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四百八十九 将计就计

    天地宗,宗门大殿中。

    “那些金丹修者,明显修炼了一种合击之术,所有人的灵力汇聚到一起,威能无匹,定是在一起配合了多年。”回想着之前的战斗,彭斌道:“说他们是散修,我觉得根本不可能。”

    彭斌与许剑小魔王以及十三位妖王,对于那几十位金丹修者的合击之术还心有余悸,而且数十人配合起来非常熟练,没有丝毫杂乱之处,便是损失了十多人后,再重新配合起来亦不显生疏,很显然,这些人在一起配合已经不知道多少年了。

    “这些人的样貌我已经全都记在了脑海之中。”许剑开口说道:“稍后我会一一画出来,你们可以找影宗确认一下。”

    “那三位半步元婴修者,元长老可认识?”一些金丹初期修者或许并不出名,但是半步元婴,整个连云海域全部算起来,数量也不多。

    元剑一摇摇头道:“不认识,本来左星浩想要以此秘密换他一命,不过这一战中,你们暴露的太多了,如今这左星浩又性情大变,就算他愿意立下心誓我也不放心。”

    “这左星浩究竟是什么人?”方逸凝眉思考,问道:“元长老与之,似乎是旧识?”

    “说来也是可惜。”说起左星浩,元剑一亦感慨万千。

    七百余年前,连云海域出现了一位堪称妖孽的天才,便是左星浩,七岁开始修行,九岁入先天,十五岁进入炼气期,二十三岁筑基,三十七岁渡过金丹大劫。

    而且,左星浩仅仅是一个散修,七岁入门,没有任何宗门所给予的资源,只是靠着父亲给予的一本初级修炼功法,之后的一切,都是靠自己在连云海域之中闯荡得来。

    没有宗门作为后盾,三十七岁便成就金丹,左星浩在连云海域之中一时风头无两,许多大型宗门甚至超级宗门派人邀其加入,却全都被左星浩拒绝。

    “这左星浩,也太孤傲了。”听着元剑一的讲述,方逸几人对这左星浩,倒是颇为欣赏。

    左星浩结交朋友,全是凭借本心,只要他认为值得结交,哪怕是全然没有修为的凡人,亦可当作朋友,又或者是三大圣地之中的天才弟子,只要对了脾气,他亦不会在意旁人说他攀附。

    喜怒哀乐,全凭本心,两百七十三岁进入半步元婴,又两百余年,堪破空间奥秘,渡过风火大劫,成为元婴修者。

    那时的元剑一,亦刚刚踏入元婴境界不久,年龄却是比左星浩大了两百多岁,刚刚成就元婴的元剑一对于剑宗亦是心驰神往,拜访剑宗,与元剑一相互切磋,最终一招落败。

    “一世之英明,到了最后,性情却是变成这样,”元剑一摇头轻声叹息:“实在是可惜了。”

    “一位元婴修者,三位半步元婴,几十位金丹修者。”

    龙旺达细细数着,“这些人加在一起,已然是有了超级宗门的雏形,没有看上罗浮岛的理由,那些金丹修者看似以左星浩为首,实际上却并非他所招揽的散修,这一切,都有人在背后布置。”

    “正是如此。”元剑一点了点头道:“可惜,我们不知道究竟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动用了三位半步元婴,数十位金丹修者,还请动了一位元婴修者出面。”

    这些修者加起来,足矣组成一座超级宗门,而且还是实力极强的超级宗门,这样一股力量,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驾驭的。

    “难道是……”

    众人脑海中同时出现四个字:三大圣地,恐怕也只有三大圣地,才能有如此手笔。

    “不会。”

    听到众人的猜测,元剑一却是摇头道:“就算是秘密培养出来的修者,到达半步元婴境界,宗门内亦会为其燃起心灯,若是如此,招魂幡的秘密已然暴露,三大圣地早在战斗没有结束前便会出动元婴修者前来。”

    若真是三大圣地所为,天地宗此时怕是已经被夷为平地了,龙旺达炼制招魂幡的事情只要有了切实证据,三大圣地动起来手来也就不会有任何顾忌,再加上超然的实力,顷刻间便能将天地宗扫平。

