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三章 对战元婴

    “方逸,你胆子不小。”常乐山眼角充血,大恨道:“明知道常丰乃是本座看重的后辈子弟,你竟还敢杀他。”

    “常丰不死,我心难畅。”对于常乐山,方逸也是不客气,开口说道:“常乐山,倒是你身为凌霄宫长老,纵容后辈弟子为非作歹,可有为凌霄宫考虑过?”

    “哼,你操的心太多了。”常乐山冷哼道:“常丰之死,你要为其陪葬,不但是你,天地宗,剑宗,都要为其陪葬。”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方逸手中摸出一块玉牌,正是剑宗长老元剑一送与方逸的那块玉牌,一旦有事,捏碎玉牌,元剑一立刻会撕裂空间而来。

    虽然渡过了金丹大劫,实力大增,便是曾经的元婴之下第一人亦远不是自己对手,但是方逸依旧有自知之明,如今他与元婴修者的差距,在于对空间奥秘的理解,以及对于天地的体悟,这种差距,不是灵力或是剑法之类可以弥补的。

    试想,你攻击威力再强,但是打不中对方,便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咔嚓。”方逸毫不犹豫便捏碎了玉牌,等了许久,却是没有任何动静。

    常乐山也不着急,就在方逸对面注视着,方逸脸色却是渐渐变的难看,似乎明白了,这星罗群岛才是常乐山给自己设下的一个圈套。

    “剑宗有一位元剑一,实力恐怕不在本座之下,便是本座出手,元剑一也随时能够撕裂空间带你逃走。”常乐山冷笑道:“本座早就算到了这点,这也是本座一直没有出手的原因。”

    常乐山双臂张开,张狂的笑道:“可这星罗群岛中可不一样,没有得到这里的传承认可,就算是元婴修者也无法瞬移到这里。”

    “方逸,你的确是厉害。”

    常乐山看着方逸,道:“本座不得不夸赞你一句,金丹初期一击,便有如此之威,难怪钟离无双亦没能杀了你,原本以为有他出手,或许不用我亲自出面……看来,元婴之下第一人的名头,要换人了。”

    “不对,不用换。”常乐山声音变冷:“因为你马上就要死在这里了。”

    常乐山手掌一挥,便见千百道空间裂缝交织成一张大网,将方逸笼罩。

    “那你也要有这本事才行。”

    方逸冷哼一声,背后流光羽翼一震,周身笼罩了一层淡淡的乳白色薄膜,有这层薄膜保护,方逸似是身处一个特殊的空间,不在连云海域中,不在星罗群岛中,亦不再那些空间裂缝中。

    “这是什么宝物?”常乐山眼睛一亮,见到那羽翼散发的光晕,竟能让方逸无视自己挥出的空间裂缝,顿时引起了他的兴趣,甚至常丰之死也变的没那么重要了。

    对于常乐山来说,常丰也不过是常家后辈弟子之中比较优秀的一个,若是培养好了,说不定能够有机会继承自己的地位,因此常乐山才会如此重视,但是相对于一件能够无视空间手段的法宝,常丰便没有那么重要了。

    “常乐山,你也接我一剑。”两人距离本就不远,方逸就站在原地,一剑刺出:“寂灭。”

    亿万道剑气凝聚成一束,射向常丰,周围空间微微震荡,这种幅度的空间震荡,对于一位元婴修者却是没有任何作用,但是常乐山不躲不闪,一只手掌伸出,任由寂灭剑气轰中。

    “轰。”一声响,寂灭剑气消失,长乐山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不过口中却是赞叹,“你我虽是敌对的关系,但本座不得不夸你一句,这一剑,单论威力,已经算是迈入了元婴境界的门槛,元婴之下,无人能挡。”

    而后常乐山的眼神变得冷漠了起来,“不过也仅仅如此了,死吧。”

    一柄小剑悬浮在常乐山掌中,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那小剑突兀消失。

    那小剑出现在常乐山掌中的瞬间,方逸便觉得不妙,五行防御光罩紧紧包裹住身躯,似是在身躯表面形成了一件透明铠甲。

    “轰。”小剑突然出现时,便已经轰中了方逸身上的透明铠甲。

    “砰!”一声响,在常乐山一击之下,那五行防御光罩形成的透明铠甲出现几道裂纹,随后裂纹蔓延,‘咔嚓’一声,铠甲破碎。

    虽然那铠甲挡下了常乐山的飞剑,但那飞剑之中蕴含的恐怖威力仍是有部分轰入了方逸体内。

    “噗。”方逸一口鲜血喷出,身躯倒飞出去,背后流光羽翼一震,便想要向上空逃离。

    “速度够快。”

    方逸驾驭那流光羽翼,单论速度竟是比常乐山还要快上一些,更为重要的是,常乐山虽然能从连云海域瞬间移动到星罗群岛之中的任意一处,却是无法在星罗群岛之中进行瞬间移动,亦无法从星罗群岛瞬移到连云海域。

