透进星叶之中,许久,才从星叶的另一面透出一滴,方逸连忙用玉瓶将那滴露水收好。

    足足用了一个时辰,天光大亮,方逸才收集齐满满一瓶的星叶寒露,将玉瓶收好,双翅一震,瞬息间便回到了那爷孙俩的住处。

    “呵呵,是不是被药王山外围的毒雾挡住了?”见方逸如此快回来,老农乐呵呵一笑,还以为方逸根本没有上到药王山上。

    “一瓶星叶寒露,三片金鳞毒蝎的鳞片,一瓶毒液,还有三株碧泉灵芝。”方逸将东西全部拿了出来,问道:“这些够了吧。”

    “这……”老农脸上难掩震惊神色,看看那几样东西,再看看方逸:“这才一天时间,你是怎么做到的?”

    金丹破碎,不能调用灵力,也就是说,想要飞行几乎不可能,就算体魄强健,这里距离药王山也有几百里距离,光靠双腿,来回一趟也要差不多一天的时间,还要攀上数千丈的悬崖峭壁,无论是摘取碧泉灵芝还是收取星叶寒露,都难免要遭遇妖兽,更何况还要找寻金鳞毒蝎。

    莫说金丹破裂,如同凡人,便是寻常的金丹修者都难以在一天之内做完这一切。

    “可能……是运气好吧。”方逸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归结一句运气好。

    老农深深看了一眼方逸,也不在多问:“有这些东西,足够帮你恢复金丹了,跟我来。”

    老农在前,方逸跟在身后,进入屋子,推开厅内吃饭的桌子,露出通往地下的甬道,在甬道的尽头,竟是一座炼丹室,不过这间炼丹室比较小,中央摆放的丹炉亦显得小巧,比普通农家做饭的铁锅还要小上一圈。

    老农先是将那三片鳞片扔到丹炉内,丹炉底部有地火升腾,又见老农取出一个小罐,打开罐口,向炉底倾倒,却是如同修者本命真火一般的火焰。

    方逸之前还在纳闷,一个凡人,没有真火,如何炼丹炼药,现在看到亦啧啧称奇,想不到药王谷之中,还有这种能够将真火储藏起来的东西,还能让一介凡俗操控自由,上古先贤手段,果然不是现如今这些修者所能比拟的。

    也就一个时辰左右,老农打开丹炉,从旁边拿过一根短杵,将丹炉中已经被火焰炼制了一个时辰的鳞片捣成粉碎,将一株碧泉灵芝和一瓶毒液倒入,盖好丹炉,加大了火焰燃烧。

    又过去近三个时辰,老农熄了炉底火焰,打开丹炉,将星叶寒露倒入,又以短杵搅拌均匀,然后取出一碗,将炉中之物倒入碗中。

    方逸便见一碗黑乎乎,粘稠状的汤药摆在自己面前,如同一碗中药。

    “不是丹药?”方逸有些哭笑不得,踏入修行一途已有二十余年,一直以来都是炼制丹药,想要到还有喝汤药的一天。

    “为什么非得是丹药?”老农似是有些不解:“救人治病,要的是效果,什么形状并不重要,况且,这几种东西炼制成丹药,药效反而会降低,这种形状正好。”

    “多谢老人家。”不管药效如何,老农也是尽了心力,方逸端起那碗黑乎乎的汤药便灌进了嘴里。

    至于金鳞毒蝎毒液中的毒性,方逸倒是并不在意,若是真有毒的话,凭借天星净火也能化解。

    “嗯,这就对了。”老农道:“服下药后,静心休养,九天后可以让灵力在体内循环运转,四十九天后便可痊愈。”

    汤药下肚,方逸便觉得一股热流直奔金丹而去,那层黏糊糊的药物将金丹包裹起来,似是在缓缓修复着裂痕,但是方逸知道,只靠药物却是无法恢复,如老农所说,还需要自己调用灵力,使之循环往复,才能渐渐修复。

    方逸没有离开炼丹房,干脆当作了闭关之所,在此静静修养。

    就在方逸闭关后的第三十七天,蓬莱仙岛,小青山,同样在闭关修养的常乐山突然睁开双眼,嘴角露出一丝狞笑,“天地宗,今日就将你们从连云海域之中彻底除名。”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