    “现在猜这些也没有用。”小魔王开口说道:“反正事情已经发生了,我们就按照最坏的情况做准备。”

    “最坏的情况,便是你们的事情彻底暴露,惹来三大圣地出手镇压。”元剑一苦笑道:“若是如此,我看也不用做什么准备了,咱们直接迎战就行了。”

    若是三大圣地同时出手,莫说是天地宗了,便是加上剑宗也要覆灭。

    “那也未必。”小魔王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你有办法?”元剑一看向小魔王的目光有些惊奇,说实话,小魔王在战场中的表现着实惊到了这位剑宗太上长老。

    元婴境界的神识何其强大,小魔王方才战斗的所有细节都被元剑一看在眼中,操纵雷霆自不必说,单是对于瞬间移动以及空间裂缝的应用来看,完全不像是刚刚掌握,倒似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本能一般。

    本就对小魔王有些好奇,还想私下向方逸多问问这位方雷的事情,现在听他的意思像是在说,即便是面对三大圣地,他都有办法应对,元剑一顿时来了兴趣。

    “真要走投无路,咱们还可以躲到十万大山中去。”小魔王也没有瞒着元剑一,真被逼到那种程度,还要靠元剑一带着众人前往传送阵,小魔王自己施展瞬间移动没有问题,却没有办法携带他人。

    “对呀。”彭斌猛拍一下额头:“我怎么没想到。”

    小魔王白了彭斌一眼,鄙视道:“就你那智商,想到了才奇怪。”

    “十万大山?”纵是身为元婴修者,也从未听过这个地方。

    “稍后方雷带元长老去走一趟。”对此,方逸却是报以苦笑,自己身为道门传人,与妖兽领袖可谓是死敌,想不到竟然还有可能会被逼到去寻求死敌庇护,这让人情何以堪。

    “好。”元剑一点头,对于所谓的十万大山亦是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地方让方逸等人认为能都逃过三大圣地的镇压。

    “另外,我们也要做另一手打算。”元剑一道:“第一,布置与剑宗相连的传送阵,第二,将这一战宣扬出去,不过这一战的战果就要归我剑宗了。”

    按照元剑一所说,左星浩纠结了一批金丹修者攻打天地门,结果剑宗出手,太上长老元剑一亲自出面,带领两位半步元婴以及十位金丹后期,再加上天地门原有力量,将所有来犯修者,包括元婴境界的左星浩尽数诛杀。

    如此一来,既不凸显天地门实力如何,又表明了剑宗的决心与实力,也让那些想打天地门主意的人仔细衡量,究竟能不能敌得过剑宗,或者说,就算敌的过,又值不值得。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天地宗那三人的秘密没有暴露出去,否则一切都是白费。

    商定好细节,消息很快传递出去,顿时就震惊了整个连云海域。

    一位元婴,三位半步元婴,再加上几十位金丹修者,这分明就是一个超级宗门的实力,却是被剑宗尽数诛杀,便是连那位元婴修者都没能逃掉。

    元婴修者,能够瞬间撕裂空间,除了幽冥海之外,几乎很少听闻有元婴修者陨落,震惊的同时都开始猜测剑宗的实力,除了元剑一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元婴修者存在,若是单独一个元剑一,又怎么能够诛杀一位元婴修者。

    无论如何,剑宗有能力诛杀元婴修者的事情算是被坐实了,除了三大圣地之外,剑宗成了又一个让诸多超级宗门岛屿忌惮的存在。

    蓬莱仙岛,小青山的凉亭中,接到情报的常乐山面色铁青,“啪”的一掌拍在石桌上,那青石打磨而成石桌霎那间化为齑粉,被山风吹散。

    “蠢货。”常乐山骂道:“谁让你和元剑一硬拼的,只要逼迫那方逸强行渡劫就行了,明知道不是对手还要玩命,真是蠢货。”

    左星浩陨落,常乐山其实并不怎么在意,不但不在意,甚至是乐见其成,左星浩一死,那长生树的事情自然也就作罢。

    只不过他却是心疼那些金丹修者,算上那三位半步元婴,总共六十五位金丹修者,这些人可是他花了六百多年时间暗中培养出来的力量,尽皆在自己掌控之内,不被外人所知,是常乐山手上最强大的一股力量。