    常乐山能够通过瞬间移动进入星罗群岛,也是因在星罗群岛中得到的一些传承所赋予的特殊权利,见到方逸驾驭流光羽翼的速度比他还要快上一些,常乐山亦忍不住微微皱眉。

    好在两人的速度差距不大,方逸就算快上一些,也无法快速拉开距离。

    飞行之中,方逸不忘吞服下十余粒造化丹,修为实力大幅度提升,疗伤丹药起到的作用小了不少,十余粒造化丹吞入腹中,也只是缓缓恢复着。

    神识看到身后穷追不舍的常乐山,方逸也是暗暗叫苦,本以为自己渡过金丹,仗着流光羽翼可以抵挡空间手段的特性,自己就算不如元婴修者,应该也不会差太多。

    可是方逸万万想不到,纵是有五行剑元护体,依然挡不住元婴修者一击,也幸亏有这流光羽翼,否则现在怕是已经死在常乐山手中了,但是情况也不容乐观。

    方逸踏入金丹以后,流光羽翼消耗的灵石,也是几何倍数增加,现在全力驾驭流光羽翼,每个时辰要消耗三十块上品灵石,是之前的五倍,更要命的是,这次出来,方逸身上并没有带太多灵石,也只有三千多块。

    “若是没有猜错,这常乐山在星罗群岛中也无法瞬移。”方逸见常乐山在自己身后一路飞行追赶,心中推测:“这星罗群岛中的空间太过稳固,对于元婴修者也有巨大影响。“

    “方逸,东北方向。”识海之中,钧天鼎器灵的声音突然传来。

    “东北方向有什么?”方逸神识所覆盖的三百里距离范围内,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但是对于钧天鼎器灵的话,方逸却是未有任何怀疑,双翅一震,便向东北方飞去。

    虽然两人的速度差距不大,但终归是有些差距,方逸与常乐山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

    “方逸,前方第三座岛屿。”钧天鼎器灵的声音急促道,他感觉,那做岛屿之中,正有什么东西召唤着他。

    “往那边跑?麻烦!”常乐山眼中寒光一闪:“方逸,今天便让你见识一下本座真正的手段。”

    突然之间,常乐山头顶出钻出一个闪烁着金光的小人,这小人身躯凝实,却又显得就晶莹剔透,手中握着一柄三寸小剑,从常乐山头顶飞出,如一道电光射向方逸。

    “元婴出窍……”方逸吓了一跳:“那不是分神期修者才能施展的手段吗?”

    所谓分神,便是元婴与本体分开,可以单独存在,单独修炼,成为两个单独的个体,只不过元婴本就诞生于金丹之中,全身都是最为精粹的灵力构成,因此实力要远远强于肉身。

    “死。”那小人面色狰狞,在空中飞行速度竟远远快于方逸,片刻后便追上方逸,手中三寸小剑骤然消失。

    “遭了。”方逸面色骤变,想都不想,浑身再次被五行剑元形成的铠甲包裹住,准备好硬抗常乐山一击。

    “轰!”那小剑再次出现,便已经轰在方逸身上的铠甲之上,元婴操纵飞剑的威力,比之刚才还要大了许多。

    方逸耳中只听到玻璃破碎般的声音,随后便觉五脏六腑巨震,一口鲜血喷出,识海中便失去了意识,昏迷过去,而他的身躯,也在那一剑轰击下骤然加速。

    元婴返回常乐山体内,常乐山都忍不住一阵摇晃,元婴离体攻杀,速度威力皆是不凡。

    只不过常乐山终究只是元婴境界,相对于外界环境来说,元婴还十分脆弱,强行离体攻击,对于常乐山亦是不小的负担,别看仅仅离体片刻,至少也要一两个月的时间调养才能彻底恢复。

    见方逸重伤,常乐山刚要追去,却见方逸正在倒飞的身影突兀消失。

    “该死……”常乐山脸色变化,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曾经在星罗群岛中接受过传承的他自然是知道,方逸此刻消失,正是被接引到了其中一座岛屿之中。

    星罗群岛,并非每一座岛屿都有传承,或者说,真正拥有传承的岛屿极少,一千座岛屿之中,都未必有一座岛屿有传承存在。

    “该死!”常乐山突然感觉自己布的这个局简直太失败了,一位拥有下品灵器盾牌的金丹后期长老,还有自己赐予的能够挡下元婴修者一击的防御法器,竟然连方逸一剑都没挡下。

    常丰陨落也就罢了,若是杀了方逸,得到方逸一身的宝贝,损失一个常丰也算值了,可却没有想到,方逸不但有一对可以无视空间奥秘的羽翼,还能靠防御法器挡下他飞剑一击,纵是他拼着元婴受损,离体一击,最后也没能杀了方逸,更是送方逸去了某个传承岛屿。

    这一连串的遭遇,让常乐山突然有一种挫败感。

    “很好。”常乐山咬牙切齿:“方逸,你能躲的了,天地宗却躲不了,你就安心接受传承,本座会先去天地宗收些利息,等你接收完传承,咱们再来一起清算。”

    对于方逸能够接受什么样的传承,常乐山并不在意,只要方逸不到元婴,便不是他的对手,这一点不会改变,方逸才刚刚渡过金丹大劫,距离元婴境界还远,便是接受了传承也没有用。

    常乐山很清楚星罗群岛的传承,就算方逸日后出现,也是会被传送到别的地方,他在这里守株待兔也是没用的,最终常乐山不得不带着满腔恨意离开星罗群岛。

    ---

    蓬莱仙山,蓬莱阁。

    “你元婴受伤了?”