    为了逼迫方逸强渡金丹大劫,他甚至做好了牺牲二三十位金丹修者的准备,至于那三位半步元婴,常乐山却是从未想过会陨落在罗浮岛,有左星浩牵制元剑一,天地宗再没有人是那三位半步元婴修者的对手,便是对上剑宗的两位半步元婴,不说力敌,想要逃脱还是没有问题。

    只是常乐山怎么也没有想到,连带着左星浩在内,一战之下竟然全军覆没,更为可惜的是,这些修者都是他背着凌霄宫暗地里培养出来,没有人知晓,为了保密,更不可能为他们立下心灯,到现在,全部战死不说,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培养这些修者,常乐山不知道耗费了多少资源,更是花了六百多年的时间,怎能让他不心疼?再想培养这样一股力量对于常乐山来说已经不可能了,他余下的寿元都没有六百年了。

    “剑宗……天地宗……”常乐山眼中闪过寒光:“你们都要为此付出代价。”

    ----

    “丰儿。”

    常丰面壁之所,常乐山身影突然出现,听见背后声音,常丰连忙转身行礼:“拜见老祖。”

    “不必多礼。”常乐山声音淡漠,开门见山道:“想不想除掉方逸?”

    “老祖有办法?”

    常丰眼前一亮,对于方逸,常丰自认算不上了解,不知其为人是否为有仇必报的性情,但二人终究有仇,方逸活着,对于他来说始终是个威胁,若是有机会能除之,自然是再好不过。

    “有。”常乐山点了点头,问道:“你积累的如何了?”

    “回老祖,随时都可渡劫。”常丰脸上现出一丝得意的神色,说道:“丰儿已到半步金丹极限,很难再有提升空间了。”

    “早年,我探访过一处上古遗迹,其中有些传承,等你成就金丹,可以试着去碰碰运气。”常乐山道:“同时我也会让人特意散播消息出去,让方逸知道你的行踪。”

    “啊?”常丰闻言有些傻眼,连忙说道:“老祖,不是丰儿妄自菲薄,纵是成就了金丹,怕也不是那方逸的对手,甚至很可能不是其一招之敌。”

    在域外战场时,常丰可是见过方逸出手,对此,他颇有自知之明。

    “并非让你与方逸动手。”

    常乐山手中突然出现一枚玉牌:“这枚玉牌,乃是我亲手炼制,能够挡下半步元婴修者全力一击,而且,这玉牌上附着有我特有的印记,只要玉牌破碎,我便能立即感应到玉牌的位置,从而瞬移过去。”

    “身为凌霄宫的太上长老,处处要维护三大圣地的规矩,不能随便出手。”常乐山道:“所以我需要一个理由,方逸意图谋害我的后辈弟子,我出手将其诛杀,旁人也说不得什么。”

    “能抵挡半步元婴修者全力一击?”常丰接过那枚玉牌收好,眼中闪过一丝厉芒,说道:“好,丰儿再稍作准备,明日渡劫。”

    ---

    距离与左星浩等人一战已经有十天时间,想象中的暴风雨并没有来临,看来那些金丹修者并没有留下心灯影像,方逸等人的秘密并未暴露出来,反倒是剑宗威名日盛。

    “总共六十五位修者,影宗无一记载。”

    宗门大殿,方逸与彭斌、龙旺达、小魔王又聚在一起,龙旺达拿着影宗刚刚获取的情报翻看着:“看来,这些人应该是某个人或组织暗地里培养出来的。”

    “包括三位半步元婴,六十五位金丹修者……”彭斌啧啧叹道:“这得需要多少资源和时间才能培养的出来?”