    宇文烟见到常乐山,顿时皱起了眉头,常乐山的修为虽说相比他和罗洪差了一些,但元婴修者又岂有弱者,更何况,元婴修者交手,纵是不敌,也随时可以撕裂空间离开,拼的元婴受损的情况极为少见。

    “说来话长。”

    常乐山叹道:“常丰渡过金丹大劫,我让他去星罗群岛碰碰运气,我也担心那方逸会得到消息找他报仇,于是安排了伍长老随行保护,还为他专门炼制了一件一次性防御法器,可挡半步元婴修者一击,且那法器破碎,我亦能感知,可以瞬间移动过去。”

    常乐山苦笑,笑声中透着悲凉:“可却未料到,方逸已经渡过金丹大劫,一剑之威已有元婴实力,常丰与伍长老两人未能挡下,双双陨落,便是我感知那法器破碎,撕裂空间过去,亦是没能救下常丰。”

    “常师弟,你怕是也有心以常丰为饵,吸引方逸出手吧。”罗洪眼中闪过精光,只一听,便知道了常丰的打算。

    “方逸若是出手,我自是有了诛杀他的理由。”常丰并没有过多掩饰,道:“可方逸若是对我凌霄宫有一点点的敬畏,也不应该出手才对,他这番做法,也彰显其心中,并未把凌霄宫放在眼里。”

    “不用把凌霄宫牵扯进来。”罗洪道:“域外战场,常丰坑害他时,方逸还是凌霄宫客卿长老,就算现在已经收回了方逸的客卿长老令牌,我凌霄宫也不好为这件事情出面,传扬出去并不好听。”

    身为客卿长老,被太上长老的后辈子弟坑害,又被剥夺长老令牌,若是私下报仇还要牵扯到整座凌霄宫,这种事情传扬出去,凌霄宫也不用再招收客卿长老了。

    虽说剥夺方逸的长老令牌另有原因,但就怕这些事情桩桩件件联系起来,因此,对于常乐山所作所为,罗洪亦有些不满:“还有,擅自调动金丹后期长老,最后更是导致这位长老陨落,常师弟也要为此事负责。”

    “本该如此。”常乐山对此也没有异议,一口应下,然后又道:“我赶到星罗群岛,常丰与伍长老已经陨落,当时我便要斩杀方逸为他们二人报仇,可却不料,方逸身上有一对羽翼法宝,可以无视空间类的攻击。”

    “哦?”宇文烟轻捋胡须,眼神中亦有贪婪神色:“可以无视空间攻击?”

    “不止如此,方逸以金丹初期实力驾驭那羽翼,单论飞行速度,竟比我还快。”常乐山道:“当时我杀方逸心切,最终催动元婴离体,但尽管如此,也只是将他重伤,由于元婴离体太久,才受了些损伤。”

    “你是说,方逸一剑之威,已经有了元婴境界的威力,更是能够抵挡你元婴出窍一击而不死?”罗洪终于意识到了常乐山想要表达的东西。

    “没错。”常乐山点头道:“若是任由这方逸发展下去,等他到了元婴境界,我们怕都不是其对手,再加上常丰之事,说不定方逸亦要迁怒于凌霄宫,依我看,不如趁着这个理由,将其彻底灭杀。”

    “这件事情凌霄宫不便插手。”

    宇文烟道:“原因刚刚罗师弟说不过了,不过,身为长辈,为后辈子弟报仇旁人却也说不得什么,方逸敢杀常丰,说明亦做好了面对你的准备,还是那句话,不要牵扯到宗门,你自己处理就好。”

    常乐山想要的也是这个结果,本不想通知宇文烟和罗洪,但毕竟死了一位金丹后期长老,这件事情不可能隐瞒过去,因此才主动与宇文烟和罗洪说明。

    “伍长老陨落,我难辞其咎,这件事后,我会辞去太上长老之位,退居为供奉。”常乐山表明态度:“待斩杀方逸后,他身上的宝物亦会尽数上缴宗门,请宗主与两位师兄另行分配。”

    凌霄宫之中,可不是只有三位元婴期修者,三位太上长老,乃是凌霄宫至高无上的存在,还有几位元婴修者,身为供奉,地位低了不少,还要听从宗主申屠雄号令。

    “嗯。”罗洪点了点头,对于常乐山这番话还算满意。

    与宇文烟和罗洪一番交流,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结果,常乐山便回到了小青山之中,调养受损的元婴。

    。。着笔中文网m。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