    “所以说,就算秘密没有暴露出来,我们也不能掉以轻心。”方逸道:“便是剑宗,如今也只有两位半步元婴修者,说明对方手中掌握的资源,甚至超过一座超级宗门,更何况,对方还一直躲在暗处。”

    “也没什么。”小魔王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反正咱们都已经做好了准备,便是三大圣地全部出手也奈何不得我们。”

    这十天时间,小魔王在十万大山之中又收服了两头妖王,并且命两头妖王再十万大山中也建造了几座楼宇,足够安置天地宗以及剑宗所有弟子。

    “十万大山是迫不得已的退路。”龙旺达道:“那地方灵气太稀薄,论修行幻境,比连元海域差的太远了,最好的办法还是要在连元海域之中求生存。”

    “总比没有退路的好,这件事情的确要感谢小魔王。”方逸道:“既已尘埃落定,那我就继续闭关修炼,现在也不求积累什么,起码要把半步金丹的境界稳固下来。”

    这十天来,总是提心吊胆,方逸也无法静下心来修炼,如今也算暂时告一段落,退路也已经安排好,他也就安心了。

    正在这时,剑宗长老令牌却是突然震颤起来,神识扫过,方逸脸上表情有些古怪。

    “出了什么事情?”彭斌见方逸脸色古怪,连忙问道。

    “皇甫千钧传来消息,根据剑宗得到的情报,常丰已经渡过金丹大劫,在一位金丹后期修者陪同下离开了蓬莱仙岛,不知道要去什么地方。”

    方逸又回想起被常丰推入空间裂缝那一幕,眼中闪过寒光,冷笑道:“还专门有一位金丹后期修者陪同,这是怕我去找他报仇么?”

    当年,凌霄宫派人前往金鳌岛报信时,皇甫千钧便利用剑宗情报探寻一切与此相关的消息,后来更是查明,方逸乃是常丰蓄意推入空间裂缝之中。

    从那时起,剑宗便盯上了常丰,即便方逸回到连云海域,即便告知皇甫千钧自己会亲自解决此事,皇甫千钧亦没有放松对常丰的关注,奈何从域外战场回来后,常丰便一直闭关不出,根本没有任何有用的消息。

    想不到就在今日,皇甫千钧得到了常丰渡劫成功的消息,连忙通知了方逸,并询问是否需要剑宗出手。

    方逸依旧告知皇甫千钧,此事他会自行解决,只让皇甫千钧派人盯住,随时告知常丰的方位。

    “这个时候出来走动,会不会是那位常乐山专门针对你下的圈套?”龙旺达皱起了眉头,心中有些担忧。

    方逸以半步金丹修为便能发挥出金丹后期实力的消息传播开来,也就一两个月的时间,若是从时间上判断来说,凌霄宫得到消息,常丰准备个把月的时间,然后渡金丹大劫,再利用几天时间巩固境界,时间则是刚刚好。

    常丰曾与方逸再域外战场并肩作战过,对于方逸的实力应该不会陌生,应该知道,就算渡过了金丹大劫也不会是方逸的对手,可偏偏在这个时候离开蓬莱仙岛出来走动,难免让龙旺达多想了些。

    “方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龙旺达沉默了片刻,劝解道:“如今暗中还有人在虎视眈眈盯着我们,这个时候若是再得罪了凌霄宫,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得罪凌霄宫?”方逸冷哼一声:“常丰是凌霄宫弟子不假,不过就算我斩了他,凌霄宫也说不出什么来,毕竟他将我推入空间裂缝时我还是凌霄宫客卿长老。”

    “要说得罪,也只是得罪那个常乐山。”方逸道:“自从和常丰结下仇怨的那一刻,便算是将那常乐山得罪了,就算我不找常丰报仇,常乐山也会想办法除掉我。”

    方逸想的清楚明白,常乐山想要保全常丰,必然会想办法将自己置于死地,尤其是自己的实力已经引起三大圣地元婴修者的关注后,常乐山想要除掉自己的心思只会更加急迫。

    所以方逸并不怕得罪常乐山,反正早就已经得罪了。

    “方逸,我是担心……”龙旺达道:“你若一出手,怕是正好给了常乐山杀你的借口。”

    按照申屠雄所说,三大圣地目前对于方逸的态度还是观望,可若这时候方逸想要斩杀常乐山的后辈子弟,常乐山也就有了借口斩杀方逸。

    “我倒觉得,这是个机会,说不能能够彻底解决这个威胁。”小魔王突然道。

    “哦?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你小子最近鬼主意不少。”方逸看向了小魔王。

    “若真是常乐山给你下的圈套。”小魔王笑道:“咱们就来个将计就计……”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